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保护神农架旅游资源 解救上千只野生动物

2017-10-17 00:00  |   来源:澎湃新闻   动物保护    
摘要:清晨六点,阳光和薄雾一起,拂略过神农架的万顷林海。神农架林区民间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以下简称野保协会)志愿者黄运国,一早就钻进官门山的密林,开始巡山解套。

d7eccfcd4f204cdc844bcac7678a0cc520170906142201.jpg

神农架是地球上活的物种基因库,现已记录脊椎动物600多种,已发现昆虫4365种。然而,这里也是偷猎者的目标。2012年至今,黄运国巡山600多天,每天10个小时,拆网解套无数,解救野生动物上千只。

今年37岁的黄运国,身高165厘米,体态偏胖。可能是经常钻树林子的原因,他的头发长且乱,脚上永远是一双变了型的登山鞋,还总是粘着泥。

去年7月,黄运国注册成立神农架第一家民间野保协会,带领50多名志愿者清理电网、解套、反盗猎、巡山。

初秋时节,记者跟随黄运国一起,穿林海越潭溪,感受神农架野生动植物保护的民间情怀。

100米爬了半小时

晨曦穿透层林,把光线映射在枝叶上。

黄运国攀着树枝和藤蔓向山上爬,厚厚的落叶覆盖着松软的泥土,每一脚都会打滑。

钻进原始森林,黄运国一手抓树、一手扒地,在陡坡上缓慢攀行,100米就用了半个小时。

他无意间抓住一棵直径约15厘米粗的芡金木,立刻心头一紧,猛得抬头,停下脚步,凝望树干,脸上随即露出愠色——树皮上一圈深深的疤痕,被他的手掌握得紧紧的。“这是偷猎者绑钢丝套留下的痕迹。”黄运国用手机拍下照片。每次巡山,有所发现,他立即拍下来,或录成视频,传到网上,让所有关注野生动植物保护的人,都真实感受中国神农架的一草一木、一虫一兽曾经受过的伤害。

2017年1月31日,大年初四,他所在的野保协会志愿者沈昌海,在松柏镇塘坊村巡山时,解了数十个钢丝套子,还发现了一只被套死的山羊。“被套住的还有狗、野猪、野羊。”黄运国说。

巡山600天经常住山洞

“6年来,每年上山100多天,每天10个小时左右,但也并不是每次都有发现。”黄运国看到一串兽脚印,约3米长,沿着陡坡延伸到一处崖壁前。

他停下脚步,低头扒开枯叶,发现了一堆羊粪。“这是一只野羊,距离刚才那棵树只有两三米,偷猎者应该是发现了它的踪迹,但从痕迹上来说,这只野羊没被捉住。”黄运国高兴地说,并继续往上爬。

其实,对于黄运国来说,一无所获才是最开心的。

黄运国背靠在一棵树上擦汗,想起了去年11月份的一次巡山,他说:“我们在马家山也发现了新鲜的野羊粪,还发现了狗熊活动的迹象,我们在方圆半公里的地方,寻找了7个小时,最终拆掉了20几个钢丝套索。”

一旦走进神农架的绿野仙踪,黄运国都要在没有路的山林里爬上十几个小时,如果天黑下不了山,他就找个山洞住下,有时在山上住几天。

除了自己上山找,野保协会成立以后,黄运国还运营了一个野保公众号,接受群众举报。去年3月6日,野保协会接村民举报“有电网”,黄运国立即上山。“这个电网有3000多米长,我们还在电网附近发现个山洞,洞中有睡觉地铺,还储存的有柴火,这证明盗猎者长期在这个区域活动。”黄运国说,神农架秋冬季节是盗猎高峰期,巡山一刻都不敢放松。

把偷猎者劝入野保协会

其实,20多年前,黄运国也是一个偷猎者。“1993年到1997年,我经常用兽夹子抓野猪、野羊,到河里钓娃娃鱼,收入是做农活的十几倍。”黄运国坦言:“真正触动我的是两个事,一个是我们村一个人上山下兽夹子,结果被其他人下的夹子夹了,几天之后才被人发现;另一个是我认识的一个人,在山上被盗猎者的电网电死了。”

中午时分,黄运国爬上一个山顶,坐在一块石头上,一口气喝下半瓶水。他说:“后来我就出去打工了,2012年回来就进山解电网、钢丝套、兽夹子。”

去年,黄运国把一个朋友劝入野保协会。“他曾因盗猎坐牢,出狱后又去盗猎,结果又被抓进去。”黄运国说,“其实就是收入问题,我帮他介绍了工作后,他就再没私自上过山。”

“我现在种了七亩茶,自己炒,自己到网上卖,一年可以挣7万多。”黄运国说,改变农民的收入方式才是减少盗猎最有效的办法,现在他还把自己的房子改成民宿,一年也可以挣两三万元钱,“一年可以有10万元收入,足够我吃饭和做野生动植物保护的了。”

现在,黄运国发起成立的野保协会,已有60多名志愿者加入。其中,有偷猎史的就有20多人。

“他们受益于神农架旅游的发展,有的开起商铺,有的在景区打工,改变经济收入方式之后的‘猎户’们,转身就成了神农架的‘卫士’。”黄运国坚定地说,“前半辈子欠大森林的债,现在就用后半辈子还。”

尖椒.jpg

1.093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