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三十岁,我也能跟姐姐一样乘风破浪吗?

李钘滢 · 2020-07-28 11:41 · 尖椒部落
摘要:三十岁——这个数字所代表的年龄,在大众的认知中,男性与女性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大多男性在三十岁前后,都不必担心容颜与身材的变化;而女性则需要不断地进行保养,解决年龄增长所带来的危机,直至完成“冻龄”的目标,避免被他人苛责为“青春不再的黄花菜”。

最近,国内的一档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为了重构“女性三十”的定义,选择邀请了一些三十岁以上的成名女星参加节目,希望通过展现女星们在学习唱歌、跳舞的人生态度,让大众反思与发现长期被忽略的女性魅力与个体价值。

不过,在节目中触动我最深的并非她们的表演,而是她们充满力量的女性互助精神。尤其是当蓝盈盈与黄龄结束了疲惫的排练工作后,一边敷着面膜,一边为钟丽缇唱起那首梅艳芳的经典之歌——“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不知为何,也许是出于女性命运共同体的共情,我也忍不住跟着她们唱了起来,眼泪随后也流了下来。想想自己到了三十岁,我也能跟姐姐们一样乘风破浪吗?

图片来源于网络

每周通过节目看到她们在舞台上各展风采,努力地为自己的事业拼又一春时,我都深受鼓舞。毕竟她们长期生活在一个被大众敬仰的娱乐行业,有名气、有资源、有金钱,仍愿意拓展自己的演艺生涯,在不擅长的领域里进行探索,给大部分的观众们看到了女性发展的无限可能。

在光鲜亮丽的表演之外,我也能看到她们的窘况:比如黄玲被嘲笑“歌红人不红”,又或者蓝盈莹被批评“没有女主脸”等,但最后她们都选择通过歌曲改编的方式,为自己正名。这也让我看到在明星的表象下,她们也是一个有着各种情绪的普通女性,在面对谩骂与苛责时,同样也会坚定地反抗。

但一集不落地看完节目后,作为姐姐们忠实粉丝的我,也有了更多的思考:年过三十的姐姐们面对各种争议时,会有粉丝力挺,但作为一个普通女性、一个性少数者的我来说呢?


目前中国尚未同性婚姻合法化,在此之前我与我的同性伴侣都不能结婚,必须要通过高额支出,邀请律师咨询关于医嘱和意向监护的事情,才可以让我的伴侣在我年老后,处理就医、财产等各种事情。

倘若过了三十岁,我还是没有成功走入婚姻,继续一个人过着单身浪女的生活。那么我本人,就有可能继续被他人质疑为“老女人”的身份,同时饱受各种各样的闲言碎语。

在国内,如果我希望以单身生育的方式生育一个小孩,但其实没有医院愿意提供冻卵服务的。即使我大胆地生了下来,我可能也没法应对在性别平等教育的缺失下,孩子在学校中可能遇到的各种歧视。甚至,一些不了解的人,可能会以为我的单生家庭是“单身妈妈被父亲抛弃”的或者“离异家庭缺爱”的,让孩子更加无所适从。

即使我不考虑自身的婚育情况,但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公司里的人事部门还是会经常问我何时婚育的个人问题,虽然他们表面说是为我好,但他们也有可能在了解之后,随便找一个理由就辞掉我。


不过,我当然不敢直接说“我的伴侣是女性,我们没有造人计划”这些话,唯有嬉皮笑脸地敷衍。毕竟,性取向也可能是公司排挤与否定我的一个理由。哪怕我选择打官司维权,也需要耗费长时间的精力、时间,而最终也不一定得到一个公平、正义的判决。

或许到了三十岁,我能存到一笔钱,可以尽情地外出旅行,不再忍受社畜的生活。但对于女性外出,很大可能听到人们常说的“女性一个人出远门不安全”、“女司机驾车不行”等等偏见,从而劝退我过所谓俗世的安稳一生。

写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可能到了三十岁,我仍然一无所有,甚至面临着比上述的更多压力。但能够给予我指引方向的,也许《乘风破浪的姐姐》这档节目会是其中之一,还有无数个和我共命运的女性们,也会是我写下这篇文章的力量源泉。


毕竟,姐姐们也面临着我的众多困难,却没有退缩,继续大大咧咧把女性的野心与欲望,展现在观众面前。这本身就是一种打破刻板印象的手段,直到深入人心,直到让所有人能够共情与理解。

因为,我们面临的不是“三十岁”这个年龄,而是社会建构下对女性的压迫,哪怕是28、29甚至40岁都会面临如此困境。影响与改变社会,总是很难的,但姐姐们现身说法,给大多的女性们看到了前行路上的光。

最后,我想回到开头的问题,三十岁的我们,是否还有乘风破浪的勇气与自信?但事实上,我们并非在三十岁才能乘风破浪。我们女性,无论年龄、无论性向、无论从事哪个领域,只要是在认真地活出自己的姿态,其实都是在“乘风破浪”。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钘滢
Bisexual/Feminist/Editor,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