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成长史:名字改了又改

心遥 · 2021-03-18 20:00 · 尖椒部落
摘要:我的名字从二毛到心瑶,你呢。

名字起错,悔一生啊!

今天,就说一下我名字的“血泪成长史”,让你们开心一下。

这得从我出生前说起,哦不,得从我姐出生前说起。

1.俗话说,贱名好养活 

我们农村,父母都想生男孩,特别是头生,我姐出生前名字就起好了,应该是想叫“毛蛋”来着,长辈说,名字不好听,娃好养。

我姐出生了,是个丫头,总不能这样叫吧,父母就把这个名字留给了我,没成想我也是个丫头片子,所以美好的名字,我也无福接,顺理成章,我姐叫“大毛”,我叫“二毛”。

让爸妈没想到是,我家后面又有了“三毛”和“四毛”,也没来个“小毛蛋”。

小时候,我又黑又特别丑,爸爸给我起了个昵称“小黑子”,他叫得顺口,也显得特别爱我。妈妈后来也这样叫我,接着村里的人也这样叫我,这一叫就是好多年。

在我知道美与丑区别的那一天,我开始生气了,村里人这样叫我时,我就怼回去,“我黑,又不吃你饭!”。他们看我立场这么坚定,后来就不敢叫了,爸爸也慢慢顾及我的感受,叫得不勤了。妈妈改叫我“死孩子”,她嘴里的“死孩子”就是现在的“熊孩子”,改了一个字好听多了,“死孩子”真是让人细思极恐啊!

2.高考,名字不吉利,改!

上学了,爸妈应该给我起个好名字了吧,好歹他们还认识几个字,我妈就给我起了学名“陈梅”,希望我像梅花一样不怕冷。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没衣服穿,冬天特别的冷,常有猪羊被冻死的。

这名字还算过得去,当年流行两个字,且女孩子都是花、朵、莲啥的。我这还是冬天的花,好听。

这名字一用,就到了高中,也没觉得有不好的。当年我小学数学老师的娃还重了我的名,她和我一个村的,辈份比我晚,年纪比我小,大名与我一样,在我们农村是忌讳的。当时每每想起,就觉得我老师不地道,现在转念一想,可能我老师,他希望他娃能与我数学一样好,才给她娃起的吧。

高考,我以惨烈的分数一次次落了榜,一个老师就给我说,“你的名字不好,你听啊,陈梅,陈梅,又陈旧又生霉,怎么可能考上大学呢?”

我一听,恍然大悟,佩服得五体投地,点头如鸡啄米,恳请老师给我改个好名字。过了一日,老师写了俩名字:“陈明晓”和“陈辛遥”给我选,我一看又有太阳又有月的,这个好,我就选了陈明晓。


本文图片来源:dribbble.com

老师语重心长地说,“陈明晓也不好,明晓,明晓就是明天天才能亮,你用了这个名字,今年肯定还考不上”,我一想又很有道理,于是我就叫了陈辛遥。最后,老师还给我补了一刀,“你当下的求学道路与你名字很配哦,又辛苦又遥远。”我又再三叩谢老师,欣然接受了这个大名。

说来也怪,改了名字后,就考上了。

3.好名字也有困扰

这名字一改吧,又出现了新的困扰。以前的同学叫我啥呀?爸妈看我长大成人,也不好再叫我二毛,可本想叫我梅儿,我这一改,他们又叫不出来了,感觉总是在叫别人家的孩子。

于是,他们又给我叫了个新名字“小二”,直到现在,我要给爸妈报上名字时,我都说,“爸,我是小二”,“妈,我是小二”,真感谢上苍,我不是排行老三,否则还不得叫“小三”呀。

小二就小二吧,老同学爱叫啥就叫啥吧,反正都可以,因为上大学了,不计较。

到了大学,没人知道我名字的历史和渊源,他们叫起来,我听着还是蛮好听的,女同学们都亲切地叫我“阿遥”或“遥遥”,都好好听,感谢那个给我改名字的老师!


也不是所有人叫我名字都很好听。

第一个把我名字叫得别难听的,是我的队长。他是个极讲究之人,说话注重口型,且字正腔圆。每每他念到我的名字,我都觉得特别不好听,他总把我的名字读得抑扬顿挫,三个字有十三个音调。特别是我犯错误被他逮着时,我一叫我,我心就凉了。

第二个把我名字读得特别难听的是我婆婆。她也是讲究之人,声音洪亮,也是字正腔圆的,喜欢叫全名,说这是他们家的传统,以示尊重。婆婆,以后你叫我“孙子他娘”也比你叫我名字好听些啊。

第三个是我先生,他要是叫我全名,肯定是有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我还得两秒内赶到现场。不过,他叫我“心遥”时还是蛮好听的,声音淳厚有磁性,也多了些小爱意,那时他的心情肯定也是大悦的。

一转眼毕业了,同事们听着我的名字,都觉得还蛮有诗意的,很羡慕我有一个这么好听的名字。但看字就会嫌弃,辛苦又遥远。唉,你得改名啊!时常有这样的声音吹在我耳边。

一想想我的爱情,这样不顺遂,觉得同事言之有理,于是我就变“心”了,除了必须外,我写名字时一律写“陈心遥”,可这样,爱情就更不顺遂了,心这么远,更没人爱我了!而且,又出现了不必要的麻烦,大家以为我就是“陈心遥”,一些公文上也写着“陈心遥”,最后与身份证不一致,又得改,我真是找打呀!

我去公安局申请改名,警察同志耐心并详细地给我作了解释,说有俩原因可以改名:一,名字与大人物重名,严重影响学习和工作;二,父母离异,有新的爹或娘就可以申请改了。

同志,我是认真的,你是搞笑的吗?我这名字要与大人物一样,你让我改,我也不改,希望他们影响影响我。第二条,就算我离婚了,我父母也不会离的呀!

4.除了名字,称谓也是困扰

一转眼到了当下,很流行,对年纪比自己稍大的人叫姐,再加上其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更配,更亲切。


以前,我一同事叫王海霞,大家都亲切叫她霞姐,听着真好听,当下名人也这么叫,比如金姐、静姐、帆姐。小鲜肉也开始叫我“姐”或“姨”了,但尴尬又来了,他们也顺应时尚叫我“遥姐”,但听着怎么让人不舒服?

有些人叫出声,自己都笑了,后又不敢叫了,怕我打他,后来,硬是改叫“陈姐”或“辛遥姐”。

前日,一小朋友叫我“遥姨、遥姨……”

我扶住她,“遥姨,遥姨在哪儿?”。她痛苦地摇摇头。

我慌了,“孩子你这是咋了?你是要医,要去医院吗?”

她狠狠的踹了我一脚,“你个大笨蛋、大坏蛋,我是叫你陈辛遥阿姨!”

以后叫我“遥妹”吧,“心遥姐”也好,“遥大婶”也中!“遥奶奶”还得等些时光。“遥姐”就不要叫了哦。

这就是我名字的血泪史,听了,有没有博你一笑?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心遥
我是一个“已婚大龄太幽默太想美的女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