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留京的家政工大姐有话说

心汝 · 2020-02-26 18:38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疫情期间,留京的家政工大姐是这样度过春节的。


本文图片均来自:泼辣有图

离开家乡的亲人,我来到首都北京打工整整一年了。春节前,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暴发,想回家还没回家的家政工姐妹便取消回家的行程,留在了客户家里,我就是其中之一。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来源于湖北武汉,由于正处回乡省亲的高潮期,所以很快就蔓延。

一月二十三日武汉釆取了封城。火车、汽车、飞机、轮船全部停运,各地的大型医院抽出骨干,奔赴武汉支援疫情,但被感染的人数还是继续增加。

北京朝阳区、昌平区、西城区、房山区等都出现了疫情。各大医院,社区取消春节假期,工作人员坚守岗位。

社工挨家挨户地盘查,督促最近进京省亲的外地人员进行登记,并告诫其尽量不要外出,如需出门,一定要戴好口罩,进门要洗手消毒。

就在我和客户爷爷在门外贴对联时,听见下一楼层的过道里有人在说话,是社区的工作人员挨家敲门盘问。

由于我的客户家是八十年代建的老楼,没有电梯,也没有隔音层,社区工作人员便很快听见了我俩的声响。她走上来站在楼梯囗,这是一位三十出头的姑娘,戴着囗罩,棉衣上的帽子把头包得严严实实。

她站在楼梯口很有礼貌的说:“阿姨过年好,打扰您了,我是社区的工作人员,您家最近来过外来人员吗?”

我说:“没有。”

“那您家有去武汉出差的人吗?”

我说:“没有。”

“那您知道您的邻居家有外来人员吗,如有的话请您及时和我们联系。社区今年取消春节放假,我们每天正常上班,如有什么困难请及时跟我们沟通,社区人员随时为您服务。”

我说:“好的,谢谢你们。”

她说:“请尽量别出门,万一要出门,请戴好口罩,回家要洗手消毒,常开窗通风。”

我说:“好的,我们去了几个药店都没买到口罩。”

她说:“离社区不远,有个社区医疗服务站的药店有(口罩)。”

我说:“谢谢您,我这就去买。”

她转身走向过道,到我们对面的两家继续盘查。这时,我隔壁家的大哥也出来贴对联,我便问:“大哥,疫情有这么严重吗?”

他说:“非常严重,如果感染了这种病毒,发病特别快,目前还没有更好的控制方法,传染得非常快,还是小心点好。”我们一边聊,一边贴对联,一会儿就贴完回屋里了。

这时电视正播放午间新闻,我和爷爷一边看新闻,一边吃饭,过了一个简单又充实的年三十。

吃完饭我请求爷爷:“爷爷,明早我想去雍和宫烧香祈福,祷告让我们平平安安度过这次难关。”

爷爷便说:“可以,但出门一定戴好囗罩,别到人多的地方停留,别到人多的饭馆吃饭,可以走着去,不要坐公交。”

我说:“好的。”


大年初一早上,我和爷爷吃完早饭便戴好一次性囗罩,穿好大衣,戴上帽子,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因为我的客户家在安华里5区住,离地坛公园特别近,我便步行来到地坛公园西门,老远就看到地坛公园门囗人很多。

走近一看,都是保安和巡警人员,大约有十来个,我便走近问道:“今天地坛公园让进吗?”

其中一位说:“让进。”

我又问:“我要去地坛公园,需要什么证件吗?”

她说:“不需要,只要正常购票就行。”

于是,我走向南边的售票窗口购票。

地坛公园今年本来有庙会,疫情来了便取消了,公园显得格外冷清,里面空荡荡的。只看见树上的大红灯笼一串一串的,寂静、陌生和孤独。

顺着人行道走到地坛公园的南门,看见离南门不远处的树道旁,有三四个中老年人在踢键子。她们都戴着口罩,这是我来公园看到的唯一一波锻炼的人。

公园里的小鸽子,消遥地停留在人行道上,给这个静寂的公园增添了乐趣。

出了南门,来到雍和宫。雍和宫大门紧锁着,上面贴着一张通告:为防疫情,禁止参观。

前来上香的人说:“大年初一不开门,这还是首例。”

我只能原路步行回家。这时的街上几乎见不到一个人,格外的清静。回到家里,爷爷早就准备好了酒精,从我的衣服上整个喷酒了一遍,消毒、洗手、洗脸,做到防患于未然。

我的朋友在宾馆工作,是做安保的,他说回家省亲的都不让回京,等候通知。他们在职人员,上岗之前量体温,戴上一次性口罩,还限制外出,来自湖北的游客不能入住宾馆

姐妹们,希望大家回家省亲返京前,及时跟自己的客户联系好,在客户允许的情况下在返京,否则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损失,非常时期,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也为了自己的安危,请量力而行。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心汝
赵新亚,来自甘肃省天水市,生于1970年。曾是一名下岗女工,从事过很多职业,2013年来北京从事家政行业,并参加富平家政文学会,获得两次优秀奖章。现在是一名家庭老年护理员。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