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失业女工:上班一个月,我又回家了 |书写

李钘滢 · 2020-06-11 11:31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芳姐笑说自己目前的工作,就是做好一名“家庭主妇”。对于未来,芳姐暂时还没有计划。


本文图片来源:dribbble.com 作者:ranganath krishnamani

在厂长向芳姐发出下岗通知后,她整晚都睡不着,翻来覆去地思考着自己的未来。

事实上,本来还有两年退休的她,早已安排好退休旅游的计划。但如今,因为疫情的出现,她公司的生意大量减少,芳姐自己也失去了工作。

更加困扰芳姐的是,她年龄太大了,接下来回老家找工作,也可能无法在就业市场中找到好工。最后,她起床发了一条朋友圈,感慨自己的失败——

如果我是公务员就好了,那就不用担心哪天会下岗,也无需为生活的一日三餐焦虑。

以前上班的时候,我就觉得公务员要求高,先笔试,后面试,如此繁琐。但在厂里,我只需要完成任务,即使文化不高,也能拿到工资,因此总觉得在公司上班比做公务员舒服。

可现在,只有公务员才可以准时拿到工资。到了这个年纪,我真的有种‘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感觉啊!

发出不够十分钟,那条朋友圈就得到很多人的点赞与认同的评论。

那些评论与点赞的人,既有同样在广州打拼的朋友,也有芳姐的昔日同事,大家都因疫情而影响到了工作。关于疫情何时结束,工作机会何时能增多,大家都没有答案,唯有继续等待。

 

失业后,我总有一种失落感

带着众多行李与一大袋口罩,芳姐终于从老家回到了广州。这是自疫情后,她经历的第一次长途出行。

回到之前租住的房间,地面与沙发上都是灰尘,冰箱里的食物也发出刺鼻的臭味,芳姐开始迅速打扫卫生。

按照原计划,芳姐只准备在老家呆两周,过完元宵就回去上班。但疫情的出现,让她寸步难行,唯有继续在老家住着。在这段时间里,她一边陪同孩子学习,一边看电视打发时间。虽然日子过得清闲,但她的工作计划被打断,老板也迟迟未发工资。

二月底,疫情的病例数已逐渐下降,广州的复工趋势也逐渐明朗。芳姐开始收到客户订货的咨询电话,问她何时开工。接完电话后,芳姐的心情瞬间好了很多。她说:“我好久都没工开了,现在有工开才有工资领。”

一直等到三月中旬,芳姐才等到工厂的复工通知。

整理好健康证等资料后,芳姐回到了广州。回去的第一周,老板便把之前拖欠的工资陆陆续续发给工人们。芳姐虽然只是拿到两千多的基本工资,但她觉得老板的行为很仗义。她说:“他们没生意都给我们发工资,少一些,我都觉得心满意足了。”

然而,疫情仍然很不稳定,中国的病例虽然少了,但国外的病例又好像雨后春笋般迅速增多。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窘况也影响到了芳姐的公司。


三月底,大量出口的国外订单被取消,公司的资金运转随后也到了接近停滞的阶段。

芳姐说:“工作到第二周的时候,我们还在处理去年的订单。大家都很有干劲,觉得终于上班,一定要把之前失去的生意补回来。结果,白云区那边所有的客户,突然就跟我们说取消订单,暂时没法合作了,他们那边的工厂也准备四月开始就停工了。”

回忆起那天的事情,芳姐忍不住开始叹气:“真是太难了。”

随后,由于生意淡薄,老板也决定在四月初逐渐减人。

芳姐说:“减人的通知,刚开始宣布的是另外一个厂,因为那边订单大部分都是出口的,听那边的同事说是减了几十个人。我们这个厂区的人,大家都很紧张,就怕收到下岗通知。”

然而,芳姐并没有等来好消息。很快,她也收到了下岗的通知。

与同事对接好工作任务后,芳姐也开始与老板沟通失业的事宜。当时,老板提出了两条路给芳姐,一是继续转到另外一个厂区工作,但生意不好,工资可能很难发出来;二是按照裁员的形式去处理,拿赔偿金。

面对这两个选择,芳姐仍然觉得很为难:“我还有两年就退休了,当然想继续留下来,因为我还可以为公司做一些事情。在这个厂,我都做了二十多年了。现在突然让我走人,我真的很失落。但不走,现在公司没订单,我也不用上班,在广州一直耗下去,房租更贵啊!

最后,怀着遗憾的心情,芳姐接受了老板提出的第二个处理方案——她下岗了。

 

忙起来,再找新的出路

离开广州之前,芳姐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好,寄回了老家。她约了一个同在广州打拼的朋友,准备一起就近逛几处景点,再坐车回家。

芳姐说:“我以前在广州,上班是一到六,就只有周日一天休息。现在不用上班了,我自己都不是很适应。所以,我就和朋友约了去玩,也想缓解这种失落感。”

之后,芳姐还把那段时间的游玩照片,制作成了视频,发在社交平台上。

她说:“我要留住最后的广州记忆,以后可能都没机会来这里了。

回到家后,芳姐开始不停地做家务,让自己不去想失业的事情。与此同时,她也打电话给其他的亲人,告知他们下岗的事情,并请他们帮忙介绍工作。

一部分亲人建议她先休息一段时间,等疫情好转,再去找新工作。但芳姐觉得,自己已经因疫情休息了这么久,现在不能再怠慢下去了。

她说:“我要忙起来,可能很快就有新出路了。”

然而,在目前严峻的就业形势下,新工作极其难找。


当芳姐好不容易在朋友介绍下,准备在一间幼儿园做清洁工,开始新生活时,园方却考虑到她的年龄接近退休,无法工作太久,最后以不合适为由,拒绝了芳姐。

试工不到一周,芳姐又回到了老家。

她说:“我本来是不服老的,现在只能认命了。之前,我女儿的老师也打电话过来,让我多陪陪女儿,但我在广州也照顾不了她,现在疫情没结束,找不到工,我就打算每天监督她上课了。”

找工作的不顺,让芳姐决定采纳亲人的建议,干脆在家陪伴孩子,休息一段时间。

不过,比起在广州一个人打工,芳姐也坦言现在的生活更安稳。

她说:“出外打工其实很凄凉的,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下班。没有小孩在,总是觉得很寂寞。我有时候想睡觉也睡不着,都不知道怎么熬到十一点。”

芳姐笑说自己目前的工作,就是做好一名“家庭主妇”。对于未来,芳姐暂时还没有计划。

她说:“回到家也一段时间了,其实,我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毕竟做了二十多年,才第一次下岗,以前的同事,早都下岗好几次了。等疫情再好一些,我就再去找工作,如果实在找不到,我就在家辅导女儿学习,安心等退休了。”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钘滢
Bisexual/Feminist/Editor,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