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断了一根手指,但家人对我的精神暴力远比这更可怕

王星远 · 2020-07-23 12:46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我遭受过父亲的毒打,在工厂工作时因为意外断过一根手指,但对于我来说,最痛苦的依然是来至挚爱之人,我的母亲的精神暴力。最痛时,我想过自杀。

我的手指在工作的时候被冲床的机器压断了,那次事故对我的伤害是终身的,到现在已经快3年了吧,我的手指已经长好,但是指甲盖依然还没长好,它不再如原生的指甲完美。

其实我觉得这些手指断了的皮肉之苦,只是小菜一碟,最让我觉得痛苦的反而是心理创伤。多年来反反复复的家庭暴力,我的身心都受到了重创。

由于我日常生活中也很少听别人说精神暴力等词语,我也是最近才意识到,我的心理可能受伤了,其实已经受伤很长时间了,只是我自己不知道,即便感觉到难受,也是“痛在心里,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我、我的家庭和残酷的妈妈

我是一名打工女性,现在在做淘宝客服,28岁了,容易感冒,以前去北京上海街头卖过艺,但是养不活自己;跑去北京饭店应聘清洁工,没能坚持住,又去上海做清洁工,人家不要;后来又回到家乡做清洁工,在酒店做了一个多月,因为当时和别人合租的房子感觉太远了,房租也太贵,合租也不方便,就辞职离开了。

我辗转换过好几份工作,我最害怕贫病交加,但是生活工作却也难以稳定。家庭暴力给我这样的女性的就业自信心的打击是沉重的。

我的母亲现在45岁,这么多年来,父亲始终折磨着她,而她又折磨着我。她说她不离婚是为了把我和妹妹养大,现在我长大了,妹妹也上大学了,她总算有勇气去外面找工作,最近,她才说终于决定离婚了。但前段时间她又回家了。

有天她忽然对我说:“离了婚你让我去哪里呢?”当时我觉得一片绝望,我们耗尽精力试图逃离暴力和伤害,但仍步行在暴力的漩涡中出不来。

我对她有着无限的同情,她这大半辈子,连打工的资格和自由都没有,一直被父亲管着,没有特殊原因是不允许离开家的,只能洗衣做饭。在那些拳脚相加后的最难过最绝望的日子里,我也只能徒劳的告诉她,我们必须坚强。

我一直认为,不管母亲怎么骂我,对我施加各种精神暴力,但她偶尔给我钱用,这证明她始终是爱我的,所以我很听她的话,她让我回家我就回家。

后来我才觉察,她给我钱也不是白给的,她要求我回家去拿,结果我每一次回去了都差点出不来,钱也拿不到,差点被父亲打死。他下手太狠了,经常打我母亲,打得鼻青脸肿。吃饭的时候他居然伸手来摸我的后脑勺,就像是想要摸准了位置给我猛得来一下。那种感觉不是爱抚,而是找位置,太恐怖了。

我只能趁他们没注意的时候,偷偷逃出来,根本来不及整理行李。每次我回家去,我都会带行李回去,然后出来就是身无分文,连行李也没有了,全部都得重新买。真的太累了。


春节是合家欢聚的日子,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温馨的放松的,而对于我来说则是家暴最严重的时刻,母亲总是这样唤我回家:“你乖一点,回家来,回家来以后你想出去还是可以出去的,到时候,你想去哪就去哪,也很自由的。”一开始她都是这样骗我回去,我结果真的回去了,回去了就很难再出来,也很难再提起信心去找工作,几乎要放弃生命了。

今年她已经变本加厉了,也不骗人了,直接就是微信语音发我:“你呀你快点快点快点!早点可以回家来了!你还是听话点吧,你在外面没有任何好处的我告诉你!你听见没有?你到底回不回来?”现在是直接强硬命令我回家了。

逃离家庭、工伤、家人的冷漠

还记得2017年2月底,那时还没过完年,因为父母一直不让我离开家,也不让我做任何工作,就是让我待在家里,但是也不给我钱,要我向母亲学习,变得和她一样逆来顺受,在家里学会洗衣做饭。我不愿意,我想出去工作。他们不允许,然后就一直监视我。我受不了了,行李也顾不上拿,带着身份证,身上只有四五百块钱,趁他们没看着我的时候逃走了。

拼了命出来以后,我很着急,马上就想找个地方落脚,找个工厂能有一日三餐,所幸的是我终于找到了,一家塑料厂,但是只有午饭晚饭,没有早饭。当时我就在旁边租了一间村舍,200元一个月,有床和桌子,有自来水,有一个破旧的吊灯,厕所是外面的公用的茅坑,也只能如此了。

