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鸿雁来,敢问前路在何方?

尘埃 · 2020-10-10 10:27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受到疫情冲击的生活,更是举步维艰。前路漫漫,路在何方?尽管波折万千,我们的寻路之旅仍然坚持不懈。

审稿间隔一个星期之后,我又踏上了去费家村金枝姐家的路上。这次是和工作人员,还有新来的实习生一起骑自行车同行的。

我心情大好,因为辞掉了那份令我身心备受折磨糟糕透顶的工作。骑行在蓝天之下,感觉自己就是一只冲出笼子的小鸟,公路旁有垂下的树枝,我还会淘气地伸手去抚摸一下。

秀姐特意爬树给我们采摘纯天然新鲜的桑葚,并和金枝姐一起为我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午餐,邻居也很热情地参与其中,给我们搬饭桌,椅子,还很细心地拿一包餐巾纸。

因为做邻居时间久了,秀姐笑着和他开玩笑。我感觉到了这里淳朴善良的民风,以及邻里之间的融洽和谐。

饭后是茶话会,还是上次捡乐的邻居借给我们一间空屋,原来他是二房东。这次没有设定主题,几个人围坐在一起,畅所语言随便聊。

工作人员说我比一周前审稿时的精神状态好多了,那时,满脸都是不好的表情,萎靡不振的,而现在眼睛都有光泽,给人的感觉就是精神愉悦,我则开心地笑着点头。

在进行到中途时,又来了两位姐姐,又是一阵畅快淋漓的交谈。大家相序诉说自己的生活现状,疫情给大家的生活都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

金枝姐现在一个月只有两千块钱的收入,秀姐有一个不固定的小时工,她们俩都是勉强维持生活;还有一位姐姐,工资由原来的一万多下降到六千多;有的工资虽然减少了五六百元,可是老家的门市房出租给别人做生意,由于疫情生意不好,善良的姐姐主动给人家减免了几个月的房租;记英辞掉工作在养病;而我也辞职了,处在待业状态。

临走时,秀姐又一次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她家坐坐,我无事一身轻,很高兴地答应了,在秀姐家转了一圈,走时,她还是那么热情,让我们带点她自己采的野菜,我们笑着谢绝了。


图片来源:dribbble.com  作者:Outcrowd

接着又穿街过巷地来记英家,路上,两位工作人员不停地观察费家村的房屋构造。费家村是外地人聚居地,人口密度较大,但疫情期间,又空出了很多房子,包括之前抢手的门市房。

村子以小巷为主,房子都是咫尺相邻,电线像蜘蛛网一样纵横交错。费家村与东辛店紧紧相邻,好像是一对孪生兄弟,两个村子仅一门相隔。

而村子的外围就是绿地中心,金辉伟业等几座高档的写字楼,与村子形成鲜明的对比,明显透露着城市的折叠。
 
从记英姐家出来,秀姐又送了我们一程,才依依不舍地回去。望着夕阳下的费家村,两位工作人员又说着拍纪录片的事情。

一名工作人员自告奋勇当向导,带领我们走了一条探险的路,真有重温当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感觉。

面前是大土堆,只能在废墟之中寻路。走在覆盖着绿色编织网的丘陵的大土堆上,我们不约而同想起了《西游记》,而刚好我们也是四个人。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夕阳西下, 望着大土堆旁边的水塘,我的大脑立刻出现了在贵州黄果树瀑布拍摄的,唐僧师徒四人伴着晚霞的余辉,走在西天求取真经路上的画面,耳畔萦绕着那韵律绵延悠长的片尾曲。

经过东辛店时,我又想起了朋友的小蜗居,承载了我2020开年的。在村子围墙豁口的垃圾箱旁边,有两个外来人员,在翻捡别人扔掉的旧衣物,让人不禁多了几丝伤感。

我们走过丘陵的土堆,脚踏几块参差不齐的青砖,走上高坎,又走过一段蜿蜒的羊场小道。前面没路了,带路的向导故意给我们卖了个关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说:“前面没路了,是走回头路,还是继续探险?

我由于好奇,想一探到底。前面是一道有围墙的铁丝网,望着下面的深壑,心里着实有那么一点点的小紧张,翻过铁丝网,感觉是在攀岩。

又是绿色的丘陵,又翻过断壁残垣,是一座没有竣工的桥,上面站着一民工,主动为我们指路,向导与他简单攀谈了几句,挥手告别道过谢。

我们涉过静静的小溪水,走在堤坝的小道上,半明半暗的溪水里,居然还有小鱼在游,大自然中的生命无处不在,无论环境如何,一些生灵都能够顽强生存下去。我真的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动力,能够让小鱼在这浅浅的溪水里生存下去,并随着溪水悄无声息地游向远方呢?

图片来源:dribbble.com  作者:Afterglow

它们的最终归宿是江河湖海吗?还是在中途遇到天灾人祸就在自然界里消失了呢?一条小小的鱼儿,又能有多大的潜力呢?我们人类是这个世界上万物生灵的主宰者,可人的能量与小鱼相比又有多大呢?

日落黄昏,在锈迹斑斑的铁路上,工作人员给我拍了一张照片,我感觉自己好孤单。于是拉着实习生,又拍了一张两个人在一起手拉手走在枕木上的背影。而此时此刻,我想起了朱自清回忆父亲的《背影》。

我们终于完成了九九八十一难,走到了通天的大路上。一名工作人员要回天津,骑小黄车走了,实习生要坐地铁,向导分别给我们详细地指了路,就此分手。

我把实习生送到地铁站,独自一人回望京。大脑回放这半天的情景,尤其是我们费尽波折寻路的场景。

面对疫情的冲击,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家政工的生活更是举步维艰。

鸿雁之家作为一个非盈利的公益组织,工作人员用温暖的爱心,把天南地北的大雁聚拢在一起,帮助家政姐妹探寻一条健康的发展道路。这是一条需要长期坚持不懈努力的路,就像我们今天在一起走的路,是在探险中寻路。

这次走路的全程,实习生几乎都没有说一句话。她是吉林大学韩语专业毕业的,现正在韩国延世大学社会学系读研究生。我猜想经过这一路的波折,她的心里一定在思索着什么,也会和我们一样在寻路。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尘埃
黑龙江人,曾经是一名建筑塔吊工。2000年下岗,开始漂泊打工,06年来北京做家政工。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