反强奸、反宵禁、为了自由,印度妇女走在抗议的最前线

尖小椒 · 2020-01-13 16:32 · 尖椒部落原创编译
摘要:为了夜晚出行自由,为了反抗强奸,为了所有人的自由,印度妇女走在抗争最前线。

加尔各答的印度妇女抗议公民法修正案
图片来源:路透社

萨尔玛·汗,今年20岁,在印度新德里的国立伊斯兰大学读研究生。2019年12月16日下午两点,她在大学校园里抱着一个大箱子,里面装着水和宣传材料。她愤愤地说:“为什么总是有人要问为什么那么多妇女到街头抗议?妇女一直都在保护自己的生活,好吗?你们才睡醒吗?”

2019年12月11日,印度议会联邦院通过了一份公民法修正案。这份公民法修正草案的通过,意味着印度对大多数邻国移民族群敞开了大门,却独独把穆斯林排除在外,在印度引发广泛抗议。

随着抗议不断地进行,人们发现抗议现场新闻照片中女性抗议者总是走在最前线。印度妇女在全国范围内广泛抗议,她们用舞蹈用歌唱来抗议,手里拿着讽刺海报,毫无畏惧地面对着警察,她们保护着身后的男性抗议者免遭警察的残暴对待。

萨尔玛并不孤单,在印度有着无数和她一样的女学生,她们除了要面对来自国家机器的压力,还要对付来自传统家庭反对她们上学的阻力。

萨尔玛来自印度琼脂市,四年前,她花了很大力气才说服父母允许她参加印度高考。萨尔玛说:“我父母更愿意把钱花在我的婚姻上,也不愿意花让我读大学上。”

最近,萨尔玛的父母在一张抗议的新闻照片上看到她。“他们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我们非常害怕,这让我们的脸往哪里放’。”

尽管在过去几年受过印度高等教育的妇女数量已经增长至所有学生的47.6%,但是当抗议来了,社会还是认为妇女应该是被动的旁观者。

斯瓦蒂·辛哈,今年24岁,一位来自拉克瑙市的学生。自从2019年12月12日公民法修正草案通过以来,她参加了在新德里的每一场抗议。斯瓦蒂说:“我父母想让我尽快结婚。首先,这个国家需要值得保有一个家庭,现在没有就不会再有。”

近年来,像萨尔玛和斯瓦蒂这样的抗议者越来越多。2012年,印度爆发反强奸运动,那场运动唤醒了大众,也使得更多学生开始参与抗议运动。自从那之后,因为更多妇女参与,抗议的队伍变得壮大了。


随着反强奸运动的发展,越来越多印度妇女开始参与抗议活动
图片来源:2019年12月7日,路透社


运动中的女性身影

“打破牢笼”运动使得妇女在夜间上街抗议,抗议活动很快在印度的女子大学中蔓延,许多印度的大学都参与了抗议活动。成千上万的学生抗议宿舍的宵禁限令,并要求不应使用“安全理由来压制妇女的行动和自由权。

“许多媒体称这是学生的第一次抗议。难道他们没看到反宵禁、反性暴力、#metoo运动吗?难道他们仅仅注意到那些由男性主导的抗议?在抗议中,女学生真的表现很好。”

许多妇女在大学校园一直在做着反对公民身份修正议案抗议活动的基础工作。

除了送盒饭、送衣服、给抗议者拿麦克风、制作海报,妇女学生还收集医生、律师、警察的联系详情,以应对紧急情况。

斯瓦蒂说:“也许运动一直是由男性主导的,但为什么运动可以迅速扩张到全国。因为一直以来,女学生已经不动声色、日以继夜、有组织地散播抗议地点信息和随后的警察行动。”

2019年12月15日,在贾米亚大学里,一伙学生被警察殴打,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的女学生宿舍给150名女男学生提供了紧急救助。

布什拉·库纳姆,21岁,读研究生二年级,她参与救助了那些被殴打的学生。布什拉说:“我们长期生活在警察与军队的残暴之中。我们知道怎样治疗泪弹所引发的瘙痒、皮肤烧伤和因警棍而受的伤。”


为争取教育权而战

纳齐玛·贝古姆,来自因帕尔市,今年24岁,她在贾米亚大学念医科。为争取受教育的权利,她参加了抗议活动。

纳齐玛在18岁那一年,只因为她想去新德里上学,她的父母把关在房间里超过1周。她说:“那段日子,我拒绝做任何事情。”她的父母反对她去2500公里之外的新德里接受教育。

