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强度高要求的劳动,不配给高薪吗?

草耳 · 2020-06-15 06:3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受疫情影响来酒店做兼职服务员,这样要求高强度、高效率、综合多面技能的工作,难道谁都可以替代吗?

昨天我的兼职是一个小时15元,从下午430分做到晚上1045分,算了6.5个小时,一共拿97.5元。

这是一家位于景区的饭店,人均消费200以上,价格高于一般的街道酒店,低于私密的会所酒店。一共2层,楼下2间包厢楼上4间,我在楼上做服务员。今晚包厢都满,所以酒店找了3名兼职,全职服务员只有一名16岁的传菜生“小重庆”,另一名是小安,她带我们2名新手,还有一位兼职是酒店的固定兼职员,一人搞定楼下2个包厢。

这家酒店提供晚餐。据小重庆说员工餐味道不错,每天有肉。今天他们吃猪蹄,另一位兼职大姐听了很懊悔,因为中介没告诉她酒店提供吃的,在家里也只是匆忙吃了点。

兼职大姐在电子厂上班,因为疫情的原因厂里效益不好,每天只上半天班,工资也少了很多,而她家里需要还房贷,还有一个大学生和一个小学生需要供养。

虽然作为外地人,在这个城市购房定居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她感受到更多的还是“压力大,面对客满的情况她既期待又疲惫。


图片来自网络,作者:Mark Conlan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她就得早起准备早饭上班,如果超过晚上10点下班,那她只能睡最多6个小时,非常疲劳。但是多做1小时可以多拿15元,谁不希望多赚些钱呢?

她的小女儿叮嘱她今天带好吃的回家,我也安慰她明天早饭可以用拿回去的菜下面条,这样省事些。今晚楼上的客人人均300以上,其中一间就5个人,点了两千多的菜。我们都想见识下这两千怎么花的,也暗暗期待自己可以吃到些。“小重庆”还和大姐仔细说了打包的袋子在哪,到时候怎么带出去,虽然大姐担心经理会管,但是“小重庆”让她放心。

“小重庆”来自重庆,才16岁却已经中专毕业了,他觉得重庆很好,但是因为想到处看看,选择来到苏州。6点之前不忙,我们就站在包厢门外闲聊。“小重庆”很健谈也很热心,他说起自己的家乡有很多的喜爱:喜爱自己城市便捷的轻轨,繁华的都市生活,特别说了下他们观音桥的酒吧和来福士广场,那里停的都是豪车和跑车。

他比同龄人上学早,所以经常被打击,学也学不过、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过,学生时代一直很受挫。他说自己不是读书的料,有的学生就是会读书,即使玩游戏即使不用功,仍然能随便考个二本。而他经常打架,在学校惹事,有次被人追打躲在桥洞里才逃过的惊险,用他自己的话说:”只有经过社会的毒打,才会醒悟“。

他很喜欢现在这家店,每天上午10点上班,随便打扫下卫生,没客人就可以玩,景区风景好还可以打篮球。工作的内容也就传菜打水倒垃圾,忙的时候再帮帮服务员,包吃包住3500元,每月休息4天,虽然只能半天一休,但是他觉得这边人很好,氛围好,即使工作了十几天一直没休息,也没有感觉疲倦。

大概之前的工作阴影太大了,一份又重又忙楼上楼下跑断腿,晚上十一点之前下班的传菜员,忍受前同事压榨。干了5天他都下不了床,啥也没要就跑了。

一份在工厂流水线做手机卡槽,完全无法忍受枯燥,也没有未来,做了三天也跑了。遇到这家店他觉得太好了,轻松又自在。

不过他九月还是要回老家读大专,他说”就算背会多一首诗都是我的能力“。现在觉得读书很重要,自己还是醒悟太晚。我们想他才16岁能有这觉悟,已经很超前了。

在“小重庆”那个1平米左右的小房间我们可以喝喝水,坐在啤酒箱上休息休息,不过六点过后就开始忙碌了。


图片来自网络,作者:Mark Conlan3

上菜之前我遇到一个挑战,客人递我一包烟,咕哝了一下,可我根本不知道他要我干嘛?还好眼疾手快的大姐来解围,原来是要把一包烟拆开放到红酒杯里,这样的习惯令我纳闷,我过往的经历里也没有遇到过。开酒是下个“拦路虎”,红酒的木塞子我不会开,白酒那花里胡哨的盒子我也找不到开关在哪。

