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只要遵守世界的规则,性骚扰就不会发生?

逗逗 · 2020-04-09 16:2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有时候想:“我不跟男性交朋友,不单独出门,不坐在地上,多让一些世界给男性,就好了吧?我就不会再遇到性骚扰了吧?”只要遵守这个世界给我定下的规则,就可以少受一些伤害。


本文图片来源: dribbble.com/maryannemade 

在秋天,去了安静的海边,想要好好放松下自己。安静的村子里有个陈列馆,讲述着抗日战争时的往事,在陈列馆缓慢地看着墙绘与文字说明,直到感受到身后人的走动。

肩胛骨立马缩了起来,我努力告诉自己“没事的,别怕”,却无法让自己僵硬的身体放松,回转身去寻找伙伴的身影,等伙伴走近才长吁一口气。

“我很害怕,总感觉背后的人会突然伸出一只手。他们离我很远,我已经感觉被威胁了。”

我反应过来,他在打飞机!

这件事发生在我刚毕业半年不到的时候,是阳光好到让人感觉不到忧愁的十月,一边找工作,一边搬家,一边去图书馆自习。

去图书馆的第二天,我在窗边翻着一本书,站累了便坐在地上。抬起头来放松眼睛时,这个角落已经从空无一人变成对面坐有一名黑衣微胖男性A,他的头发有点油,盘起的腿上放着一本杂志,我在心里赞叹了一声。

再次从书中走神时,我抬起头随意一扫,被两米以外的一个红色柱状物惊到,心里对此男性A在图书馆吃红肠的行为感到无语。再一细看,在杂志的遮盖下,A的五分牛仔裤的拉链敞开着,他的手快速地在“红肠”上来回动作。

我反应过来,他在打飞机!

骇然,马上站起来,逼近他,想要踹上一脚。突然心软,担心把对方踢坏,便用手推他一把,心里愤愤然。

他很笨拙,却也马上尝试站起来拉拉链,避开我,往外跑。

我快速跟上,意识到已经引起大家的注意,我大声说:“操你妈,当着老子的面打飞机,我要让你全家人知道你的德性。”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报警”

一个姐姐告诉过我“你们小姑娘面子太薄了,遇到这种情况,闹得越大越好,最好让他全家人都知道他的德性”,受到过这样的指导,我便能毫无顾忌地对肮脏的行为说出脏话。

A肥溜溜的身躯下了楼梯,我折返回去拿自己的背包。

走过座位席时,听到嗤笑声,心里咯噔一下,依然往前走。几秒钟后,反应过来,马上回头,循声找到了偷笑的K

他是个身材瘦削,面目清秀的青年。我歪着头问:笑什么?你觉得很好笑?

K有点意外,不屑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顿了顿,他收敛表情说: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报警。


我微微有点挫败,想:是啊,我怎么没想到?怎么这么笨?

鼻子一酸,旋即解释:“我没拿手机。”又补充:“为什么是我报警,你不能帮我报警吗?

他客气地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我颇为生气,看了一圈坐在座位上的读书人,声音颤抖对他道:为什么你可以旁观一个女性被性骚扰,却不提供任何帮助?社会就是有太多你这样的人,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K不再吭声。

“报警了,警察也没管,我也没办法”

走到电梯口,给了自己五分钟时间平静,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没找到管理员,见前台有一个女性和一名穿着白制服的大叔,我走过去问:“刚刚有没有一个穿黑衣服的男性走出去?他坐在我对面打飞机,我去哪里可以调监控?”

大叔有点惊讶,见他没听明白,我又大声重复了一遍。

大叔说:“没看到有人出去,你刚刚在几楼?”

我详细描述了整个过程后,大叔说:“啊……这样的人可不少,前段时间有个男的在图书馆厕所,偷看女生上厕所,被当场抓住了。报警了,警察也没管,我也没办法。”

我又强调一遍:“你们这里谁有权力管?我要看监控!”

大叔要求我上楼:“上楼去找找,他应该还在。”

找了一圈没得到什么结果,大叔不肯告诉我监控室在哪里。我一个人去问了所有出口的门卫,门卫了解到我被性骚扰了,骂了几声“臭流氓”,告诉我大叔就是管理人,并指给我监控室的位置。

一个小个子姐姐在我到之前已经在帮我调监控,我一边用手机拍视频,一边给大家解释整个过程,遗憾的是现场正好是摄像头死角,只能看见我追出来与A的推搡。

大叔用手点着视频上的座位说:“你看看你们,有座位不坐,非要坐到地上,一点不知道保护自己。”

我没想到自己连选择坐哪儿的权利都没有,又急又气,与他争辩。

拍完视频,我没有了下一步打算,本来想要报警的想法也被“报警了,警察也没管,我也没办法”打消。临走前,大叔说:“不是我们不配合你,而是真的没有用。以后遇到这种人,也不用和他争吵,万一是个精神病,动起手来,你还要吃亏。”

我张了张嘴,找不到一句可以回应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让他认识到,用精神病来形容异常行为,对于精神病人并不公平。也不知道要怎么传达,精神病不代表可以免除一切责任。

最终只是流下泪来,呆呆地往家的方向走。一路阳光很暖,我却冷得抱住了自己,满脑子都是“被性骚扰的感觉如此难受,当事人却毫无选择的权利”。

不必给我鼓掌

到家后,心里乱得很。把整个过程写下来,除了对于事实的记录,还在结尾加了部分思考,如下:

这件事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冲击?

第一次遇到如此恶劣的行为,情绪激动,大脑空白,没有想到应该拍视频搜集证据。

管理员给了我很强的暗示,“找警察也没用”影响了我的行动。

看客的袖手旁观让人心寒,那我的朋友呢,他们也会这样对待ta人吗?

