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要“帮骑手跑一单”

三青 · 2021-03-10 18:50 · 尖椒部落
摘要:他们从外卖的组成部分,变成了有血有肉的人。

在微博上看到 #我帮骑手跑一单# 的发起活动,觉得很有意思。我的生活经常靠着外卖续命,却很少有机会跟外卖骑手聊上几句,了解一下他们的生活。想着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走出自己的生活,看一看他们的快乐与苦恼。

我帮骑手跑一单

我一共点了两次外卖(一次奶茶,一次饭),跟三个外卖骑手聊了聊天,其中有一位是我坐在公共椅子上休息,看到他也在刷手机休息,于是凑过去跟他聊了会儿,直到他要去取餐。我选在下午2点-4点这个时间,因为这个时间点外卖骑手不会很忙,可能有时间聊两句。我用常用地址点完单后,坐在商家附近的某个花坛边等待骑手的到来,然后打电话给他们说明情况,让他们取到餐后直接拿给我。

在等待骑手取餐拿给我的时候,我第一次站在他们的角度,体会了一把“时间”的紧迫性

点餐页面截图,作者提供

其中一次,我点了餐后,系统给的送餐总时间是42分钟,3分钟后,系统显示骑手从1.6公里外的地方骑电动车出发取餐。然而进入店里以后,等待取餐的时间却非常漫长,一开始显示10分钟后取餐,然而7分钟过去了,取餐时间成了11分钟。这个等待的过程,相当焦虑。终于,在共等待了20多分钟后,在总时间还剩15分钟左右的时候,骑手终于拿到了餐。正常情况下,这一单的目标地址离店家大约是2公里,中间要经过5个红绿灯。如果在用餐时间,骑手手头肯定有超过3个订单在同时计时,他们的焦虑和紧张可能会比我体会到的多很多。

 

左侧时间轴为外卖软件向用户提供的提示;
右侧的时间轴是完成下单后,我自己计算的剩余时间,会发现跟系统是对不上的

等拿到餐后,我跟骑手开始聊起了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先是关于春节期间的奖励的情况,前段时间饿了么被爆出来套路骑手的过年奖励,设置了最高8000元的奖励,然而又不愿意给,搞了一通骚操作让大家留下来跑单,最后都拿不到这个钱。于是我就问了三个骑手他们的经验。

1号美团专送骑手:大约25-30岁,他春节过年回家啦!没有被这些奖励留住回家的步伐。他听说(美团)给的奖励没有这么8000元这么多,在订单正常的钱之外,可能有2000元奖励。

注:专送类似于全职工作,每天都一定要在规定的时间内上线跑单,由美团的承包商站点进行日常管理

2号饿了么专送骑手:00年后,还有几个月才满20岁。他从去年12月底才开始加入饿了么跑单,过年回家差不多8天。但是依旧拿到了“返岗奖励”,该奖励从11月30号开始,到2月28日两个月,满足其中的某一些条件(我忘了问!),小哥拿到了近3000元,对此表示还算满意。

我在想,假如饿了么的套路没有被曝光出来,这个骑手会不会这么顺利拿到这笔钱。而北京的那位促成饿了么事件曝光的小哥,却可能因此遭受无妄之灾,希望他能安好!

3号美团众包骑手:大约30多岁,他表示:“我跑众包的,没这些东西,可能他们专送才有吧!”。

注:众包是比较零散的工作形式,外卖骑手拥有比较大的自由度决定自己的工作时间,但是相应的,如果不在送餐高峰加入,或者工作时间不足够长,比如十几个小时,可能收入就会比较低一些。

都是骑手,人和人也是不同的

一通了解下来(虽然可能很片面),感觉外卖骑手的群体差异是很大的。有一些外卖骑手家庭压力比较大,想多赚钱,所以过年会被高额补贴吸引留下来;但是有一些人依旧选择了回家过年。不同平台设置的奖励力度,对不同类别的外卖骑手设置的奖励规则,也有较大差异。

而外卖骑手们的生活经历也很不一样,曾经在不同行业从业过。送外卖的经历里,有些类似的体会,而有一些却也有差异:1号美团专送骑手和2号饿了么00后,年纪比较轻一些,他们觉得送外卖这个工作既有它好的地方,却也实实在在体会到了里面的辛苦。3号美团众包骑手年长一些,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话语里暗戳戳表示”哥已然经历过风雨,送餐这点小事情挺容易的!“。

取到餐的外卖骑手,作者摄,下同

1号饿了么专送骑手觉得目前的收入还可以,每天跑单的时间不太确定,有时候运气好跑10个多小时,能有300来块钱收入;有时候跑了12个多小时却还没有200块,全要看系统派单多少。他每个月大约能有8000块钱,比上一份工作收入要高。他此前做客服,工资挺低,高的时候一个月能有6000块钱。

