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到北,我从老板变为家政阿姨

李钘滢 · 2020-04-15 10: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张姨说:“我花了很长时间,才从这种落差感走出来,接纳现在的身份与状态。”


图片来源:dribbble.com/patrisxa

今年是张姨不返家过年的第三年,之前的两个新年,她都选择留在雇主家帮忙。当然,雇主也有问过她希望在哪个时间段回家。张姨都拒绝了,只是向雇主申请了四月中旬的两周假。

她想避开春节,等清明节过后,再回家。因为张姨不想回去见到邻居或者亲戚,尤其是催债者。万一他们问起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她没有足够勇气坦白自己是“家政工”的身份。毕竟在过去几十年,她都是别人口中的“张总”,并非现在的“张姨”。

在北京朝九晚六的一天

在张姨出现之前,现任雇主找了很久的家政工,因为期待很高。

每次听家政公司推荐人时,对方都会讲得天花乱坠,可实际上来到家里,雇主却只感受到“买家秀与卖家秀”的错愕——有的阿姨性格好,但做饭不好吃;有的阿姨做饭好吃,但沟通不畅;短的仅干了三天;长的就干了五天,然后离开。

前前后后面试了五个阿姨,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家政工,雇主的耐心与信心早已被消耗了大半,甚至想过彻底放弃。但无奈的是,雇主既要忙工作,又要照顾小孩,精力确实不够,唯有继续找阿姨来帮忙。

作为第六个被推荐的家政工,与前面面试的阿姨相比,无论是彼此沟通、做的饭菜、清洁打扫、照顾小孩,张姨都完成得不错,雇主也觉得很满意。就这样,张姨留了下来,有了一份新的工作。

这是张姨的家政生涯中,第三份长期工作。

每天早上,张姨都会给自己化上一个精致的妆容,朝气蓬勃地去上班,给雇主展示自己饱满的工作状态。她觉得自己年龄大了,必须要注意良好形象。

在到达雇主家之前,张姨还要先去超市,按照雇主列好的清单,买好一天三顿的肉和菜。雇主与自己的口味相差不大,都爱吃辣,所以每次张姨做出来一些刚学的菜式,总会得到雇主对自己的夸赞。

除了用心地做好每一餐,张姨还需要负责扫拖地、擦家具、洗碗等一系列清洁工作。不过这些任务都只是体力活,做起来只是琐碎,但不复杂。对张姨而言,最困难的是照顾雇主刚出生的小孩。

为此,张姨特别请假去上了专门的家政课,认真学习收纳与育儿。这个为期一周的课程很贵,需要几千元,但张姨觉得很值得。

在课上,她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如何好好照顾小孩也是一门学问。想起自己当年育儿,张姨都是稀里糊涂的状态,小孩也随之懵懵懂懂地长大了。最后,张姨还得到了一个凭证,表示她具备这样的工作能力,可以提供相应的家政服务。

结束课程,张姨便回到了雇主家。随着对工作环境与流程愈发熟悉,她的效率也越来越高。有时候,提前做完了清洁的任务,并为雇主准备好晚餐,还能在雇主的允许下,提前至五点半下班。

这就是张姨在北京的工作日常,一周六天,朝九晚六,勤勤恳恳。

家道中落后,张姨经历的世态炎凉

张姨是四川人,来自一个不知名的小城市。

在做家政之前,张姨一直过着比较富裕的生活,和丈夫有一个开了多年的公司。公司经营得不错,直到在一次错误的投资后,原有的生活彻底崩盘,瞬间家道中落,欠债高达一百多万。

为了还债,张姨想过卖房。通过卖房得到的钱,再加上自己与老公努力工作几年,张姨觉得还是可以尽快还清那些欠款。虽然生活肯定无法变回之前那么阔绰,但她和家人可以过得稍微轻松一些。

然而,这个如意算盘,仍然是被现实打败了。

“我们等了很久,都没有人买。因为小城市购买力并不高,而且我们的房子太大了,大部分普通人都不需要这么多空间。后来,我们又觉得如果卖了,之后就没有地方住。纠结了很久,我们最后决定不卖了,靠慢慢工作还债。但如果现在有人问,我还是希望能卖出去,毕竟还款,真的不知道要还到猴年马月。”

卖房不易,令张姨更痛苦的是自己身份的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其他人对待自己的反应与态度。那种强烈的落差感,时至今日仍然让她觉得难过,声音也随着回忆变得颤抖。