在我脑子里盘旋的自我拷问是“如果被A骚扰的女性没有发声,或者报警后没有取得实际效果,轻易逃走的A将会做什么?”,毫无疑问,性骚扰ta人的低成本,将让他越战越勇。

第二天,我的心仍然非常痛苦,决定报警。

因为明白自己没有证据,便试图收集一些辅助举证资料,至少要让警察愿意来到现场。花了好一会儿才做好心理准备,走到昨天看书的4楼,主动发起对话。

“各位大哥大姐,打扰了,昨天我在这里被性骚扰,一名男性对着我打飞机,请问现场有人目睹我与那名男子的争执,并从中听到了性骚扰的字眼吗?”

有不少人举手。


我想要拍一个视频,用于警方举证,本人保证不发布到任何的网络平台上。如果有人觉得不方便可以先避让一下,大家有什么疑问都可以先问我。

寂静无声。

得到大家的默许,我一边拍视频,一边开始解说:这是龙华图书馆4楼,昨天下午2点,我在这个角落被一名男性性骚扰……

想请问一下,昨天下午有了解到我跟一名男性冲突,并且是跟性骚扰相关的,可以举一下手吗?”

“请举高一点,谢谢。”

“还有吗?”

“还有吗?

反复提问和要求后,有十人把手举得高高的。

我看到了熟悉的K,拉近镜头:对不起,昨天我跟你争论过程中,有谈到性骚扰这三个字吗?

K回复:有谈到。

询问K旁边拒举手的男子:您好,当时您了解到的一个情况是怎样的呢?

男子:我不清楚你那个角落发生了什么情况,昨天,我也坐在这个位置,看到你在推一个男生,推着他往楼梯边上走,听你说到自慰什么的才了解了情况。当时,我以为这里会有监控,你肯定会去调监控。

我:是的,当时我有去调监控,那个管理的大叔非常热心,他告诉我说之前这里有男性偷窥女性上厕所,被当场抓住,但是警方没有做出任何的处罚。听说之后,我也有点打退堂鼓。

男子:你昨天那个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关于这个图书馆,我也很诧异,连个起码的管理制度都没有,肯定不能谁想进来就能进来。建议这个图书馆以后实行读者证管理,并把此类男性的照片贴到墙上公示。

我顺道问了男性偷窥女厕所的事情,现场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作罢。对被我打扰的人表示了感谢,出乎意料的是大家纷纷鼓起掌来,我苦笑着摆摆手:“不必给我鼓掌。”

"肯定有他正脸的图像"

拨通110,讲明白自己发生的事情,担心对方不严肃对待,便没有坦言事发时间是昨天下午。

半小时后,一名男警给我打电话,到现场来接我,大致了解情况后,邀请我去派出所做笔录。在车上给我录像并询问我很多问题,结束录像后和我闲聊起来,男警说:“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这男的怕是有精神病。”

我的心沉了下来,果然没人报警,大家就假装从未发生,没有经验的协助者将带给我什么糟糕体验呢?

给我做笔录的是另一名男警,磨磨蹭蹭地过来,一脸没睡醒的表情。“姓名?住址?身份证号码?事件……”我一边回答,一边听着接我过来的男警在和同事大声谈论我的事情。


我说“他的性器官,红红的,像根红肠一样”,他感受我的担心,并一脸没睡醒地安慰:“放心,哪个女的会污蔑别人当着她的面打飞机呢?”

我签字按手印,他说:“没有处理这类事的经验,这男的怕是有露阴癖。”

下午两点,我如约到了图书馆,另外一个接手的警察帮我调取了监控记录,警察说:“这图像有点模糊,我回去用特殊技术处理下,看能不能找到人。”看到了该男子上楼与逃走的录像,我焦急道:“肯定有他正脸的图像。”

男警没有回应我,让我先回家,说接下来的是事情,他会处理。我内心疑惑为什么不让我参与整个过程,但又不得不听他的建议。我骑车回家,记录下整个过程,仍然留下自己的疑问:

1、出警速度慢,是由于该男子已离开现场才慢吞吞,还是对于性骚扰事件不够重视?

2、被盘问5次以上被性骚扰的具体内容,女性如何克服羞耻感?如果是强奸呢,怎么减轻二次伤害?

3、不同警察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非常不同,警察的个人情感与案件的处理效率是否关联?这是该派出所接到的第一起性骚扰案件,会怎样影响案情判断?

4、警方所要的直接证据与当事人能提供的侧面证据,差别在哪儿?两者的考虑有何不同?

20191026日,我收到短信一则:

“【深圳市公安局】您好,您于2019-10-18所报警情(回执号:4403002019101811001310401)已经由深圳市公安局油松派出所于2019-10-26予以受理,详细情况请咨询办案单位。”

后来,我常常翻看这条短信,期待出现新的回复。

等到今天,没有后来。

有时候想:“我不跟男性交朋友,不单独出门,不坐在地上,多让一些世界给男性,就好了吧?我就不会再遇到性骚扰了吧?”只要遵守这个世界给我定下的规则,就可以少受一些伤害。

庸常的生活是非常可怕的,我每天工作、吃饭、看书、睡觉,不再想起这件事,留在身体的后遗症渐渐减轻。我想有一天,我会完全忘记这件事。直到再一次被性骚扰,反感起自己对于改善这一情况的毫不作为。

我不走夜路,不单独晨跑,不去图书馆。

下一次,我又要让什么给你呢?我的同胞。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逗逗
除了开怀大笑,其余都是细枝末节。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