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大龄不婚女子的故事

洁米 · 2021-01-26 15:19 · 尖椒部落
摘要:大龄未婚女性,为什么要被认定是因为有问题,才落得“如此下场”?

时下年轻人中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尤其是在大城市白领一族中,有不少工作、职业、收入都很不错的女性,有的还是事业相当成功的女性,她们有房有车,就是没有爱人,年龄相当大了,甚至一辈子不生育。

无论是在农村还是城市,我们会听到有人在背后说这些不愿意对结婚生子的女性“有病”。

1.自残证明不了爱

我的邻居欢欢,高中时不顾父母和老师的反对,和同班的一个男生谈起了恋爱。十九岁那年,上大学把他俩分开, 大一下学期男孩子移情了大学同班的女同学,还瞒着欢欢。 

大一放暑假,想给男友意外惊喜的两个女孩,狭路相逢,分外眼红。 两个人上演夺爱大战,男友好像还很享受这样被两个女孩的争抢:有人抢,才优秀,不解释原因,也不做了断,哪边需要就要到哪一边 。

为了让男友看到自己爱得真心,欢欢用自残的方法来证明, 吃洗衣粉、洗洁精,割腕,跳河,吃安眠药,喝农药,可以说用尽手段。最后欢欢因为农药过多刺激神经,导致两只眼睛暂时性失明,小腿麻木不能走路,喉咙沙哑说不出话,成了个死活人。

本文图片源自网络

欢欢为了这份爱情变成了一个废人,也没赢得那个男孩回到身边,甚至躲得更远。

伤痛只会留给了自己和父母, 欢欢的父母到外求医问药,用了五年时间不间继地治疗,身体才一点点地恢复了,大学只读了一年就退了。

欢欢今年三十八岁,她说很庆幸那时候没死,现在回头看,真的觉得自己当初太傻,为那个不值得的人,白白葬送了前途, 害父母受苦,差点把自己的性命搭上。

恢复后,她自己打拼,在深圳买了3套房子,还有一家店面,把父母接到身边。 现在的她独立、自强、自爱,不会为了任何人伤害自己,也不想伤害别人,爱自己爱亲人,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至少现在这样不会让人看笑话。

2.怀孕终结了“爱”

同事小梅 ,八年前刚毕业,在我们公司做前台,她人漂亮,家庭条件也不错。那时公司好多的男孩子追她,她觉得男孩子都不成熟,靠不住。她说谈恋爱,肯定以结婚为目的,否则那不就是耍流氓吗? 

她观察了很久,最后跟电脑部的一个离过婚的男同事在一起,他三十多岁,人长得还可以,性格开朗,为人热情, 给人感觉成熟稳重。小梅认为这样的人肯定也是奔着结婚来的。

谈了三个月,他们就同居了。 

同居后,小梅从他手机里发现他和很多女生互动频繁,问起来他说只是之前的同学,大家经常在一起聊聊天,开开玩笑。

男友很关心她,可以说是嘘寒问暖。小梅觉得可能是自己敏感多疑,直到有一次他出差回来,小梅发现了他约炮的证据,小梅提出分手,他下跪恳求小梅,说酒喝多了, 一定不会有下次了,而且写了保证书给小梅,小梅心软原谅了他。

小梅和男友谈将来,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男友说等自己买得起房才结婚。但他从来不和小梅聊他自己手上有多少钱,日常开销是两人共同负担的,小梅看不到未来。但男友说这世界上他最爱的人就是小梅,总一天会让小梅过上想要的幸福日子,这又让小梅很感动。 

后面,有时因为一些小事吵架,男友不再像开始那样去哄她,开始用冷暴力:不理她、晚上不回家,只到小梅认输才结束。

有时候小梅实在受不了想分手,他要么摔东西、要么哭着求小梅发誓,甚至打或用剪刀划伤自己威胁小梅,小梅说真的分不清他到底爱不爱我,总是犹豫不决。


最终分手的原因是小梅怀孕了,男友说现在压力大,养不起孩子,让小梅自己去做手术,自己却找借口推辞,不陪小梅去医院。 小梅痛苦、纠结、怀疑,情绪低落,最后得了抑郁症,那个男友提出了分手离开了她。 

小梅回到了家乡,在父母的陪伴下,一边治病,一边努力学习,考上了家乡的公务员,现在已从抑郁中走了出来。 

今年三十三岁的小梅,一个人住着整洁干净的居所,每天健身、看书、写字、陪父母聊天,假期约朋友一起外出旅游,过着属于自由自在的生活。她说,男人孩子可有无,无需在乎。

3.来自父母的阴影,不敢爱

小C是我的同事兼好友,无论长相、性格和能力都算中上等, 平时说话高声大嗓,外表给人的感觉开朗直率,独处安静忧郁,外热内冷。

小C今年四十岁了,她自己说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也不想谈。,我原以为她的追求者会很多。

我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有一次私下问她,她和我说了她这些年的经历,让我唏嘘不已。童年时遇到的不幸,有时真的要靠一生来治愈。 

这是她的故事, 下面我以第一人称来写。

我家住在云南一个很偏僻的山村,我出生的那个年代,村里的人非常重男轻女。

我家有三姐妹,我最小。从小学到高中毕业,我从不愿意和别人交流。经常能听到同村里的人在背后小声议论,说一定中邪了,因为在父亲死前,我还是会说会笑脸的小孩。

我妈意外怀上我时,感觉和上两次的反应不一样,她认为是个男孩。这对于我父亲来说真是天降喜事,作为家时唯一的男丁,没有儿子,无法面对他的列祖列宗。于是他便将我两个姐姐送给到我外婆家,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卖了,带了我母亲到远嫁的姑姑家躲起来,直到生下我才回来。  

