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我的生活状态散记

小花 · 2020-04-06 17:18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2020,我们的生活在继续”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这次疫情带给我的最大改变,就是厨艺大涨,能够忍受三天吃素,连卫生习惯也有了新变化。

最开始知道疫情是在二月初,之前一直闭门在家看书,不爱出去浪,也不关注网络新闻。嫌网络垃圾信息太多,加上不喜吵闹”。我有APP里的一切通知、新闻都屏蔽的习惯。

直到某天上了QQ,发现网友在空间里骂武汉政府,我问咋了,在被友人质疑村刚通网吗?的羞耻压力下,我才上百度开始检索起相关新闻。

过年期间,深圳平日热闹的街道,人反而很少。大家都跑回家过年,我舍友也回去了。

我今年没有存什么钱,加上不喜欢拥挤的春运,所以没有选择回去,打算再挣半年钱,暑假时再回去。

出门买菜逛街,没有人群的拥挤,我感受到了一种自由和畅快感。

外面的店也很少开,附近只有一家小超市开门,保证了我们这几个区的粮食供应。我每天几乎就是考虑怎么吃,吃什么。总的来说,这次疫情带给我的最大改变,就是厨艺大涨,能够忍受三天吃素,连卫生习惯也有了新变化。

我们吃了三天后剩下的土豆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有段时间,我感冒了,舍友出门采购,都是蔬菜。她说:肉太贵了。然后,我们就一直不停吃素吃素,觉得不太对味时,还会在里面放上特别多油来解解荤。

要知道,我以前是不能忍受一天没肉吃的生活的,尤其是我以前进厂上班,干的都是体力活,没肉吃,工作间持续的饥饿感对精神和躯体是种折磨,所以一直保留着每天吃肉的习惯。

最开始,疫情的曲线图呈压倒性的蔓延趋势,死亡、疑似病例、确诊病例三者合在一起像一座大山,而治愈病例这边只有廖廖几百人,对比之下显得极度渺小。

加上我们隔壁的楼房突然爆出一个武汉“毒王”,新闻说他隐瞒自己的病情和从武汉回来的情况,多次不戴口罩出门浪,甚至还去了最近一家人流量很大的大超市。

几天前,我也去过那家大超市,也分别遇见过两三个不戴口罩的中年男子。

去大超市时经过的体温测量关卡

那段时间挺焦虑的,一直刷网络新闻,晚上凌晨四五点才睡,白天又出门采购囤货。

两天之后,我开始咽喉发炎,咳嗽流鼻涕,病到最严重时,发烧特难受,有点怀疑自己被“毒王”感染了。在线问诊,医生说看症状大概率是感冒。让医生根据我自己手头上拥有的药物,请求他指导我该吃哪些药。


出租屋里的鞋盒版“医药箱”

谢天谢地,四天后,我好了。感冒刚好,也恰逢舍友为了复工跑回来。

那时,我和舍友出去采购,还买了一床新棉被,只花了35块钱,没想到杂货店里的棉被那么便宜。早前曾去大超市,看到棉被基本都是150块起步,为了省钱,我一直不舍得买。觉得广东的冬天没有多冷,晚上多穿点,熬熬就过去了,但疫情和感冒改变了这个想法。

在舍友没回来前,我独自待在出租屋里,脑里总能想到自己以前看过的末日丧尸小说。想那些主角是怎么面对门外的威胁,怎么收集物资,怎么打倒敌人进行安全地躲藏,怎么种菜、储藏和长久保存食物。

我开始上网查找资料,了解起在没有冰箱的情况下,长久保存食物的方法。我知道风干肉、腊肉怎么做了,还打算自己做起腊肠。某种冲动欲望的驱使下,我在淘宝上订购了一个绞肉机。

