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存在感的女孩,该如何长大?

素素淡 · 2020-11-20 10:15 · 尖椒部落
摘要:每个人都是时代的产物,每个女人也都会有她的局限。

奶奶对着我叹气,冬瓜再大也只是菜

我生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偏远农村,生为女孩,可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穿过漂亮的裙子,鲜艳的衣服,更不奢望什么公主梦。这一切让我怀疑自己,甚至很多年我都一度觉得生为女儿身,是我的原罪。

那几年计划生育严格,母亲第二年赶紧又怀一个,哪知生下来又是女孩,她失望透顶,没几天就把她送人了,那女孩也是命薄,据说养母对她也不珍惜,三个月就离开了这个冰冷的世界。母亲没心情悲痛,一门心思生儿子,终于在第二年如愿生下男孩,男孩长得缓慢,而我疯长,又胖又壮。

连最疼人的奶奶也总是对着长势喜人的我叹气,哎呀我家俩娃呀,稻谷不长反倒杂草长,哎呀,只可惜呀,冬瓜再大也是菜。唉……在那一声声的叹息中长大的女孩,除了努力读书,没其他办法在这个家庭找到存在感。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母亲早早就说过,女孩子反正是别人家的,读那么多书没有用,只要出门打工赚钱,可以写信懂得寄钱回家就可以了。

果不其然,我初中时就在父母的明示、暗示之下,走上了打工的道路,辍学半年在快过年时选择跟堂嫂打工。家里已经容不下我这个女孩的肉身,只有远方去赚钱,赚到学费才能有未来。我如是想,拭泪,转身,毅然决然走出了家门,也是在那瞬间,女孩被迫长大。生为女孩,倍感羞耻。所以我得像男孩一样去保护自己。

你是长女,家里重担千斤,你得替我扛七百斤

初入社会,这个世界上对女孩并不友好。没有学历,女孩只能收起软弱求生存,在社会的底层摸爬滚打着,干着最苦最累的活。

也曾在人潮汹涌的大都市,晕头转向。没有钱,被欺负,蹲在路边默默流泪,我没有退路,因为后背早已空无一人。擦干眼泪,用黑白灰做成自己的盔甲,守护自己的软弱与无助。

豁出去忘了自己的性别,我也可以像汉子般地护自己周全。多想自己是男孩,可以在父母的庇护下羽翼日渐丰满慢慢长大;多想自己是男孩,可以顶天立地撑起原生家庭的一片天;多想自己是个男孩,就不用过早经历这般无助与孤独。

可我是长女,父亲说家里的重担千斤,你得替我扛七百斤。妈妈说,家里要造房子,你快寄点钱回来。短头发,像个男孩一样装扮的我迈开八字步,悲壮前行,性别日渐渐模糊。


经历会改变淬炼一个人,因为坚信未来在自己的手上,用豁出去的心态,当你知道一切都不可怕,你就不用再背着硬硬的壳,不用再用无所不能的精神去欺骗自己。

同时不断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不断地去学习,去进修,用自己的责任感与品性赢得朋友的帮助,终于,自己的未来也开始一点点地明媚起来,最后能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闯出一条血路。

每个时代的女人都会有她的局限

在他乡十几载历经风霜,铠甲披得太久了,已然变成了身上的一部分,整个人很刚,很硬,很僵,保持着警惕,像女战士随时处于战斗之中,不敢停下,不敢放松,不敢享受生活,外在无坚不摧,可内在已经溃不成军。

很久很久以后,也许是工作上小有所成,也许是生儿育女的幸福,也许是内在逐步丰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地,开始穿裙子了,慢慢学会打扮自己了,慢慢地柔软了下来。

人到中年才明白,女人可以换一种活法。我可以开怀地笑,也可以放肆地哭,可以柔弱,可以真实。终于,长裙摇曳,也用高跟鞋踩出婀娜的步伐。蓦然回首才发现,生而为女不是我的错,本来这就是我的骄傲。身为女儿身,曾经是我的伤疤,而如今已成为我的骄傲。

我40年代的奶奶是童养媳,也度过了身不由己的一生。我60年代的母亲作为从属,依附了父亲一生,而80后的我终于醒悟,身为女人,除了人妻人母,你更是你自己。

每个人都是时代的产物,每个女人也都会有她的局限。我相信自己的明天会越来越好,而我粉嘟嘟的女儿我则会加倍珍视,她值得更好的宠爱,我会让她受很好的教育。我相信,未来的女孩都会有更广阔的天地,更好的未来。

透过时光的隧道,多想抱抱多年前那个因身为女孩而被无视的小女孩,告诉她:宝贝,我爱你,不用怀疑,你是世上最值得被珍视的女孩。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20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要多多转发本文或之后发布的征文作品到群聊或朋友圈,发送相关截图给客服尖小椒(微信号jianxiaojiao45),或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下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更多详情点击:《征文|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关于成为女人这件事”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素素淡
二孩子妈,工作之余,偶尔读书写字。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