父母亲看到又是女孩子,失望加绝望。如果不是姑姑婆婆的阻止,我生下来当天就会被扔到深山里

五岁前,家里除了穷点,其他还算还可以。五岁那年的某一天,具体哪天,我还一直没有问过母亲。那天两个姐姐吃过早饭就上学去了,母亲拎起背篓上山摘菜,我和父亲两人在家。

我到现在还能回忆起那天的一些细节,因为它时不时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那天父亲对我异常的好,他帮我扎了两个小辫子,还给了我几颗糖,问我喜不喜玩骑大马,然后他就爬在地上,让我坐在他的背上,他驮着我在家里转。我超级开心,那应该是我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有漂亮的小辫,有糖吃,还有父亲带我玩。

玩一会,父亲让我下来自己玩,他便去做自己的事去了。等母亲回来,发现他吊在里屋房间的门框上。放下来,父亲已经死了。 

母亲劈头盖脸地打我,边哭边打,边打边哭,骂我,骂父亲,说我看到父母上吊寻死都不知道去喊人,说父亲就是一个自私鬼,是害人精。

如果不是邻居来把我拉走,我想我肯定会被我母亲打死,同一天,我的情绪从天堂落到了地狱。我的童年还没有来得及开始,便结束了,当然还有我的两个姐姐。

因为父亲的死,母亲的性格突然由原来的还可以,变得异常的火爆。稍有不顺就会打骂我们仨,抓住谁就打骂谁,谁来劝就一起骂,骂得亲戚和朋友没有人敢登我家门。 

大姐二姐从父亲死的那天起,就再也没有去过学校,回家帮妈一起到山里采茶种庄稼。因为我太小,跟他们后面是个累赘,她便让我跟在上学的小朋友的后面到学校去。在慢慢长大的过程中,我从同村孩子们口中了解到,父亲认为我们家都是女孩,总是认为别人在后面笑话他,觉得活着没意思,自杀了。

一想到我父亲,我心里既难过又愤恨。难过的是母亲从一个爱干净爱漂亮的女人,变成了像男人一样的凶婆娘;愤恨我父亲的自私和软弱,别人家的父亲能给自己的孩子挡风遮雨,而我的父亲却给我们带来了没完没了的狂风暴雨。


从小学到高中,我在学校就是学习,回到家里就是帮家里干活,没有朋友,很少和同学说话。高考填志愿时,我填到了我一直向往的广州。

进入大学,离开了那个令人压抑的家乡,我心里告诉我自己,从此以后,要靠自己,改变自己,要很快能融入社会。我开始变得爱说话,竞选学生干部,积极参加校内团活动,找兼职。表面上我和之前大不相同,已经融入了人群。但我的内心总是在提醒我,你和别人不同。 

只要有男生示好约我出去,我都用各种借口给拒绝了。我生怕受到别人的伤害,又怕自己伤害到别人。 

毕业我就来深圳工作,工作第二年我两个姐姐都在家乡结婚了,还分别生个儿子和女儿。我想我们家也算是回归正常了,应该可以谈谈恋爱了,但我的恋爱还没有开始,家里又有了新的震荡。

我母亲在家里以死相逼,两个姐姐必须离婚,原因是大姐夫家里不同意大姐生的儿子随我大姐姓,而二姐夫不愿意当我们家的上门女婿。我母亲说:“这么点大事都不同意,也不是什么好男人。你们必须离婚,否则我就死给你们看,我算看透了男人,都是自私鬼。 ” 

没有办法,以我母亲的性格,没有人敢招惹她,不是她自杀,就会去杀别人的那种,谁敢和一个不怕死的人去争。 你说我还敢谈恋爱吗? 单身的话不用担心老母亲各种花样的折腾,既能自保,也能保护别人。

4.惧怕绞肉机,所以不去爱

网上有个段子说:不结婚,你可能在家里,在酒吧里,在KTV里;结了婚,你就可能在冰箱里,在下水道里,在化粪池里,在绞肉机里。

社会在不停地往前发展,只要赋予女性同等的机会,无论生活和工作都不逊于男性。这其实大家可以从身边就可以看到,我无需再举例。

但依然存在这些现象:男人自以为上班工作赚钱就是养家,下班出去和朋友玩,回家玩手机当大爷。可是有多少女人既要上班赚钱,下班回家还是要照顾孩子和长辈,这还被认为是理所当然。

又因为女性和男性的身体差异,如果发生了冲突,无疑吃亏的就是女方。

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研究,女性是亲密关系中最主要的暴力受害者。在被谋杀的妇女中,82.6%的女性被他们认识的人杀害,79.2%的人被现任伴侣杀死,而14.3%被前任伴侣杀死。


这些触目惊心的数据,我们怎么不恐慌?

婚恋关系,有时候是一场赌局,赌赢了,换来下半生的幸福美满,赌输了,要付出的可能是生命的代价。那些本来就感觉到自己的生活很幸福美满,又何必去赌呢!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尊重别人的选择,不要用自己的标准去绑架别人。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洁米
一个性格开朗,爱好看书交友的职业女人。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