终于开始工作了,但是工厂环境是冰冷残酷的,主管会时不时地来催产量。有时候他们会骂人,很凶。我好怕主管走过来催我的产量,因为不管做多快都不够。

有时我感觉到累了,受不了,就躲在厕所里想要喘口气歇会。但是时间又不能太长,生怕回去晚了会挨骂。我不想失业,所以就逼着自己硬着头皮上。毕竟一日三餐都是得靠工厂。

有一天我和其他同事聊天,可能是有点聊得投入了,主管突然走过来很凶的说:“几点了?这批盖子还差400多,还要聊天?”然后就听见“啪”的一声空的塑料筐被重重砸在地面上的声音,全场瞬间鸦雀无声。

我吓坏了!本来因为我刚从家里跑出来身上也没有任何钱,已经被父母骂得很惨了,整个人都是惊慌失措、极度没有安全感,我内心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当时我几乎是崩溃了,我的精神恍惚,加上我是个新手,在加快产量的压力下,我手忙脚乱,一不留神,手指就被机器轧断了。

幸亏那个工厂的老板人还不错,出事以后,他马上带我去医院,地方小医院接不了,他马上带我去市里的大医院,他叫了一辆小型客车,后来的车费都是他付的。

车上他和司机说:“师傅,要抓紧点时间,赶着去六医院接手指骨头,迟了就接不上了,这个小姑娘才二十几岁,搞成残疾了,以后不好看。”我被火速送到了医院,不幸中的万幸,他帮我交了第一笔手术费,这样我才有机会做手术。后来手术也很顺利,手指成功接活了。


人在最难过无助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最依恋的人。手术前,我给母亲打了电话,根本就没想那么多,我只想让她来医院陪我。我没想到她把父亲和妹妹都叫来了,对此我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当我给母亲打电话的时候,听到她那边正好在打麻将,清清楚楚地好几个人搓麻将的声音。她还一边埋怨我:“你这个人哟!怎么会搞成这样的?你在哪个医院,我现在过来!”

打完电话我就后悔了,因为后来我看见医院有好多和我一样手脚残缺的人,我问其中一个:“你住院了,为什么不给家人打电话呢?”他说:“老家太远了,父母过来也不方便,就不打电话了,免得他们担心。”

当我父母和妹妹刚刚进入病房的时候,我心里有一丝高兴,心想,我出了事情,他们毕竟还是到医院来了。但是没想到父亲、母亲、妹妹居然一起骂我,可以说是轮流着来责骂我的。第一个开始的是我妹妹,她当时径直向我的床头走来,距离非常近了,然后她马上抬起右手臂,指着我的鼻子,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瞪着我骂道:“谁让你自己出来做这种垃圾工作的,倒你自己的霉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倒我们的霉?”她那副神情就像是看不见我现在是躺在病床上的病人一样,嗓音很高。

我当时根本就不想听她说什么,本能地反抗说:“把你的手拿开,谁允许你这样跟我说话?”我实在是太生气了,一边右手被纱布包扎的像个雪球一样,鲜血还在不断地往外渗透,为了手术费的事情正焦头烂额,一边还要忍受她这一番羞辱,气得我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已经懵了。我实在是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指责我?

我这一口气还没有能顺下来,接着就是母亲,她站在床尾一手拿着她的包,一边也瞪着我骂道:“好端端地叫你听话待在家里,你非要出去做这种连扫垃圾都不如的工作,搞成这个样子你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搞成这个样子?还有多少的麻烦?家里还有一堆的麻烦事情等着要做,你知道吗?你这样真的和废人没有区别,一点用处都没有!”说着一边走到我的病床边,从包里拿出了五百元,放在医院床头柜的抽屉里。

而我的父亲则一直躲在旁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整张脸透露着咬牙切齿的憎恨和无奈,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光看着这种神情就已经足够让我陷入无底的恐慌。

后来那个老板又给我医院的卡里充了一笔钱,说是后续手术需要的话可以用的,当时我在手术,老板也有事情要去忙,就把那张医院的充值卡给了父亲。

临走的时候,父亲留了一句话:“老板另外又给你一万块打到卡里了,卡放在我这里,医院要交钱的时候,你和你妈说,我们再来。”“哦。”我回应道。

就这样,他们都走了,没有任何安慰的话语。


我对母亲的依恋和家暴的创伤

母亲虽然骂我,但是始终还是会给我一些生活费,所以我心里依然觉得亏欠母亲。想到她自己都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熔炉之中,还要给我钱花,我心里不是个滋味。我知道她才是最需要支持的那一个人,所以一直我都陪着她,尽我所能地帮助她。