“我们家很保守。大部分妇女出生后就订婚了,他们反对我出去上学,除非我结婚,不然不能出去上学。”

但纳齐玛坚持自己的要求。十天后,她的父母放弃了。

纳齐玛在曼尼普尔邦长大,那里与克什米尔一样,军队可以搜查任何场所,他们可以抓人,可以向任何人开枪而不被惩罚。据报道,曼尼普尔邦存在安全军队侵害人类权利的行为,这些现象包括有人被杀害、失踪和遭遇性暴力。


2019年12月22日,印度加尔各答
妇女举着标语抗议
图片来源:路透社

纳齐玛来到新德里后,她觉得她终于逃脱了暴力的牢笼。平时,她小心翼翼,避免参加“政治活动”。但是,纳齐玛无法说法自己不参加当前的抗议活动。

纳齐玛研究生物技术,她的部分野外工作包括参访距离大学校园五公里的罗兴亚人定居点。自从公民法修正案通过之后,那里的少女都流露出来沮丧的情绪,法案影响了穷人的生活。

纳齐玛说:“在过去两年里,他们之中的一些人都等待申请读大学,可作为难民,他们不是印度公民,没有相关的证明文件。”

根据印度内政部的最新数据,印度有超过14000名的难民罗兴亚人,他们都是穆斯林,为逃脱缅甸宗教迫害才来到印度。据安全机构估计罗兴亚人非法居住在印度的人数为40000。

纳齐玛说:“根据《公民身份法》,现在这些难民由于其宗教信仰,而不能接受大学教教育,很多家庭可能面临被驱逐的命运。”在2019年1月,就有一个五口之家被驱逐回缅甸。

纳齐玛说自己之所以参加抗议运动,是因为“她知晓高等教育在一个妇女人生之中的意义”。

自从抗议活动爆发以来,纳齐玛的父母就一直要求她回家。她说:“我现在知道曼尼普尔、德里和克什米尔都很相似。所以我会回家处理父母的事情,但我也会回来,我不会停止。”


一起为所有人的自由抗争

打破牢笼运动的创始成员苏巴什尼·什里娅表示,由于寒假期间很多宿舍都会关闭,女学生们一旦回到家中,父母就不允许她们参加当地的抗议活动。

但是抗议活动的照片中妇女走在前列,营造出了一种安全感,这种氛围使得其它妇女继续参加抗议活动,并且让更多的人加入进来。

苏巴什尼说:“在过去几年中,因为妇女所主导的运动一直都有,这让妇女更好地进入公共领域,因此,妇女所参与的群众运动也越来越多。”

萨里卡·乔杜里,今年23岁,在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念哲学硕士。她认为妇女是抗议的符号,妇女受“国家公民登记册”影响最大。因为妇女需要一系列的证明文件才能证明自己是合法公民,而妇女通常连选民卡都没有,他们不能证明自己是印度合法公民。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合法公民,妇女们必须战斗。

萨里卡说:“宗派主义、种姓制度、通货膨胀、失业率上升,最后受害的都是妇女。以名誉和安全为名,对妇女施加各种限制。”“所以,妇女们才认为自己最需要抗议,因为如果不抗议,她们将会失去自由。”


2019年12月21日,印度古瓦哈蒂
印度妇女大喊口号,抗议公民法修正案
图片来源:路透社

纳尔吉斯·塞菲,今年33岁,她是一名全职母亲,有一个6岁的女儿。2019年,她人生之中第一次被警察逮捕。2019年12月19日,她因抗议“公民法修正案”和“国家公民登记册”,而被警察逮捕。后来,她接到好几通电话,她的族亲谴责她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妈妈。

纳尔吉斯说:“我告诉他们,我也为她的权利而抗议。”“对于无家可归者,对于我的家中的家政工,对于所有没有证件的人来说,她们为了自己的生活,每天都在忙着去斗争。”

回到抗议活动后,萨尔玛挂断了电话,她的父母正在试图说服她回家。

萨尔玛说:“妇女在抗议,她们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权利,而且还是为了所有人的权利在战斗,希望其他人一起为我们的权利而战。”

原文标题:The women at the front lines of India's citizenship law protests
原文链接:https://www.aljazeera.com/indepth/features/women-front-lines-india-citizenship-law-protests-191223061447173.html
因安全因素,本文中人物为化名
作者:Neha Dixit 翻译:王小嗨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尖小椒
尖椒部落唯一官方客服,立志与性别不平等斗智斗勇一百年。 (微信号:jianxiaojiao45)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