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的我,也想有尊严地活着

李钘滢 · 2020-07-13 18: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在这个凝视无处不在的时代,我们的身体有多大程度属于自己呢?无论胖瘦,我们都有权决定自己的身体形态,向外展现自己的美丽与魅力。

昨天,我终于在社交平台上看到了《大饿》这部电影,它通过展示肥胖女孩的生活经历,推动观众反思社会对女性的外貌与身材规训的行为。

看完整部电影,我却一直无法入睡:因为我的身材与影片中的女主角一样,从小到大都被这种“肥胖”引起的歧视笼罩着。

在他们口中,我是一无是处的“猪”

他们看着我的时候——我觉得他们不是在看我,而是“浏览”我的身体,慢慢地、仔细地从上到下,看向我身体的不同部位,随后再发出鄙夷的笑声,对我慢慢地讲出那三个字:“死肥婆!”

瞬间,我仿佛听到了我身体的每个部位在说话,仿佛有无数张口,开始滔滔不绝地跟我讲述着TA们的想法。声音的情绪不一,有些是喃喃细语,语速快得我完全听不清楚具体内容;有些又好像是鞭炮一样,震得我头痛欲裂,刺激着我的耳朵,催促我做出回应。

但我不敢,只能忿忿不平地转身走开,逃离这个场景。可事实上,上述画面在我的学生时代,从小学一直重复到了中学;直至高中由于学习忙碌,那些取笑、羞辱的话语才得以停止。

然而,在同学心中,我永远都是那个外号与“猪”有联系的女生:太矮、太胖,站起来是庞然大物,坐下来则占位置;衣服总是因为紧绷,被看出来满满的赘肉;体育课上常常气喘吁吁,需要坐着休息。至于我的真名和性格,则极少被他们记住。

小小年纪的我,并不知道他们对我外貌、身体的凝视、规训与攻击,实则是校园暴力;所以,我也无法反抗,只能自己慢慢忍受,强迫自己习惯这一切,甚至内化为“自己的过错”。


图片来源:dribbble.com  作者:Brenda Dumas

那时候,如果有女生愿意跟我做朋友,我一方面会非常开心,另一方面则很害怕她们会离去。毕竟,在女生群体中如此突兀的我,既不漂亮也不温柔;如果有人愿意接纳如此糟糕的我,还能够长久倾听我的声音,这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啊!

与此同时,卑微的我,也开始了辛苦地减肥计划:由于学业繁重,我没有足够的时间运动;于是只能选择另一种简单、方便的途径,即通过控制食量达到减重的效果。但时间久了,吃了一周蔬菜的我,变得疲软无力,白天饿到无法集中精神听课,晚上又饿到无法安然入睡。

甚至,做梦的时候,我都会梦到自己在饭桌前,迅速拿起桌上的筷子,夹起碗里的肉,毫不迟疑地吃进嘴里,心满意足地咀嚼着。那种只有食物才可以带给我的愉悦感和幸福感,开始慢慢地从我的舌头跳跃,然后伸展到我的大脑,再从上到下,蔓延至我的脚,最后遍布全身。

可梦醒了,意识清醒后的我,却还是要面对现实,继续忍受着其他同学的讥笑与辱骂。如果在课堂上,老师以一些动物会例子,比如大象或者是河马;那么接下来的课间休息,这些词语或者说法,则会迅速地被同学运用在我身上,把我作为一个源源不断的取乐工具。

偶尔,一些与我关系好的女生,也会出面帮我反驳;但站在她们后面的我,却非常惶恐:在这个世界上,那些漂亮的、完美的女生只是少数,更多的普通女生,却有着各种各样的缺点——可这些缺点,如果转换一个角度来看待,也可以看作是特点啊?为什么大家要对肥胖的我苛责至此,甚至批评我为一无是处的猪呢?

事实上,肥胖的原因有很多,也许不是因为过度吃、喝造成的结果,有可能是生病吃激素后形成的状态。

难道人的身体从纤细变成肥胖,我们的生存空间也要被“苗条的人”排挤,变成可以被忽略的、随意羞辱的个体了吗?作为被社会大众定义的肥胖者,我们的尊严在哪里?