这一次大姐也被难住,还好小安发现了我们,我赶紧退出门外等着上菜。可是上菜我也慢半拍,小安虽然带我们,但是干活一点没偷懒。大姐之前有经验还能协助小安不少,常常他们把菜都端走了,我站在一边守着门。

“小重庆”还安慰我:本来你们兼职的就不会什么的打打下手就好了,收台才是发挥你们作用的时候,而且现在能偷懒就偷懒,保存实力,不用不好意思。

我觉得“小重庆”16年的摸爬滚打远远超过了我的阅历,不禁竖起大拇指点赞。

四个包厢只有一个是家庭聚会,其他三间是“交易“:商人之间,部门之间,你来我往,说着好听的话敬着谦卑的酒,眼神、笑声中包含着他们自己懂得的暗语。我们送菜听上一耳朵关上门,继续面无表情地穿梭在不同房间,希望他们不要聊太晚,吃完赶紧撤吧,我们还有很多清洁工作要完成。

可能是光盘行动深入人心,也可能是这里菜贵量少,总之吃的挺干净,大姐没有剩菜可以打包,我们也没机会尝尝人均400的菜到底啥样。

不过浪费依然有,因为我们的服务里要求经常给他们换骨盘(吐骨头残渣的盘子),而且是个带汤的菜就要配勺子,大的小的铁的瓷的,白酒和红酒要分在不同的酒瓶再用不同的酒杯,茶和果汁还有其他的杯子。

换的时候我很心痛,好浪费水呀,我们还要洗好久。客人们觉得这样很高贵吗?会不会觉得挺麻烦也挺浪费呢?也许只有他也来做做服务员才知道吧。


图片来自网络,作者:Mark Conlan

如果没有找兼职,小安要负责这些包厢所有的服务:迎客、倒茶、上菜、倒酒、换盘、收台、清洗、拖地、重新安排碗筷、和厨房交涉以及各种客人的临时要求,而且要争取十一点做完。

看着一堆的碗碟、偌大的包间,我想象如果我是她,干到凌晨也做不完。可是小安一直沉默,从容。

下午见到她一脸疲倦,有空她就会一口气喝完整瓶水。她只和我们说必要的工作上的事,不热络但也不欺负人,见过来来去去太多的客人和兼职人员,所有的工作她都有条不紊游刃有余。

我在洗手台小心地涮玻璃杯时,只听身后呼呼的声音,再转头桌布已经收到一边,她开始擦碗了;当我刚洗完一个包间的碗碟时,她已经把剩下的包间的碗碟全部收拾出来开始扫地拖地了;当我把所有碗碟洗完时,她已经布置完其他房间第二天的碗筷了,只剩下我在那个房间拖地。

我实在不敢苟同那些觉得服务员是谁都可以替代,谁都能做的廉价工作的想法,这样要求综合多面技能、劳动强度以及高效率的工作,只有给高薪才行!

晚上回去的时候肚子才咕咕叫,不过已经累得不想吃了。大姐骑着电动车赶回家,我走到路口准备打个滴滴。路上看到很多骑着电单车的,一开始以为是外卖,后来反应过来他们是代驾。对呀,这些客人都喝了酒,很需要他们。坐上滴滴,我在心里默默的算着这一趟17元,比我们一个小时的工钱还多2元,算起来只挣了80,好不划算呀!下次还是早点结束赶地铁或者骑自行车吧!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草耳
哎哟,不错哦!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