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产”日记:记一次“生育工厂”流水线的亲身体验

灵芝 · 2020-07-22 09:58 · 尖椒部落
摘要:我的顺产之旅在妇幼专科医院的流水线上以失败告终。



提到“生产”,以我的学科背景,首先想到便是流水线上的产品生产。不过中文就是如此博大精深,由于整个孕期伴随着妊娠期糖尿病,到后期产检羊水偏少,医生便建议我计划分娩。再加上我所在的医院是一家妇幼专科医院,一场在“生育工厂”里流水线上的计划“生产”就此上演。

走廊上的待产母体

自然顺产就好比成熟的果子,瓜熟蒂落,水到渠成;计划分娩则是通过一系列人工干预,催熟果子后,再进入自然分娩过程。

计划分娩的第一步——催熟子宫:将一种球囊放入子宫口,促进宫颈变松变软。效果比较好的,可直接让子宫开口。但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我的这个环节持续了12个小时,并伴随着让人难以入眠的疼痛,最后的效果却很一般,只“催熟”了些许。

由于还只是在第一阶段,在一家到处都是临产产妇的医院,我的紧急程度只达到“在走廊待产”的级别。


宫缩100

次日一早,我被送入待产房,开始流水线第二步——打催产针。如果顺利,这一天是要熟透收果的。我也这样期待着。

医生取出球囊,并尝试给我人工破羊水,力度大到她的“老腰”都受不了了,还是以失败告终。我的疼痛程度告诉我,她真的努力了。

那就打催产针看看吧,说不定羊水自己能破。

吊水产生效果还需一段时间,所以整个上午我还比较轻松,中间一度无聊到扛着点滴在待产房“游玩”了一番。

待产房里摆满了病床,每个病床上都躺着一个产妇,有的(暂时)看起来比较轻松,有的低声啧啧忍痛,有的呼吸急促试图缓解疼痛,有的则已经痛不欲生大声哭喊。

由于疫情原因,待产房里没有陪产家属,使得整个“生娃流水线”的场景更具象,也更机械冰冷。

医生们对这种场面应该早已麻木,只偶尔对哭喊得比较厉害的产妇说:现在还早,不要哭喊,省点力气一会儿生的时候用。如果还劝不住,就拿孩子威慑她:你这样哭喊,孩子会缺氧的,别影响到了孩子。通常产妇听到这句话便会“消停”一会儿。

毕竟,孩子大过天。

期间每隔一段时间会听到旁边产房里传来产妇的惨叫声,助产师的加油声,再伴随着婴儿的哇哇哭声。我心想:真好,又解脱了一个。

下午,给我打的催产针开始起作用,激发了规律宫缩,大概每四五分钟,我的宫缩值就会显示到100,这是监测仪器上的最大值,我感觉这种疼痛还能忍,难道这是最大的疼痛程度?

难道是我对疼痛不敏感?传说中的如剜肉般的绞痛呢?


“落后分子”

下午的大部分时间我都躺在床上闭目忍痛,伴随着助产士忙碌的脚步声,产妇的惨叫,婴儿的哭声,周围床位上的“母体”换了一波又一波,然后逐渐安静。

到医生来我床前检查,我才发现已经下午5点,整个待产房只剩下两个产妇,另一个已经开了4指,晚上应该可以生。

到我这儿,医生给我检查了一下说,你宫口都没开,今天先回去吧,明天再来。于是我就像一个被返工的产品,又被送回了病房。

这时候,我竟然产生了一种“落后分子”的羞耻感。唯一的好消息是,晚上我升级到了病房休息,可以睡个相对好的觉了...... 

打脸:剜肉的绞痛终于来了

第三天,同样的流程,我再次被送到待产房。

先是破羊水,一个年轻的医生尝试到“老腰”受不了了,放弃了,换另一个医生来,尝试了几次,终于破水成功,我也由此解锁人生新体验:疼痛着松了一口气。

很快,昨天的疑惑被啪啪打脸,接下来每四五分钟一次的宫缩都让我痛到眼里飙泪,牙齿颤抖,这时候什么呼吸法都不管用。

仪器上依然显示宫缩100。骗人的机器!骗人的最高值!


在疼痛达到我觉得已经忍受不了的程度时,我请求医生:可以打麻药吗?“宫口都没开,都没进入产程,打什么无痛?!” 医生怼了我一句。

我只好闭嘴。唉,谁叫咱这子宫“不争气”!

经过了炼狱般几小时疼痛后,又到了下午5点医生换班清点“产妇”时间,我还是“不争气”地剩了下来,医生都记住我了,说,宫口咋还没开?!

我急忙说:3点钟检查没开,刚刚很痛,你再给看看吧!

我是真的不想二次返工了。

结果还是令人失望。医生说:感觉有点发烧,怕是羊水破了感染了,量个体温抽个血检查下。

体温37.6,感染发烧,血糖低,伴随着胎儿心跳加快。迷糊中听到医生说:不会要手术吧!

选择剖腹产

几分钟后,医生来了,告知有两个选择:剖腹产或打抗生素继续观察,各有各的风险。

一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忍不住崩溃大哭,不止是疼痛,而是如此疼痛还要面临选择。

医生看我如此,说,你打个电话和你老公商量一下好吧。

我们选择了剖腹产。

早知道要到这一步,为啥还要受前面那么多苦。而我的顺产之旅就此以失败告终。


人生本就是一场炼狱

然后我就成了一个不需要有自主性的产品,被推上手术台,打麻醉,剖腹,小孩被取出,缝线,出手术室。

宝宝被送到新生儿科观察,我被送回病房,医生按照流程做术后操作。

没有育婴书中提的婴儿与妈妈的两小时亲密接触。

没有欣喜激动。

没有热泪盈眶。

就跟几年前经历的一次取肿瘤的全麻手术一样,一切都冰冷且迅速得让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我在想,如果以后孩子问起这次生产过程,我应该会用我五岁大外甥的理解来回答他。

他的理解是这样的:“我妈是从凌晨开始肚子痛,然后下午就把我拉出来了,小姨拉了三天都没成功,只好让医生从她肚子里把三宝拿出来了!”

三宝,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虽然你来到的过程曲折,但我们还是怀抱着一点美好期许,希望你以后的人生能像你出生时的体重一样,六六大顺。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已获作者授权转载,略有编改。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二字。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灵芝
巾帼有条粗眉。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