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M主不见了,我们还能做什么?

高富帅 · 2021-03-15 10:11 · 尖椒部落
摘要:虽然有像盟主等知名骑手拼命呐喊,虽然有各路媒体和网民们的舆论关注,虽然平台多次公开认错承诺整改,但迄今为止,骑手的就业环境并没有一丁点实质的改善。

“盟主不见了!”

十多天前,我的朋友圈和骑手同行群被老朋友“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失联的消息刷了屏。惊讶之下,我赶紧给他发了信息,不回;又给他一起卖电瓶车的伙计们发了些信息,仍然没人回应。

我感到很懵逼——这么一个在近期全国出了名的、拥有数万粉丝的新晋网红,怎么说丢就丢了,毫无征兆地从人间蒸发了呢?


网上关于盟主事情的报道

无论如何,这个“熊二愣子”打工十几年,大起又大落,好不容易混到“高光时刻”,现在又不明不白身陷囹圄,作为同行兼老朋友,除了感叹一声“真特么刺激”,我还是想为他数叨几句。


因“联盟”而结识,在疫情中共进

我和盟主结识于2019年年底。当时我创业失败后在深圳关外打工,工作环境又黑又累又憋屈,就搞了一个自媒体“骑手联盟”,随手在网上吐槽行业的黑暗面,也帮身边遇到问题的同行发发声。本来只是搞着玩玩,没想到引起很多同行和社会热心人士的共鸣,一下子就吸来了很多粉丝。


骑手联盟口号:传播骑手呼声,维护骑手权益

某天,突然一个“撞名”的人进入粉丝群加我,上来就说自己也叫“骑手联盟”,还是北京外卖界的“盟主”,同时转发了一篇有关他事迹的新闻报道。我仔细一瞧,原来是老江湖了,而且也做自媒体,同行加同行,就互相进了一些群进行交流。

由于他天天在各种群里不停刷自媒体作品,又刻意弄了一套大侠的行头,我就以为他只是想趁着外卖行业受广泛关注的契机,像其他一些人一样做网红。

没过多久,新冠疫情爆发了。

当时我们骑手群体属于高危人群,而公司和平台提供的防护措施又非常简陋,新闻上出现了很多骑手被感染的案例。为了呼吁解决这个危机,骑手联盟连续发出了“口罩骑手”“分一个口罩给骑手”等行动倡议,而盟主则与一些志愿者合作,通过他在北京建立的骑手网络多次分发口罩等防护物资。

看到盟主行动如此麻利,且字里行间总是透露着一股“鸣不平”之气,我在心里逐渐对这位潦潦草草的“非主流网红”变得尊敬和认可。


两个“联盟”,都为骑手的权益呐喊和奔走

后来,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几个月后,我由于开启了第二波创业,便停止运营自媒体了。而盟主,则一直兢兢业业地坚持拍短视频,反映骑手真实生存状况,却一直不温不火,直到某个全年热点的来临。


图源盟主朋友圈

2020年9月,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引爆网络,平台过度压榨骑手从而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公共问题开始被广泛讨论。盟主也在不久之后揭露了平台“真公关,假改善”的丑恶面目,被媒体和民众广泛转发。厚积薄发之下,这种真实和勇敢让他一炮而红。


做网红经济,又想站着挣钱?

细数盟主拍摄的短视频,至少有三分之一都和曝光骑手遭遇的不合理现象有关:有对平台变态系统的追问,有对保安恶意刁难的谴责,也有对蛮横顾客的不卑不亢等等。像这种以揭露问题、维护权益为主题的内容,在短视频网红界基本找不到第二个。


盟主的个人微信公号主页截图
更新日期停留在了今年2月21号

外卖骑手中也有一些做网红的,但要么靠拍摄搞笑段子谄媚观众,要么依靠颜值收割粉丝,要么配合各种厂家直播带货,基本上都是纯粹利用大家对骑手行业的新鲜感吸睛变现,极少有对普遍的不公平不合理现象的质疑。

依托骑手行业搞网红经济,一些成功的已经开上豪车,住上大别墅了,但盟主这个非主流的存在仍然艰难挣扎着。盟主也拍搞笑段子,但里面总是不忘讽刺一下猥琐的平台;盟主也“流量变现”卖电瓶车,但基本是按低于市价来提供给骑手们。


盟主在朋友圈推销外卖装备

外人当然可以说是因为盟主学历低,土里土气,没有资本和能力像其他主流网红一样搞策划、玩营销,只能靠点燃一些热点来博取关注。但关键是,那么多有资源、有条件、有实力的同行,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敢于一次又一次地为整个骑手群体仗义执言呢?

