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写 | 一面哭泣一面追求:“出逃”自己命运的女人

洁米 · 2020-08-21 13:57 · 尖椒部落
摘要:本文为纪念北京世妇会25周年而设的“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1995年,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会议确定了在世界各地实现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的共同目标。二十五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在平权的路上。在作者洁米的文中,“性别歧视”、“婚内暴力”、“丧偶式育儿”、“离乡漂泊”、“职场性骚扰”,这一桩桩残酷现实接连将她牢牢钉在这无望的困顿生活中,成为女人的经历是一次次的“出逃”。看似幸运的命运转机背后,是她无数次的咬牙忍耐和蛰伏已久的努力。




掷下命运的硬币,一半是无穷的折磨,一半是重生的自我

2004年,我和杨东结婚近六年,生下了两个女儿,家住在安徽一个偏僻的农村。杨东当时在我们镇里的一个商店里当售货员,每个星期回来一次。

自从小女儿出世以后,杨东认为他们杨家将在我这里断了传宗接代的香火,于是就开始想方设法找我的茬,并且从之前的一个星期回家一次改为一个月甚至有时两个月回家一次,对家里的农活更是不管不问。 

我独自抚养着两个小孩,还要下地做农活,家务与劳作挤压了我的所有时间,几乎没空与朋友闲话家常,更没有精力收拾打理自己。而杨东却说我的生活不检点, 整天和村里的男人搭讪,勾引别人,他毫无根据,却指责得理直气壮。


我记得那是2004年的一个冬日,冷风刺骨,天阴沉沉,好像快要下雪了,压抑的气息仿佛正在酝酿一场风暴。那天,我一边背着小女儿一边不停地来回将外面晒干的柴草抱回家,以便下雪天家里有柴烧。同时,隔壁的王嫂夫妻俩也正往家里背柴,王嫂看我背着孩子捆柴有点困难,就让他的丈夫过来帮我一把,本是友邻互助的一幕,却被当时突然回家的杨东曲解。

那天天黑前,杨东突然回到了家里,黑着脸走到厨房,揭开锅一看就开口大骂:“妈的X ,一天到晚都不知道做什么,天都黑了还不做晚饭?整天就想在外面勾引男人。”

看他那脸色,又突然回家,一定在外面受到了什么气。

我也没反驳他,只是转身进入厨房准备晚饭。当我将炒好的菜放在桌子上,还没有来得及帮他盛好米饭, 他便将餐桌上刚炒好的一盘鸡蛋摔倒在地上,大声嚷着说:“你是成心不让人吃饭吗,炒个鸡蛋要放那么盐吗,不想做你给我滚!” 

这样场景在小女儿出生后出现了很多次,之前听父母的话,我都忍了。每次面对这种情形,我都只会收拾好地上的碎盘和散落的鸡蛋,再去炒一盘给他,再小心翼翼地跟他说自己下次注意。

可我无论怎么忍,都感化不了杨东。思前想后了很久,这样的生活还不如不要也不值得一过,不如索性到外面去拼一拼。

终于,我决定不再忍耐。我把大女儿拉到他的面前,然后解下背上小女儿往他的怀里一放说:“我也知道你的想法,你口口声声让我滚,可以, 孩子交给你, 我走!”

杨东的想法我很清楚,他想要个儿子续上家里的香火,但他是一个正式的职工, 而我已生二胎, 如果再生,他的工作将会被撤销。 所以我和他离婚了,他也就可以另娶再生个儿子。

自尊自立,爱自己是一切美好的开始

虽然离婚的种种早已在我脑子里反复上演过,但拿到离婚证时,我还是手足无措,不知何去何从。离婚前我也考虑过很多种方案,想过带孩子回娘住,但娘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自从我嫁了出去,弟弟结婚分家,父母两人住的那间小屋,根本挤不下我们母女仨人。用父母现在的地, 养活我们五口人,实在有些困难。 所以最好的办法只能是把她俩留给杨东的爷爷奶奶。


我最后一次看那个我生活了将近六年的家,忍着泪把大女儿搂在怀里对她说,要听爷爷奶奶的话,带好妹妹,等我安定下来后就来接你们俩。

“你什么时候来接我们?” 大女儿哭着问我。

“我尽量早点。”我知道这样回答等于没有回答。

那时, 内陆城市还没有发展起来, 没有充足的工作岗位能提供给我们这样没有学历和工作经验的人。后来,我听家里人说沿海地区好找工作,于是我仅仅带着两套衣服和平时积累的两百多元钱就毅然奔向了深圳。 

