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看女孩吃播,却也担心她们吃完就吐

李钘滢 · 2020-08-18 19:52 · 尖椒部落
摘要:看着女主播们吃得有滋有味,我也会感到幸福。

如今随着直播平台遍地开花,大家也愈发习惯使用抖音、快手等软件,以短视频的形式,记录自己的日常琐碎。与此同时,除了唱歌、跳舞等常规表演,吃播也逐渐发展成为直播界中拥有可观业配广告收入的新兴产业链。

美味佳肴当前,吃播观众们更迷恋的却是主播在大快朵颐时的表情与声音:无论是大胃王式囫囵吞枣,还是有互动的细嚼慢咽;无论是吃炸鸡的清脆声,还是吃酸辣粉的吸溜声,都能赢取一部分人的好感,甚至由此引申出“美食色情片”的调侃。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为一名吃播观众,每次看到主播吃得有滋有味,我也会被影响,随之产生一种莫名的幸福感。但另一方面,随着吃播的泛滥,以及催吐新闻的曝光,我也开始担心吃播这种职业所带来的职业性伤害——在镜头前的女主播们,纷纷呈现着大胃王的人设,但她们的身体真的能承受这么多食物吗,还是为了赚钱才选择从众呢?

孤独的吃播,让我有了改善生活的勇气

五月中旬的时候,随着疫情逐渐稳定,我也回到了北京,开始再次漂泊的生活。

疫情之后,虽然很多产业已经逐渐复工,但不少公司都已经倒闭,因此找工作变得异常艰难。当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却要面对无薪加班的要求,也只能选择先答应下来,等就业形势好转时再做别的打算。

我就这样成为了一个朝九晚九、一周六天(俗称996)的社畜。每天面如死灰地上班,然后手忙脚乱地处理各种事务,一直加班到晚上十点,才能拖着疲惫的身体,坐上末班车回家。

图片来源于网络,插画师:thoka maer

那段日子里,我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会感觉自己轻松一些。可惜下班回到家实在太晚了,那些卖宵夜的店铺也关门了,我也没有精力再去煮,只能随便吃一些如方便面等的速食,勉强饱腹。

某晚在等待食物加热的间隙,我打开了一个吃播的视频,想打发时间。

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完整看过吃播的视频,只是对此有大概的认知:主播会吃大量的食物,然后一边吃一边与观众互动,最后提醒大家这次食物的购买链接,完成今日的带货任务。

但出乎意料的是,我看到的这个女主播,却没有那么多商业气息。在她的视频中,只是一个人默默地做饭、吃饭,互动则变得不那么重要;那些食物的介绍与做饭的技巧,也都通通由字幕代替。而且,比起那些五花八门的大胃王主播,这位女主播吃的分量,只是普通的两人份,并没有到暴饮暴食的夸张场景,一切看起来自然又舒服。


不知为何,看着她一个人做好饭菜,再安静地一个人吃完,我却想到了当下的自己,同样也是孤独的一人食。

从那天之后,我便开始关注这个女主播,偶尔在吃饭的时候,打开她最近更新的视频,作为一种线上的虚拟陪伴。但慢慢看得多了,我也开始思考自己的生活状态:既然她一个人生活,也可以尽情地享受美食,通过吃这件事犒劳自己,那为什么我不可以像她一样呢?

这激起了我对改善生活的决心。于是,我从网上买了一个小型的电饭煲,按照她在视频中的提示,开始学着做简单的家常饭菜。当然,我没法像女主播那样,把饭菜做得丰盛又精致;但她作为学习范例,却让我第一次觉得做饭这件事没那么困难。


图源作者提供

在不断提高厨艺的过程中,我也慢慢找到了一份安定感:哪怕这个城市如此陌生,哪怕工作给我带来无穷无尽的压力,可吃着自己做的美味饭菜,我依然能够从高压生活的缝隙中获得力量,重新夺回掌控权,再慢慢重塑对未来的期待。

不猎奇的吃播,主播和观众才能真正拥有幸福

在追看我喜欢的女主播之外,我也开始观察在直播平台上的吃播群像。

我发现在吃播界,大量主播都会使用“大胃王”的头衔。他们会先准备满满一桌子的食物,有时候是不同地方的美食,有时候则是一些稀奇古怪的零食,随后才开始在镜头前一边吃,一边跟粉丝互动。

至于为何主播都要吃如此多的食物,一方面是由于直播的时间长达几个小时,小量的食物无法满足时长,也担心受众看到吃完后会迅速离开;另一方面则是满足受众对“暴饮暴食”的猎奇心理,尤其是当主播展现出“小身材、大饭量”的强烈反差型人设时,更能引起外界的注意力。

但看着这些努力进食的主播们,我产生了一些疑问:首先,在出现吃播这个行业之前,生活中真的有这么多“大胃王”吗?他们每天吃这么多,身体是怎么消化的呢?


图片来源:新京报新闻截图

其次,不少主播都喜欢玩“挑战”,比如直接生吃海鲜,又或者一次吃各种麻辣食物。就算他们在镜头前擅长控制表情,可看上去吃到快吐的时候,为何仍要勉强自己吃下去完成挑战呢?

为了回应上述疑问,我做了一些相关搜索,这才发现吃播行业的恐怖之处:不少主播为了维持自己的身材,就会选择“催吐”的方式,等直播结束后就迅速抠喉咙,把之前吞下去的食物再通通吐出来;另一些主播则会通过剪辑的技术,上演“假吃”:表面是一直狂吃,实则边吃边吐。


图片来源:goody25网站截图

截至目前,吃播行业已经泛滥多年,无论是主播或是受众,都已经形成了一个稳定的社群。吃播的初衷是希望给主播一个分享美食的平台,如今却在玩极限挑战、假吃和催吐风波中变了味:为了从吃播中获取商业利益,一些主播不仅浪费粮食,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让人觉得失望和悲哀。

而我更加担心的是,“小身材、大饭量”、“狂吃不胖”这些设定中暗藏的畸形价值观在吃播的过程中不断得到认同和肯定:“人小饭量大”的主播何尝不是观众欲望的投射?她们越受欢迎,这样的价值观也越有市场,对观众也越有说服力。在主播与观众的互动中,“狂吃不胖”这件事逐渐变得合情合理。到最后,这样的恶性循环伤害的不仅是努力达标的主播,更是广大不能达标的观众。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之前关注的女主播,最近也发文表示自己需要休息,之后状态好起来再更新。但我不知道的是,在社交平台上有多少女主播可以像她一样,既不担心被公司强迫去多吃,也不为粉丝催更感到焦虑,可以真正拥有选择吃喝的权利呢?


图片来源:蓝鲸传媒平台微信公号截图

作为一个吃播观众,比起观看女主播做的各种极限食物挑战,我更希望看到的的是,这些漂亮的姐妹们可以畅快地吃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是越吃越痛苦,直至丧失对吃的欲望。

我也想对那些一直在减肥、节食的女孩说,请不要掩饰你们对吃的欲望。虽然我也明白父权社会下的身材凝视,让你们不敢松懈对身材的管理,无法向女主播那样肆意吃喝;亲爱的女孩,请不要因此就放弃吃的权利与自由——毕竟,食物能够带来的幸福感,不仅独一无二而且不可取代。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钘滢
Bisexual/Feminist/Editor,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