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家族:有道德瑕疵的个人不值得同情吗?

小星星 · 2020-06-15 05:5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尽管电影中的角色道德上有瑕疵,但如果犯罪的人都受到应有的惩罚,弱者都得到有效救助,他们又怎么会沦为弱势群体,聚在一起组成“小偷家族”?

电影《小偷家族》里的角色不太讨人喜欢。男主柴田治打砸车窗偷东西,还教小孩偷东西。女主信代趁工作之便顺走顾客的东西。奶奶在游戏厅打游戏时顺走了隔壁桌的游戏币。亚纪离家出走后在风俗店上班。

除开妹妹亚纪,这一家人都有偷盗行为,是名副其实的“小偷家族”。弟弟和妹妹年纪太小不辨是非,在大人的指示下偷窃还情有可原,可大人的偷盗行为不仅构成犯罪,同时也令人不耻。

偷盗可耻,如果为了生存不得不偷盗呢?


电影截图:奶奶在游戏厅顺手牵羊

根据2018年的数据,在东京,一个普通人每个月要花费2500元人民币在一日三餐上(自己做饭,不外出吃饭),花费650元支付水电煤费用。 

信代家有42小共计6口人,假设吃得比较俭省,2个小孩忽略不计,只按照4个大人来计算伙食费的话,那就需要花费10000/月。假设用水用电都很精简,按照3人来计算水电煤费用,那就需要花费1950/月。两项合计大概在12000元。

但这只计算了食材和水电煤气的费用,没有计算通讯、交通、生活用品、衣物等各类日常开销,更没有计算医药、休闲等其他开支。

再来看看这一家人的收入。

全家4个大人,亚纪不上交生活费,所有开销都落在了妈妈、爸爸和奶奶身上。奶奶有退休金,退休金的数额电影里出现了2次,换算成人民币分别是3800元或者7400元,这是全家唯一一份稳定收入。

信代和柴田治都是临时工。信代在干洗店做熨烫,没有查到熨烫临时工工资的确切数据,结合日本普通临时工的工资,预估信代平均收入在5000元左右(非技术型工种,工资不会太高)。

柴田治在建筑工地做日结临工,日工资在450-500元之间,但不会经常有活干,预估平均月工资4000元。

在二人均有工作的情况下,经测算家庭总收入在12800-16400元之间浮动,能勉强维持一日三餐,也许可以买一些生活杂物。电影里弟弟和妹妹在各大超市偷窃零食、水果、洗发水、衣服,似乎证实了微薄的收入只够日常伙食,不足以支撑生活杂项。

意外到来,两个大人都失业了。干洗店生意不好,信代和另外一个同事作为时薪最高的熟练女工,成了被裁撤的对象,主管让她们自己商量裁掉谁。同事利用信代“拐骗”妹妹的把柄,迫使信代离职。而柴田治因醉酒摔断腿后失业。

失业后一家人生活更加窘迫,偷盗行为变得更频繁,偷盗的物品也更加昂贵。柴田治先偷走了渔具店昂贵的钓鱼竿,后砸破车窗盗走了车内的名牌包包。

如果这一家人用盗窃得来的钱吃香喝辣,也许不值得同情,但剧中一家人生活简陋。一日三餐就是玉米、凉面、番茄、只有白菜和面筋没有肉的火锅。一家人挤在屋檐下听远处烟火大会烟花绽放的声音,却不能够去参加烟火大会。


拼凑起来的家人只能共同维持最低程度的生活

这一家人的行窃是为生活所迫。

不可否认主角身上的确存在着无法忽视的弱点,ta们的境遇部分由自己造成,部分由社会造成,是人物个性和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不能将所有的罪责都推给个人。

爸爸柴田治懒散随性,上班喝醉酒造成工伤才被辞退,这是他个人的过失。因为没有社保或团体保险,高昂的治疗费都压在了个人的头上,这是企业和政府的过失。可不管是谁的过失,最后是个人承担了所有成本。

观众也许会问:为什么信代和柴田治不求上进,找不到高收入工作?为什么在失业后不马上找个新工作?

不是ta们不求上进,是ta们没有办法找到好工作、新工作。

根据影片信息,信代从小被母亲家暴,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长大后匆匆结婚,婚后从事风俗业养家,并被当时的丈夫家暴。她是在工作期间遇到顾客柴田治,和他产生私情。丈夫知晓此事后持刀殴打信代,两人自卫反杀掉丈夫。

本来二人都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只能从事普通工作。经过此事留下案底,二人更难找到好一点的工作,只能打临工,打临工收入低,收入低不足以支撑生活就只能偷窃。

再说最近日本经济发展迟缓,受过良好教育的重点大学毕业生都难找到正式工作,更何况信代夫妇了。

再后来,夫妻二人“拐带”弟弟和妹妹,涉嫌违法犯罪,彻底沦为了社会里的边缘人。ta们不能也不敢向社会福利部门寻求帮助。

社会对家庭暴力的容忍与漠视,是悲剧的开始。信代从小生活在母亲的暴力里,长大后又找了个家暴的丈夫。丈夫的气焰越来越嚣张,不断殴打妻子,妻子无法离婚又有情感需求,最终和别的男人产生私情。私情败露后,老实人为了自保不得不持刀杀人,而社会无法容忍有污点的人。

临时工用工制度是对本就弱势的劳动者的进一步压榨。临时工薪资低廉,单位不给交社保,不买保险,劳动者缺乏基本防护时刻暴露在危险中。企业随意裁减人员,却不给予被裁员工相应补偿。

现有的法律体系真的在惩恶扬善吗?法律体系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影片里比信代和柴田治糟糕的人多了,ta们都活得好好的,最终受到惩罚的却是曾受暴力伤害的信代。

信代的母亲、丈夫常年家暴。奶奶的儿子儿媳抛弃了老人,消失无踪。弟弟的父母将新生儿锁在车里去游戏厅里打游戏,差点闷死弟弟。妹妹的爸爸常年家暴妈妈,妈妈常年殴打自己的女儿。这些人的行为难道不更糟糕,更应该被法律惩戒吗?

要是犯罪的人都受到应有的惩罚,弱者都得到有效救助,信代、奶奶、弟弟、小妹妹又怎么会沦为弱势群体,又怎么会聚在一起组成“小偷家族”?

影片的最后,妹妹被送回到家里,继续受到亲身母亲的虐待。

使人不禁疑问,妹妹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信代?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小星星
沪飘、待业、文艺女青年。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