我曾劝母亲离婚,但是她似乎没办法,索性后来他们都变成了只会指责我的人。

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很低贱,母亲经常骂我是个废人、垃圾、猪狗不如,那些话我现在都不愿意去回忆,真的太难听了。

这几年她对我的精神暴力从未停止。我之前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精神暴力,什么是家暴,所以一直麻木忽略着,任由她那样对我说话。

在这样的家庭长大,我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麻木不仁的人,对任何打击不会有任何反抗,因为从小到大父母都是这样对我的,要求我麻木被动的接受所有。

2019年过年的时候,我被母亲唤回家,我父亲甚至在开着他的黑色丰田轿车来追我,一直跟着我,让我上车回家。老家农村落后,公交车30分钟一班,也是最近才开通的,我根本不会坐,其他交通工具也没有,只能走路去镇上。父亲他发现我离开家了,就开着车一路跟踪过来,直接把我“接回家”。

家暴对我的影响是深远的,导致我在工作上也是一样的懦弱恐慌,我总害怕那些男性领导都是像我父亲这种人,在我面前掀翻桌子,甚至是打我。所以家里家外我都是一样的逆来顺受,对任何侵犯已经都不会做出任何反抗的意思,我都是选择沉默,一个人默默忍受。

我尝试过自杀,而且在2018年时间这个想法出现得特别频繁,每次我母亲把我唤回家,然后不停地侮辱我打击我,我自己逃出来以后,那段时间,我根本就连去找工作的信心都没有,连活下去的自信也快没了。

那时候我会不停的用头撞墙,一星期就会出现三四次自杀的想法,和别人交流都有障碍了。太难受了,头痛欲裂。就是那种自己心里很痛苦,但是又说不出来的难受,去医院也根本查不到任何毛病。为此我思考了好几年,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一直恶心干呕。

也许冥冥中,是我命不该绝。在最痛苦的时间里,包括我住院期间,我仍在不停地写作,我从未放弃过自己,虽然我不敢回头去看当时写的每字每句,但是我知道我在努力活着。我后来艰难地找过很多工作,在我不断的尝试和失败后,我会马上总结经验,之后又不断地尝试,这样我找工作会越来越顺利和自信。


母亲遭受了家庭暴力,作为女儿的我也难以幸免。从幼时开始我就无奈地卷入了这场家暴的漩涡中,一直也没有任何法律可以保护我。当我母亲连她自己都保护不了的时候,在她被伤害后,她把所有的不快都向我倾泻,我被辱骂声淹没。所以我感觉自己真的好卑微。

我从来不知道这是一种伤害,直到最近我用百度查询了相关信息,我才刚开始明白这是精神暴力,这是家暴,我终于对于我所遭受到的一切苦难和痛苦,似乎找到了答案,这比继续无知的忍耐来得强。

走出家暴的母亲

前几日,母亲的手机又被父亲夺走了,她这才又搬出来租了房子。好在,她现在也找到了工作,去老板家里做家庭厨师,雇佣她做菜的老板一家人都夸奖她做的饭菜口味非常好,他们都很满意,从此让母亲留下给他们家里烧午饭,每天八菜一汤。母亲以此感到自豪,另外她说她还要再找一份兼职的小时工,在工厂里面给产品粘胶水,我能感觉到她心底的喜悦之情。我很高兴她终于能够鼓足勇气去找工作。

关于做菜做饭,其实她都是自学成才的。她的日常生活一直都是在家,没有任何人教她什么手艺,可是她真的很聪明,父亲对她平日做的饭菜总是挑三拣四,鸡蛋里面挑骨头,动不动还会把桌子掀了,而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磨炼出她那精湛的厨艺。村里远近只要是尝过她做的菜都夸赞不已,过年或者亲戚生日宴的时候,还会有人请她去烧一桌子的年夜饭。


我从前一直希望她能早点从家里出来,去外面工作,我一直都相信她可以做到的,但是当时父亲都是极力反对的,对我们的暴力态度更是变本加厉。如今她终于开启了工作和独立的新旅程,我希望她身体健康和万事顺利。

我知道,人生在世,我们面对伤害并不应该总是一味妥协忍让或委曲求全,这样别人就会一直来伤害我,毕竟柿子总是挑软的捏。

肢体的暴力能让人流血受伤,精神暴力能把人逼入绝境,严重时陷入自杀自毁的绝望中。今天我写这些发生在自己家庭里的暴力伤害事件,是想告诉那些遭受家暴的人,不要放弃,你一定能走出来。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王星远
我是一名普通的打工者,热爱生活。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