一到深圳,寻觅到了一个10元一天的住宿,便先匆匆住下,然后默默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一个星期内必须找到包吃包住的工作。

第二日早上醒来,出门买了三个馒头带在身上,开始了一天的巡街。这对于一个没有工作经验,且只有初中毕业学历的女人,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我陆陆续续问了很多家公司,有的提供吃不提供住,有的提供住但不提供吃...... 灰心之际发现我身上的钱竟也所剩无几,甚至不能够维持到一个月的住宿和伙食。

终于在第四天,我幸运地看见一个电子厂楼顶上挂着招普工的广告,便欣然前往。面试在四楼,我迫不及待地一步跨几层阶梯赶到电子厂,面谈时,听说可以包吃包住,我的脸上立马露出了掩饰不住的喜欢,甚至没有问工资和福利待遇就答应下来,当天就开始打卡上班了。


电子厂是轮班,白班和夜班。

我们车间有一个男主管,很喜欢和一些漂亮的女孩搭讪,也时不时过来问我适不适应。当时孤立无援的我,突然收到这份陌生的善意和嘘寒问暖, 心里特别很开心和温暖。 一来二去,我们渐渐熟悉了起来,工作闲暇时候我们会谈谈家乡,也谈自我和家庭。我知道他已经有了家庭, 育有一子,老婆在家乡独自带孩子。 当他知道我已经离婚,两个女儿在跟爷爷奶奶生活,便开始对我动手动脚 , 还让我和他出去开房,说反正都是过来人,就不用装什么童男处女了。他说工厂里很多已婚又孤身来到深圳的男女,很多都会临时找一个和自己搭伙同居的异性伴侣,然后过年放假时再各回各家。

这让我想起了离婚时,杨东曾和我说,我们虽然离婚了,但只要我肯和他重娶的女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就可以继续留在家里,离婚不离家。

杨东和主管,他们都是一样的自以为是,藐视我的人格和自尊。他们说的话,无一不让我感到恶心。

打破宿命的迷思,女人的守望相助自有千钧之力

在电子厂忍受了三个月的各种刁难之后, 我再次辞职。

我相信凭借着自己的吃苦能干,一定能在深圳扎住脚跟。况且有了前三个月在深圳的生活经历,我比刚来时更有底气了些。我听从同事的建议,去到八卦岭那边寻觅工作机会,看到街两旁的橱窗贴着各个厂家和公司的招聘信息,我心里涌上对生活和未来的热情,觉得所有的工作我都想去一一尝试。

最终我把目标锁定在一家销售公司,工资待遇有底薪加提成,然后也包吃包住,满足了我的一切要求和想象。

公司的规模是一套三居室的民房,工作人员只有老板还有一个她的侄女,加上我以后一共3个人。公司主要是经营各种小礼品及各种挂历,每天给全国各地的客户打电话,寄样品。在分工上老板负责找客户,我和那位侄女员工负责推销、送货、买菜做饭以及打扫卫生。没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家庭式作坊,没有条条框框的规矩却也运行得井然有序。

我的老板也是一个离异的单身女人,有着相似的经历的我们,彼此间更多出了一份相互理解和相互扶持的情谊。我把公司当作自己的一样,把自己份内的工作完成后,又会私下再跟老板学习一些自己没能掌握的知识。日复一日,就这样脚踏实地工作生活。终于,在2014年,我把两个女儿的抚养权争取了过来,目前我们娘仨的生活很稳定,很幸福。


这小小的公司丰富了我人生经历,也让我知道, 女人的能力丝毫不逊于男人,只要赋予我们与男人对等的机会和权力,我们也能做得很好。

在所有人不懈地追求男女平等和致力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的努力下,现在的社会对女人已经较为公平与友善, 我们为此进步感到非常骄傲和欣慰,但性别平等之路依然任重道远,接下来我们也要继续努力。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20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要多多转发本文或之后发布的征文作品到群聊或朋友圈,发送相关截图给客服尖小椒(微信号jianxiaojiao45),或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下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更多详情点击:《征文|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洁米
一个性格开朗,爱好看书交友的职业女人。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