做老板的时候,大家对她都是笑脸相迎,当然也不排除有阿谀奉承的成分。落难后,大家都怕张姨向他们借钱,担心借了,万一还不了。


越来越少人称呼她为张总,越来越多人不停地问她:什么时候还钱,什么时候出去赚钱。

年近五十的张姨,卡在了人生中最沉重的一道难关上。

幸运的是,一个多年好友知道了张姨家的状况后,主动联系张姨,问她能不能帮自己一个忙。她工作很忙,想邀请张姨来家里,每天中午做饭给自家小孩吃,可以支付固定工资。

听到提议后,张姨马上就答应了,毕竟年近五十,她也很怕之后无法在就业市场中找到好工作。

刚开始时,张姨有点不适应。以前,自己很少在家里做饭菜,都是在外面应酬,所有家务也都是请阿姨来做。现在,自己反而成为了阿姨,虽然工作量比在公司的时候少了很多,压力也不大,张姨却还是觉得有点不甘心。

不过,随着家政工作的时间越长,从第一个月做到第三个月,张姨也慢慢习惯了这份新工作。

除了金钱交易,张姨很少与以前的朋友、同事联系,她不愿与他们分享自己的“家政工”状态。

现在的日子很好,很安稳

半年后,张姨的好友因工作变动,准备搬家到北京发展。出发前,好友问张姨,是否愿意跟他们一起去北京,继续做家政工作。

张姨有点犹豫,一方面,毕竟自己在熟悉的小地方生活了这么多年,现在却要离开老公儿子,来到一个陌生的大城市。自己真的可以吗?但另一方面,北京毕竟是首都,找到其他兼职的机会高很多,她也可以趁这个机会“出逃”,不需要再面对那些熟人,暂时逃离这个压抑的环境。

最后,张姨答应了,与好友一家来到了大城市。她终于可以告别那些指责与注视的眼光,生活如同一张崭新的白纸,可以书写无限可能性。

在好友的介绍下,张姨先去应聘了服装店的导购员。然而,导购员要求漂亮、年轻的女孩。即使张姨很有魅力,可仍然被店长认为“不合格”,没法吸引顾客。

张姨不服输,努力地工作了一周,因为没有卖出足够的衣服数量,最终无法留下来。

新工作难找,张姨又遇到了另一个危机。再过一段时间,好友的小孩就准备要去半寄宿学校了,到时候就不需要有人帮忙做饭,她也会随之失去这份家政工作。这让张姨难以接受,毕竟选择留在北京,房租将会是之后生活的一笔巨大支出。

还没等张姨想好未来的计划,好友主动与张姨沟通。


因为在一起生活久了,好友不舍得张姨离开,便决定为她留一个房间,这样张姨就可以继续在这座城市,找家政相关的工作,也能够有一个长久的栖息地,安安心心地赚钱。

好友的无私举动,让张姨没了后顾之忧,找工作也更起劲了。

通过线上的招聘平台,张姨发现了很多工作机会,也认识了一些同在京打工的家政姐妹,彼此形成了一个沟通网络。如果其中一个姐妹注意到哪里有正在找家政阿姨的信息,便会直接发到群里,让其他人可以迅速了解招聘要求和工资等信息。

很快,张姨便找到了一份全职——照顾一个怀孕了的女雇主。

女雇主的工作很忙,老公又要经常加班,两人有时候忙到忘记吃晚饭。张姨必须为他们准备好丰富有营养的三餐,同时做好家里清洁的工作。一直做了半年,女雇主生产后,张姨的工作才正式结束。离开那天,女雇主还送了一些礼物给张姨,表示谢意。

有了前两次的工作经历,张姨也对家政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如今在第三个家庭工作的她,因为与现任雇主相处得很好,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回到了家”,活在一种安稳、舒服的状态中。

在采访的最后,张姨的眼泪流了出来,但她没有擦掉,而是脱下了身上的围裙,笑着跟我说:“你刚刚听了我的故事,会不会觉得很难过?但这就是人生,风水轮流转。我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来北京,这是我第一次离家这么远。不过,我觉得未来还是有希望的。债,我慢慢还,总有一天会还清。我相信,我能够等到这一天。”

口述:张姨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钘滢
Bisexual/Feminist/Editor,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