美团的系统里有一整套非常复杂的等级体系,总体而言,骑手跑单的时间越长,包括每天工作时间和此前的历史工作时间,超时率低、客户差评率低的话会优先派单,但是算法本身并不透明,假如算法有修改,骑手也未必能够准确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他在午晚餐的时候,大约一个小时要送6张订单,这一个小时包含了从所在地去商家取餐,等餐,然后配送到每一个客户手里。这种紧张的时候,如果客人住在那种半天等不来电梯,或者不许电动车进入的小区就很惨了。

最怕遇到那种“异常”情况,比如恶劣天气的话,送起来很辛苦;如果商家出餐慢或者卡餐了(卡餐指商家没有在预定时间内做出商品),会影响他后面一连串的订单,都面临着超时的问题。即使卡餐这一单能够免于超时的处罚(有些时候平台不会管你直接按超时扣钱),后面受影响的订单不可能免于处罚。顾客和平台才不会因为前一单超时而人性化考虑,如果客户投诉和差评就会被扣100,没什么道理可讲;如果客户不接电话、客户地址填错了,那也是非常麻烦。这些“异常”可能每天都在发生。

2号饿了么专送骑手上个月有近6000元的收入,感觉也还可以。他觉得跑外卖跟进厂相比,还是跑外卖好一点。他说了一句我印象很深的话,大致是“进厂里面感觉时间过得好慢好慢,盼着他快一点;送外卖的话,就害怕时间过得太快,想着谁让他慢一点“。我理解这句话里的”慢“有厂里的工作非常非常无聊的意思,熬着时间,等他度过;而送外卖的时间则很紧张,需要赶着时间才能准时送到订单。在聊的最后,他也说起这个工作”真的好累好累“,停不下来,因为饿了么的人很少(似乎现在饿了么的骑手越来越少了),以前别人的单都到了他的手上,他觉得自己都有点累垮了。

3号美团众包骑手,曾经自己开过店亏过本,也专门搞过外卖店,后来外卖店生意不好做,关门了就出来跑一跑外卖,当做一个过渡阶段。他曾经作为外卖的另一端”商家“参与过这个系统,抱怨声很大,说做外卖店非常辛苦,一忙起来就停不下来,还赚不到钱。他尤其抱怨美团强迫商家参与的那些优惠活动,如果参与了一些优惠、或者减免的活动,要靠商家自己出钱,如果参与,流量倒是有了,却赚不到钱;如果不参与,美团就不给流量,店的排名靠后,客人根本找不到,没有流量这个店就相当于慢慢死了。

在经历过创业的艰辛以后,这个骑手跑起外卖来非常佛系,众包本身是比较自由的一个类别,他有时候早上起得早就八九点起来跑,有时候也会11点多出门跑午高峰,然后有时候下午会休息,然后晚上再出来跑到11点多。他上个月的收入大概是三四千块钱,对此他表示满意。他说他一般就跑近处的单子,因为对这一带非常熟悉,所以什么地址看一眼就知道在哪里,怎么走,不需要很操心,这样就跑的很舒服。如果要去一些不熟悉的地方,找不到路什么的,就会比较辛苦。

通过聊天,他们从工具变成人

下午的几个小时,跟骑手们一路聊下来,感觉骑手这个群体的差异性挺大的。有一些骑手有家庭压力,需要赚钱多一些,他们一天跑上14-16个小时,也可能月入过万,但是大多数人(全职跑的话)也并没有这个水平,在广州这样的地方,可能能有5000-8000。相比进工厂、或者进入一些低薪服务业,在同样的工作时长里,目前跑外卖依旧能多出一点点。但这一点点的可能是他们的高风险、体力劳动、及无保障换算而来的。

这个群体里容纳了各种各样生活经历的人,年轻一些的,年纪大一些的;跑得很认真、不错过任何一个能挣钱的单的;还有跑得很佛系、拿这份工作临时过渡一下的。之前那篇《骑手困在系统里》提到了被系统所困的骑手,春节期间饿了么套路骑手的过年补贴的新闻中我们也看到了骑手在面临巨无霸系统时的无力,而这种差异化巨大的骑手群体,在面对平台和系统施加的一些不合理规则的时候,又能有怎样的办法去面对呢?


我看到微博上有人在说,这样帮骑手跑一单没有任何意义,且帮助了平台继续嚣张。我其实没想那么多,觉得很多事情也未必要这么拔高,用饿了么骑手骑手的话来说“(你来取餐)我当然开心啊,不要赶着跑就有钱拿”,通过我的一小步,我们一起从日常路径走出来,反思自己的生活,看到别人的生活。对于我来说,为这是一个共情、共鸣、和理解的过程,这个过程可以帮我将他们从媒体描述的一个单薄刻板的形象,变成一个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三青
保持好奇,保持清醒。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