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写|做个不完美女人,不要牺牲,也不要伟大

Spring · 2020-09-03 15:20 · 尖椒部落
摘要:本文为纪念北京世妇会25周年而设的“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1995年,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会议确定了在世界各地实现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的共同目标。二十五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在平权的路上。女人成为女人是被塑造的,不是天生就有“女人”这种性别。知道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被塑造成一个不成功的“女人”,在被塑造的过程中,感受到了不公与痛苦。

回首前半生,很多画面涌现出来,让身为女人的我,悲喜交集。

我是70年代初出生的,有一个胞胎姐妹。在那个经济落后、物质贫乏的年代。我们的出生并没有给家里带来多大的喜悦。奶奶的一句“唉,两个丫头片子!”,预示着刚出生的我们和月子中的妈妈都不会受到多少照顾。

由于照顾不周,又是两个女孩,妈妈得了乳疮,奶水也不够吃,家里就商量着是否要把我们送走一个。尽管妈妈坚决不同意,我还是被送到了外婆家寄养,开始了“做小公主”的寄养经历。


本文图片来自作者摄影作品

但我知道不是所有在那些年代出生的女孩都像我这样幸运。很多被送人或者丢弃。长大后,我时常在上学路上看到的弃婴,多数是女娃。在计划生育管得特别严的时候,被引产和流产的也十之八九是女婴,因为只有男孩才能传宗接代,光宗耀袓。小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女孩就不能完成这些事情?妈妈就含糊地告诉我,女孩子将来是要嫁人的,生的孩子也要跟着别人姓。

在读书期间,我也得被教育成女孩应有的样子:文静、干净、勤快,多做家务...... 好在我们家里的关系是相对平等的,家务活由几个孩子平分。除了奶奶对哥哥特别地喜爱,有什么难得的零食总是哥哥占绝大部分。她给我们三兄妹分糖的时候,通常是哥哥一人一块,我和姐姐得两人分一块。这种儿时经历的不公平总是记忆特别深刻。

在读小学时,明明和村子的一个学习特别好的男孩不分仲伯,他说将来要考清华北大,就被村里的人夸小小年纪有志气,而我说这话时,却被耻笑。他们也会客气地说,女孩子吧,现在读书行,等再大些就没有后劲了。走个中专、中师,早点工作就很不错了。

由于个性很要强,加上家人、邻居和老师等人的言语和态度,我从小就觉得自己生错了性别,就想做男孩,不想做女孩。曾经有段时间还真剪了短头发,穿哥哥的衣服,甚至一度把名字都改得特别男性化,成了村子里出了名的不像女孩的女孩子。现在回头看了,这其实也是对性别不平等的一种反抗,从否定身为女性,来反对身上的种种束缚,来完成一种抗争。

记得在初中的时候,妈妈对我很是发愁,觉得我没个女孩样儿。那个年纪的女孩该做的,一概不会,也不肯学。她教我做饭,做鞋子,因为这是当时身为女人的必备能力,而我偏偏不学,特别是因为女孩子一定要学的,就反抗得特别厉害。妈妈要是骂我,将来学不会做饭,到婆家饿死,被人打死。不会做鞋子,将来赤脚走路。我就顶撞,我要好好念书,将来我自己买饭吃,我自己买鞋子穿!所以即使是身边的同龄人都完成了作为女人的“必修课”,我始终一样没有学,也是为了反抗而反抗。


虽然一路反抗,在这个大社会里,也难免受到很多影响。在一个特定时刻,我还是确认了女人的身份。在知道怀孕的刹那,我是抗拒的,觉得从此不自由了。然而怀孕也让我开始感受到身为人母的快乐与痛苦。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年后,我的身体、工作、情绪...... 一切的重心,都因为有了孩子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当时理解我的人并不多。甚至连女人安慰女人的话,也是“哪个女人不是这样过来的”。

一边养育孩子一边工作的那几年,是最痛苦、最黑暗的几年。日子是苍白的,天空是灰暗的。那种苦闷看不到头,感觉过日子也是种煎熬。终于,在夜色掩映下,我逃离了家庭和母职,把孩子“不负责”地丢给老人,去外面的世界寻找“生路”。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历了挣扎和内疚。在孩子生冻疮时,没有人对孩子的父亲说一句难听的话,而我却被指责是个“只管生不管养”的不负责任的母亲。所以这么多年来,面对女儿,我总是怀着深深的愧疚,觉得亏欠了她一个温暖的童年……


在后来的工作中,我慢慢地学习和认识到性别不平等是套在女人身上的枷锁。而我们一直在披着枷锁一路负重行走,一路尝试挣脱。随着自我的成长和力量的累积,我也可以给女儿撑起一片自由成长的天空,让她做自由的自己,然后再做其他的认识和选择。

我和姐妹们一样,只有认识到强加在我们身上的不平等,才能号召大家,一起做不完美的妈妈,不要牺牲也不要伟大。因为妈妈不是一生的标签,妈妈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散发自己的才华。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20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要多多转发本文或之后发布的征文作品到群聊或朋友圈,发送相关截图给客服尖小椒(微信号jianxiaojiao45),或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下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更多详情点击:《征文|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Spring
河南开封人,一个从南到北漂泊了20多年的70后流动女工。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