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公司没有加班,只有“自觉延长工作时间”

作者:麦博  |   2017-11-03 17:34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劳动权益  原创    
摘要:对工厂工友来说,加班实在让人又爱又恨:加班吧,一天十几小时很辛苦;不加吧,到手工资少得可怜。而且加班都是强制的,想不加也不行。即使是坐办公室的白领,也面临严重的强制加班问题,很多时候,所谓的“加班”还没有加班费……

前段时间,北京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因为与离职癌症女员工的纠纷,走到了舆论的聚光灯下。

据知乎、无秘网友爆料:北京德勤会计师事务所一名女员工离职前查出患癌,向公司请求将其社保延至8月底,以覆盖手术日期,遭拒绝。女员工不忿之余在自己微信朋友圈吐槽声讨。

这位女员工说自己在德勤全年无休,经常加班至深夜且无加班费,申请休年假以便考试被拒,与公司约定,只要开得医院证明就可以延长医保,却又遭失约对待

事件引发大量关注和讨论,多位自称德勤员工的网友亦以匿名形式揭露了德勤内幕,批德勤冷血对待员工。

德乐 癌症.jpg

当事人在朋友圈声讨公司

而后,德勤发表声明称:“从未,也不会,在得知同事患病后辞退员工”,并表示已将当事女员工离职日期延迟至8月底,并在努力与其联系,以便助其渡过难关。

本人并非事件相关人,也未与任何德勤员工做过沟通,以上事件简述仅总结自部分新闻报导及网络报料。事件具体孰是孰非,在此不做判断,读者自有看法。

然而从这件事情中,我们也可瞥见职场劳动者权益现状不容乐观。

德勤.jpg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

在中国,很多劳动者是严重缺乏各种基础性保障的。仅我个人,就见过很多企业连劳动合同、社保、金积金等法律明确规定的基础性保障都没有,更不用说加班费、年假等需要“企业良心”来支撑的“高段位”福利了

其实,中国劳动者面临的尴尬处境还有多方面体现。

一方面,官方严防死守一切民间组织的建立和壮大。在这种政策倾向之下,经过多方努力建成的可以维护工人权益的组织,受到各种限制和打压,更别说那些还未成立但却有想法要成立的组织,通常不是遭遇各种关卡,就是直接被压制下去。

沃尔玛工会.jpg

沃尔玛工会被维权工人控诉

另一方面,无法组织起来共同维权的劳动者,如果想要维权,可谓难上加难。

企业肆无忌惮,监管部门对付了事。在这种环境下,劳动者感觉到维权的艰难和孤立无援,于是很多人也都形成了畸形的劳资关系概念,接受成功学、鸡汤、鸡血及各种职场潜规则。

总体表现就是,大家总会说一句话:现在的社会就这样啊, 你能怎么办呢?

以至于那些对法律较真、坚持原则的人,反而被嘲笑为“天真”、“钻牛角尖”。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你本以为可以团结一起维权的同事,很可能会为了自保而选择漠视,甚至向公司出卖你以讨好领导,踩着你往上爬。

杜拉拉升职记.jpg

《杜拉拉升职记》曾经是一本很火的“职场奋斗”书籍

资方拥有绝对的权力,劳动者缺乏维权的渠道,于是劳动权益普遍被严重忽视。

现实的情况是,很多企业不仅不给员工买五险一金,甚至连劳动合同都不和员工签,有的企业就只签一份合同留在公司,员工手里没有。

像此次北京德勤的情况,如果爆料人描述属实,应该就是基本的劳动合同、社保、公积金会有,但加班工资没有,本属于员工自己的年假,也被无理拒绝。

即便有些企业有加班工资这一项,需要主动提交加班申请并得到上级主管的批准,领导有时又会对员工获取加班报酬的过程进行羞辱性设障。很多员工担心自己申请加班费会给上一级造成不好的印象,而选择了放弃。

我自己前两年在深圳待过的一家服务型企业,就是又要员工加班,又不愿主动给加班费,需要员工自己主动提申请,并证明“不是因为自己工作能力不足,而是确实工作量过大”导致加班,得到主管领导批准后,才能领到加班费。

员工迟到几秒钟就要扣工资,加班几小时后想拿到属于自己的报酬,却难于登天,就是这么荒谬。

彩虹合唱团.jpg

上海彩虹合唱团《感觉身体被掏空》

在劳动者本身难以组织起来维护自身权益的情况下,政府的监督部门又是如何表现的呢?

网上曝光了不少存在996工作制(即朝九晚九,一周上6天班,且很多时候没有任何补贴)的知名互联网企业。简单算算,996就是每天工作约11个小时,也就是说,仅按这个标准来算,每周上班时间就可能达到66个小时。更何况在某些企业里,这样的时间安排可能还是“最低标准”。

劳动法规定,员工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如果按996来算,每月的加班时间至少达到88小时,超出法律规定加班限制的144.44%!

写字楼加班_meitu_1.jpg

某写字楼,晚上十点,依然灯火通明在加班

总结而言,虽然法律上都做了基础的规定,但到法规落实上都打了很大折扣,更遑论进一步的福利保障了。而监管方面,劳动局劳动监察大队则严重失职。

以我个人了解到的情况,抛开失职性地没有举报投诉就不去监管的现实,哪怕员工主动投诉举报了,劳动监察大队很多时候也是敷衍了事,甚至有些监察大队会与企业勾结、拿企业的钱,替企业说话的情况。

大约三四年前,我还在湖南某市,女友所在的网络公司部门经理为了学习深圳大企业的“先进”经验,决定每周三下班后集体留在公司半小时,“自觉延长工作时间”,不做什么具体的事,就思考自己的工作和公司的发展等一类“务虚”问题。

我带着不爽给当地区劳动监察大队打电话投诉举报,在与监察大队多次激烈争执、要求他们把我反映的情况登记下来并启动调查后,没几天,女友就被部门经理谈话

经理告诉她:公司为此要多花冤枉钱给监察大队消灾,并通过大队反馈的电话号码等信息查到了投诉人。“你让你男朋友不要再打电话了。”

所以,我现在担忧的是,德勤的这位患癌症的女员工,通过互联网维护自己的权益,会不会因此而引起之后找工作困难,甚至在行业内遭到排斥呢?


延伸阅读:

中秋花开月正圆,我在加班忙赚钱

一图看懂加班那些事(下)

一图看懂加班那些事(上)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麦博
作者:麦博
在当前社会环境下,因关注劳动权益而影响自己职业生涯不小,但不想因噎废食,会更多更深地去思考相关话题。
1.132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