瘦下来,变成了修复“坏身体”的唯一要求

时至今日,回忆起当年那些往事,我仍然觉得很愤怒。即使现在的我,比起学生时代已经瘦了很多,但依然达不到“苗条女孩”的标准。

虽然随着时间的变化,人可以慢慢释怀那些校园暴力造成的阴影;可与人相处时的自卑感,依然让我对自己的外貌、身材有担忧,觉得自己不够好,害怕别人苛责的言语。

与此同时,我也从自身的经历出发,看到了在父权社会对女性的不公现状。生活中,女性听到的一系列身体羞辱、外貌羞辱,成为了家常便饭的事情;这也导致她们逐渐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必须顺从高白瘦、黑长直的设定,如此满足大众对“美女”的期待。

比如“女明星胖了”这件事,则三番五次地上热搜——话题主角可能是韩国的女星,也有可能是国内当红的女团成员。只要她们在舞台上,脸看起来圆了,或者不经意间露出了身体的肉,随后便会引起一系列对“身材管理”的争议。

一部分网民发出了偶像从前和现在的照片,通过展示其胖瘦时的对比,来表达自己对偶像体重变化的不满。而另一部分网民则反对说是“蓄意抹黑”,解释这只是照片拍摄角度不好,并随后整理了一些偶像努力健身的照片,证明其一直在很认真地管理自己的身材,不存在变胖的情况。

在一片沸腾的声音中,每个人都在努力地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明星身材的看法,甚至是对极致骨感的追求。

接下来,这位因一次莫名其妙的热搜,突然被大众“凝视”的女星,则必须改变自己原有的生活。她会在经纪人和粉丝的鞭策下,开始高强度的减肥计划。至于她本人是否对此心甘情愿,反而显得无关紧要了。


图片来源:dribbble.com  作者:Anton Fritsler

无论是朴素的街边小吃,还是丰富的美味佳肴,甚至是那种吃得畅快淋漓、荡气回肠的感觉,都会慢慢地从她的生活中“消失”,直至完全被各种各样的减肥餐取代——“为了穿上比基尼,吃草吃成沙拉精”。

但事实上,这些见到肥胖就“群起而攻之”的网民,并非真的在意她的体重,也不会关心她的健康状况。

只要她在镜头前呈现的状态是“胖”了,就意味着她的身体已经“坏”了;她需要迅速地修复自己,才能把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在观众的眼前。

然而,当美只有一种尺寸,当胖和瘦变成了一种二元对立的选择,当我们毫无顾忌地评价他人时,我想问一句:在这个刻板印象无处不在的时代,我们的身体什么时候可以自由生长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普通人和名人之分,我们无一幸免。无论是已经努力做“身材管理”的女星,还是平凡的普通女孩,胖了之后都会被各种嫌弃——“你瘦了肯定很好看,现在还需要多运动、少吃啊!”

上述观念,表面只是关心与问候,实则却会发展成对“美丽”的霸权制度:苗条的人会被无比推崇,肥胖的人则会被无限打压;至于对多元审美的追求与再创造,则会彻底消失在我们的想象空间中。

讲到这里,我并非推崇大家疯狂地吃成一个胖子,以此反抗这种对“完美身材”的刻板认知。

我更想告诉大家的是:生活中那些努力了很久,但由于各种各样原因无法减重的个体,其实比比皆是;当社会大众对他们不停地施压时,也在狠狠地剥夺他们的快乐,让他们毫无尊严地活着这个世界上。

作为一个校园暴力的受害者,同时看到其他女性被身材羞辱后的窘况,我更希望大家对“完美身材”有更多的反思与讨论。毕竟在古代,众所周知的杨贵妃,就以丰乳肥臀迷倒众人;在现代社会中,社交平台上也有自信性感的大码模特。

那么无论胖瘦,当我们的身体,没有给自身健康状况带来太多的负面影响时,我们都有权决定自己的身体形态,向外展现自己的美丽与魅力。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钘滢
Bisexual/Feminist/Editor,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