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暴雨天,我们听建筑工大姐讲了自己的人生故事

作者:尖小椒  |   2017-10-05 09:3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原创  建筑女工    
摘要:跟建筑工大姐们聊天给我最深感触的两个字是:力量。她们总是这样,考虑家庭考虑子女,却从不考虑自己。

建筑行业通常被视为男人的领地,其实,在建筑工地不乏女工的身影。

她们上班时间和男人在同一岗位,下班后还要做饭洗衣(都是义务的)。

当然,国庆八天假跟她们没有什么关系,一年四季,她们的休息日只有两个时间:春节和暴雨天。

为了不影响她们的工作,尖小椒便只能在暴雨天去拜访她们。

工地上的姐妹俩

jzng05.jpg

图片左一和中间为姐妹俩,左一为姐姐,中间为妹妹。

黄大姐(姐姐)是重庆人,今年51岁,有两个儿子,都大学毕业工作了,但是因为儿子还没结婚,就想给儿子多赚点钱在县城里买套房子,她说:“等儿子结婚生孩子了,我才能安心退休在家带孙子。”

黄大姐的妹妹今年也有48岁了,已经外出打工15年,她的孩子很早就辍学出来打工,工作也不稳定,现在已经结婚生了两个孩子,生活压力大。她的儿子已经在县城买了房子,但是还要装修,所以她和丈夫在外面干活也是想着帮孩子把装修的钱赚了,减轻一下孩子的负担。

“等房子装修好了,就开始给自己存钱养老”,黄大姐(妹妹)说。

两姐妹在工地上相互间有一些照应,不过因为各自家庭都有经济压力,两个人也都很舍不得休息,就在小椒去的当天,因为下暴雨临时停工,两人还有些焦虑,因为这一休息,就又少了一天的工钱。

四个儿子压力大

jzng01.jpg

彭大姐今年48岁了,她是去年才出来打工的,之前都是在家种田,养猪。因为田地被政府收回建商品房,她没地种了,就不得不出来打工了。

彭大姐家里有四个小孩,都是儿子,大儿子读完大学去当兵了,中间两个儿子读到高中就出去打工了,现在还有一个小儿子在老家读书。

四个孩子都还没结婚,彭大姐现在最愁的就是儿子买房的事情。彭大姐说,她们县城的房子现在是4000多块钱一平米,基本上相当于一个月的工资。

虽然觉得在外面打工比在家里辛苦,但是为了赚钱,彭大姐还是一直在外面工作。

她对未来的期待就是:“多赚钱,给孩子娶媳妇,等以后老了,就在家带孙子”。

儿子结婚了,在供女儿读大学

jzng02.jpg

向大姐也是2016年来的深圳,和彭大姐一样,也是因为家里的田地被征收了,年近50岁的她不得不出来打工,田地被征收的时候,政府只给一次性补贴,一亩地只给一万块钱,之后就跟他们没关系了。

“这点钱根本不够我们之后的生活,如果田地还在,我肯定不出来打工。“向大姐说。

向大姐家里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儿子已经结婚生孩子了,媳妇自己在家带,“他们年轻人嫌我们老人家带不好,不让我带,我就出来打工了,我还有一个女儿读大学,我也要赚钱供她读书。”

向大姐现在的愿望就是,先继续在工地上干着,等以后做不动了就在家里养老,现在自己多赚点钱,以后养老尽量不给孩子添麻烦。

祖孙三代都在工地

jzng06.jpg

左一为张大姐

张大姐今年也48岁了,她和自己的丈夫,儿子,儿媳妇和孙子都在工地住,她的孙子一岁左右,儿媳妇住在工地专门带孩子,张大姐在工地厨房做饭,一天100块钱。

儿子媳妇一家三口住一间房,这还是因为和包工头有点关系,才有这样“好”的待遇。

张大姐和丈夫与其他工地夫妻一起,十几个人住在一间房子里。

张大姐觉得以后的生活也和现在一样,就是做完这个工地,再到另外一个工地做,只要还有体力,能赚钱就多赚点钱。

她们让我感受到力量

jzng03.jpg

 跟建筑工大姐们聊天,给我感触最深的两个字是:力量。

她们总是用非常平淡的话语说出自己遇到的困难。比如:

我的田地被征收了,没办法,一大把年纪了也只能出来打工。”

我有四个儿子,都还没结婚,我想赚钱给他们买房。”

“我的儿子不让我带孙子,我还得赚钱供女儿上大学。”

……

被问及对未来的期待,她们总说:“哎,能有什么期待,就是趁自己还能做,就多赚钱,以后尽量不给子女添负担呗。”

她们总是这样,考虑家庭考虑子女,却从不考虑自己。

此时此刻,她们可能依然在工地上忙碌,小椒打心底里祝福她们:要健康,快乐。


延伸阅读:

38节专访建筑女工:我们能饿,能吃,能受累!

建筑女工的尴尬:一块布隔开的夫妻空间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1486960568133691.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