打算一机两用,不仅绞肉,还搅辣椒、姜蒜,进行腌制储藏。

 
至今尚未发货的绞肉机,不知店家安否

最后干脆连冰箱也点进收藏夹了,因为在外打工,在流动租房,随时会变更环境的压力下,我选了一个最小巧的,打算以后有钱时买回来。

我出门买了绿豆,回来发豆芽。就用以前废弃的塑料盒和瓶子,放上旧毛巾覆盖绿豆,洒水,然后装进纸箱里避光。还做了腌制白菜。买了很多红薯、面条和大米。

 

腌白菜、囤的面条

我甚至想在出租屋里种点蔬菜。为了应对脑内幻想的将来可能出现的断粮危机:因为疫情迟迟未得到缓解,且大量蔓延,经济崩溃,物价上涨,某某已沦陷,粮食已被迫断掉供应,缺少供应导致出现抢粮现象……

老实说,独自一人,我的小脑瓜里总暗自有点担心这种场景的出现。

我还想再养几只鸡仔什么的,就可以自家下蛋,养鸡,囤肉。可惜狭窄的出租屋环境无法实现这两个愿望。

在舍友回来后,我就开始担心我们彼此会不会感染。她将要复工了,我有时担心她出门工作,会把病毒携带回来给我,更担心她的工厂没办法提供给她安全的防护。

目前,她已经工作10天了,这些担忧都没有成真。不过,我因此又增长了许多知识,比如:复工的企业防护措施要做到哪些;工厂没有提供安全防护时,该如何举报;如果厂方和某些检查人员勾结,又该如何应对等等。

各网站和软件都开始铺天盖地推送疫情的信息,我对病毒传染有了更多了解,对自己的身体卫生及健康状况产生了焦虑感,脑内开始情不自禁地回想起自己在工厂上班时,那些特别不卫生的习惯。


狭窄的租房

我上上一份工作是在代加工工厂里看外观,把二手的电子产品换新的包装和观看电子产品的新旧程度。

我们会拿一块小白布,沾上高浓度酒精或抹机水,给电子产品擦拭。

酒精和抹机水的味道都十分刺鼻,对生产安全或化学了解的朋友,应该都知道,这两样东西对人体是有害的,皮肤接触和眼耳口鼻熏嗅,都会对身体造成损害。

我记得我们的工厂没有提供一点安全防护,没有提供手套,也不提供口罩(不过戴了口罩也没用),就相当于赤裸裸地让我们用手指皮肤拿布沾酒精和抹机水擦拭机器,用眼睛近距离观察。

大概在有外国客户和相关部门来检查时,我们的领导才会紧急要求我们戴上指套,那种只能覆盖住手指的指套,只是为了让产品不沾上我们污浊的手指印,从而影响销量,而不是考虑到我们一线生产人员的安全健康。

我记得那个指套擦上半天就破了,不知道是被酒精腐蚀的还是磨损的。

还有就是,二手产品积累在仓库,其实有很多灰尘和细菌。但是厂方不提供口罩,我们就这样在灰尘飞舞里,去把电子产品拆开、检查和翻新。

最痛苦的一件事是,我们上班是12个小时,吃饭时间是另算的,中午吃饭时间和下午吃饭都只有半小时。

人有三急,工作压力之下,每天过得那么匆忙,我们解决三急和解决温饱,某方面来说都挺随便的。


我的书柜

在上班期间上厕所,厂方是不提供任何洗手液和肥皂的。上完厕所只能清水随便冲冲,有时候还会停水,接着又要去产线上摸灰尘,摸有毒物品。然后,饭点到了,又在半小时内匆匆跑去食堂就餐。

我相信经过这次疫情后,大家也了解了很多正确洗手的卫生知识。我们从来没有正常洗手过,不管是否大便小便,是否摸过灰尘还是有毒物质,都只是提供了清水洗洗。这就导致了我吃饭的时候特别痛苦。

那个时候绝对不能思考,也不能慢下来。慢下来,你就会想到自己今天蹲了一次大号,然后手也没怎么洗,不知道上面爬了多少的细菌病毒,就这样拿着筷子和碗吃饭了……不知道多少细菌和病毒顺着手指碗筷爬到自己的嘴里……

在电子代加工厂里还算好的,我以前还待过那些环境更差的纺织厂(布匹都是随意丢地上)、塑胶厂(产品生产过程中经常遇到刺激毒物,接触的机器、产品上面有各种机油泥垢)。

所以,你们能理解我的痛苦吗?

