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何时能结束?我想回家

心汝 · 2021-01-15 10:10 · 尖椒部落
摘要:在大城市扎不了根,在小城市没有工作,我们永远是飘在城市里的浮萍,我真想回家。

去年过年我留在了北京。因为我想陪妈妈过正月十五,打算正月初八回天水老家,等十五过了再回北京,错开这个高峰期,也陪妈妈过个十五。每年从正月初八开始,老家的大街上热闹非凡,社火天天有。耍狮的、扭秧歌的、还有各个从农村装扮的彩车,各种各样。每年我回去,过不了正月十五便离开了家。

文章图片均源自网络

妈妈今年82了,眼睛又不好,从来都不敢走远处,平时只能在院子里走一走。前两年有大姐带着妈妈去看社火,吃我们天水的风味小吃,快快乐乐地过正月十五。

1.我欠妈妈很多很多

自从大姐病了,妈妈就很少去街上了,一有时间就往大姐家跑,看看大姐咋样了。虽然眼睛不好,但总是去帮大姐洗这洗那忙个不停。后来大姐的病越来越严重,基本不能自理,我们不敢告诉她,就让她别去大姐家。她很坚强地说:“别瞒我了,我已经知道你大姐的病好不了啦,就让我再陪陪她,让我们娘俩度过最后的时光,唉,看看她想吃点啥,给做点儿。”。

她说:“带我去吧,我保证不给你们添乱,看着让你姐多少能吃一口,能穿两件像样的衣服,我也就心死啦。”。说完难过得直掉眼泪,自言自语地说:“我们家这是怎么啦?”大姐离世以后,妈妈比以前更孤单了,时常偷偷流泪,自己也不愿出门。每次打电话给她,她总是说身体很好,其实大姐的不幸给她很大打击,她不想给我添负担才这么说的。


我给孩子买了一套房子,借了债,儿子到结婚的年龄,又没钱结婚。她想帮我,却帮不了忙,只想让我踏踏实实的在外边,多赚几年钱,还清了债再回家。可越是这样,我就觉得欠妈妈越多

爸爸去世的时候,妈妈只有57岁。由于我们几个都下岗外出打工,爸爸有高血压心脏病,我孩子小照顾不上他们,爸爸心脏病突发抢救不及时,就撒手离开了我们。整整24年了,妈妈一个人撑着这个家,只要我们姐妹谁有困难,她都帮助我们。大姐生病了,她更是义不容辞地承担起所有。一个星期,让大哥带她去一趟大姐家,帮她洗衣服,做一些大家想吃的饭。她看着大姐虚弱的身体,心疼得直流眼泪。

在我的记忆里,妈妈是一个既坚强又乐观的人,看着大姐的病情恶化,她却无能为力,悲痛只能向我倾诉。大姐走啦,把她老人家的心也带走啦。她经常告诫我,有病一定要看,别耽误,她再也经不起再一次的打击了。

2.打工,做城市的浮萍

打工的艰辛,只有尝试过的人才能体会。大城市虽然工资高,但物价的飞涨让我们力不从心,医疗、住房、孩子的上学都是天文数字。在大城市扎不了根,小城市,没有工厂就回不去,我们永远是飘在城市里的浮萍。


每一次我出门的时候,妈妈总是把我送到小区门口,久久都不肯离去。她无奈的叹气声让我伤心难过。我恨2000年的下岗春风,这场人为的灾难,使我们下岗失业,工厂关闭。我们找不到工作,只好离开家乡,离开亲人,走上打工之路。

刚来到了北京,什么也不会干,不会上网,连个地铁都不会坐,找个工作比登天还难。没办法,最后经老乡介绍来到家政公司。老师看我土里土气,连一个普通话都说不好,就安排我去培训。还好家政公司比较正规,培训学校的老师很负责任。

学校在北京郊区,比较偏僻。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便不让我们出校门。要买东西,由班长带着去,给一个小时的时间。

培训的内容很丰富,除了到客户家的礼仪,还有护理老人的一些尝试。护理老人主要有两类,自理和不能自理的。老师讲课很细致,理论、实操都有,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了护理老人的技巧。15天的培训,每天都在紧紧张张的学习中度过,充实了自己,改变了自己,也让自己今后的道路有了思考和准则。

在上户期间,我虚心向客户阿姨学习,从头做起,生活的每一件事都很认真。每一次出门,我便向阿姨请教怎么坐公交地铁。阿姨总不厌其烦地告诉我,她怕我忘记,把坐车的路线图写在纸上,还嘱咐我,要是不认识路,回不来了,就给她打电话。在阿姨的帮助下,便很快掌握了出行路线

3.疫情过后,我想回家,照顾妈妈

这次疫情,有些姐妹羡慕我留在了北京挣钱,可我却在惶恐中度过每一天:担心妈妈会不会染上病毒;宅家不让出门,相互不能串客,妈妈的生活怎么样;爱人和孩子安全吗?离得越远,牵挂越多,整夜整夜失眠。三十晚上我还催问爱人:“口罩买上了没有,买的够用不够用?”。

假如我在家这一切都会办好,提前把妈妈接家中,减少我的担心。灾难来临时,和家人在一起共度难关是最重要的。我错过了和妈妈的团聚,也错过了在妈妈跟前尽孝。等疫情过去了,我要回家,要给妈妈一个安全的家。我要让她老人家,过一个幸福的晚年,也让我的家,重新恢复欣欣向荣的景象。


其实钱只能让人失去一切,留在亲人的身边,那才是最快乐最幸福的。我心里默默的祝福妈妈身体健康,等候我的归来。

真希望能回到从前,在老家能有一份固定的工作,按时上下班,一年有两次春游,和同事们一块出去玩,有说有笑,既轻松又愉快。

那种快乐的日子再也找不到了,虽然工资低,但没有人感到有压力,生活还是有滋有味。工厂有工会,谁家有困难就帮谁家,谁也没有怨言,谁家老人去世,工会派人张罗,每个人都有一颗助人为乐的心。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心汝
赵新亚,来自甘肃省天水市,生于1970年。曾是一名下岗女工,从事过很多职业,2013年来北京从事家政行业,并参加富平家政文学会,获得两次优秀奖章。现在是一名家庭老年护理员。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