尤其是在这个疫情期间,在网上各种卫生科普满天飞的情况下,我的免疫力还不好,恰好随后又感冒发烧了。这时,我每每回想起那些不洗手就吃饭,便后也没条件洗手的工厂上班场景,就有一种焦虑,我感觉糟糕透了。

在此冲动之下,我又在淘宝上搜索到了一件号称旅游神器的香皂纸片。

香皂盒和香皂纸片

我感觉人解决问题的方法和能力有时候真的是能被逼出来的,比如在此之前,我虽然因为卫生问题,吃饭和便后没法正常洗手,十分痛苦不满,但从来没有过想要去做些什么解决这个问题。现在被这个疫情一刺激,马上就上网采购了产品解决。

不仅如此,我还买了个香皂盒子,因为考虑到香皂纸片不划算,用光了还得花费9元补充。

有了香皂盒子,买个5块钱的香皂放进去盒子里,能用很久。以后,万一再进入类似工厂工作,连饭前便后洗个手的条件也无法满足时,就拿出自己的香皂来洗手。

还有就是出远门游玩,坐火车回家,找工作啥的,在公厕方便完后,从小包里掏出自备的香皂洗手,岂不美滋滋。

我感觉自己对细菌和病毒有一种被支配的恐惧。最开始刚知道疫情那几天,我每天用香皂至少认认真真地洗四次手,每次洗手绝对不短于两分钟,直到感冒慢慢好转,这种强迫症似的习惯才消减。

舍友之前因为进过一家大厂,那时上班需要戴口罩,所以分发了她一大包。辞职之后,她一直没用也没丢,存得好好的在屋里,而我因为体质不好又晕车,只要出远门坐公交就必戴口罩,所以自备了一包口罩。


口罩

因此幸运的是,在疫情期间,口罩断货,我得知消息的时候也太晚了,但是因为我们早前的口罩存货,我依然能做起安全的防护出门。

出门时,我经常会下意识摸摸自己的鼻子,检查着上面的口罩边缘有没有贴合紧,哪怕紧了也不放心,大概要再按个三四次才行,生怕漏空了,被病毒唾沫入侵进来。

我对新闻信息和政府部门也有了新的认知,对许多普通人也有了新的认识:离得远的,比如李文亮、伯曼儿,抽象笼统一点的,比如武汉人民、韩国人民、日本人民;离得近一点的,则是自己关注的许许多多网友和身边的亲戚朋友。

我重新下载了微博,开放了一些软件的新闻和信息推送。

最主要的,因为闲在家又焦虑非常,忍不住时时刻刻地刷网络。我在尖椒写作班里,关注到了一份远程办公的写稿工作。

不需要再进厂里每天干12 小时累活,不需要每天出门坐车和人相对,在此疫情期间,能在家办公,这给了我极大的安全感。能够双休,能够时间弹性自由地安排,满足了我对自由和健康的渴望;在家写稿,做的又是自己感兴趣的工作,使我开始对工作有了幸福感。

我甚至还打算开始学习理财。因为疫情,导致没有及时找到工作,加上家庭的经济压力和对理财的一窍不通,导致我已经是花呗负债状态了,所以,我打算学习点理财知识,改变自己的金钱使用习惯。

希望自己的工作顺利,能够成功通过实习期,希望自己未来的生活会像得到控制的疫情和社会环境一样,变得越来越好。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25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要多多转发本文或之后发布的征文作品到群聊或朋友圈,发送相关截图给客服尖小椒(微信号jianxiaojiao45),或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下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2020,我们的生活在继续”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小花
我五行主水木,缺金。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