我不禁想起一句老话:“立场不对,能力越强越反动。”在我看来,盟主和其他网红的区别,不在于文化水平和能力。而在于当一群人热衷于跪着挣钱时,盟主毫不犹豫选择通过“讲真话、鸣不平”来站着挣钱。而这种硬气,在物欲横流的各行各业显然都很匮乏。

骑手这个行业甚至整个社会都太缺乏敢讲真话的人了,所以当盟主在坚持着他的本心去行动时,行业热点却频频被引爆了。可以说盟主的侠义品质和他在网红事业上的成功是相互成就的。

但另一方面,在如今这种环境下,行侠仗义是必然会得罪一些利益团体的,而且暗箭难防,搞不好还会危及自己的命运。盟主的网红之路,就一直处在这种风雨瓢泼、暗流涌动的悖论之中。


不甘做“生意人”的“二愣子”

去年12月份,我到北京出差,顺便看望了盟主这个老朋友。当时刚入冬,天气骤冷,风呼呼地刮,外卖单价有所攀升,是个愿意吃苦就有钱赚的小季节,所以很多骑手都从外地老家来北京找盟主送外卖。

那时,盟主的电瓶车生意正处于稳步上升期。他和几个生意伙伴在某个城中村搞了个骑士联盟小基地,准备打造外卖电瓶车“一条龙”式的服务链。他除了坚持通宵制作短视频外,主要精力都放到了电瓶车生意上。

看着他引导来来往往的骑手购买电瓶车,应对着别人的讨价还价,处理电瓶车租赁纠纷……这种忙碌而精明的身影,俨然一个十足的“生意人”了。


作者和盟主去处理电瓶车租赁纠纷的路上

此前不久我看到的一篇报道中,有想通过骑手网络做金融生意的人,称盟主和他是“一路人”。又有同行私下跟我说,盟主忙着经营业务,不像以前那样热心于“公益”去帮助大家了。更有甚者,一些人小声议论,说盟主到了人生巅峰,开始飘了……

但无论如何,我反对任何“不经他人苦,却劝他人善”的道德绑架。对于此时的盟主而言,本就是背着一大筐子债务在绝地反击,江湖路上大起大落,却一直坚持着行侠仗义,这已经是大多数人无法想象之苦和难以达到之善了,如果真想趁成为网红这个时机将流量变现,在经济上翻个大身,这将是善有善报的天大好事。

更何况,他孤身一人,没有任何义务为整个群体对他的“公益想象”负责到底。如果此时他开始专心做生意,也算是大喜大悲之后的一种圆满了。

但这个“熊二愣子”始终安分不下来。

经过一段时间电瓶车广告业务的频繁刷屏,盟主的短视频又恢复到了以“讲真话,鸣不平”为主题,甚至变得更加激烈。


盟主喊话平台进行改善,同时担心自己遭到报复

作为一个在帝都闯荡十多年的老江湖,一个曾经做过生意当过老板的人,一个曾经因为维护权益被打击报复的人,若想好好赚钱还债,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言行应该把握住什么分寸,盟主必然比大部分社会人都懂,但他还是那样做了。

只能说,他对同行们悲催遭遇的同情、对平台压榨无度的憎恶已经刻在了骨子里,上升到了潜意识。

你可以说盟主“愣”,但你不能说他“傻”,因为他比99.9%的人都明白,骑手行业之所以如此苦逼,全都根源于劳动者和平台之间力量博弈的不对等,而只有通过不停地呐喊、互助、团结、维权才能够改变这种困境。他就是这样一个愿意燃烧自己,照亮大家的“熊二愣子”。


外卖、快递、生鲜、同城……骑手行业是个庞大的江湖

盟主虽然名动网络,但他现实的影响力,主要限于北京的部分区域,而在北京之外,很多人并不认识他。因为只要有区域的间隔,只要有分工的差别,大江湖里便会出现小江湖。就好比金庸武侠里的“净衣派”和“污衣派”,同样都是低下阶级,但却天天因为一些虚伪的鄙视链斗得你死我活,被王权富贵们看笑话。


盟主与骑手们的聚餐合照

在骑手行业内部,专送、众包、优选、同城、北方的、南方的……等等,各种各样的标签都会成为破坏团结的因素。就拿盟主走红来说,南方的一些骑手群里就经常很多人质疑和嘲讽。闯荡江湖,不管干没干出成绩,人们往往都不那么愿意在自己地盘儿上被教如何做事。

盟主这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硬骨头,试图以一己之力,努力改善行业环境。最近一整年,每一次平台迫于舆论压力致歉,几乎都有盟主的参与和推动。

但像他这样的人毕竟太少了。全国数百万骑手,绝大多数人都只满足于现状。只要自己还有口饭吃,即使平台再作妖,都只是忍气吞声捱过去,除非自己的利益摇摇欲坠,才会跳出来反抗两三招。而这样我们不可能通过互助走向团结,与平台进行有力的较量,拿回自己应得的血汗报酬。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活在同一个江湖,没有人能真正独善其身。


盟主未完成的骑士联盟线上互助平台

如今,盟主这个“为众人抱薪者”在寒夜里消失不见了,而且可能以后再也无法继续为骑手发声了。失去了这位披荆斩棘的大侠,每一个不愿低头屈服的骑手都应该从中吸取教训,更吸取力量。

我们更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虽然有像盟主等知名骑手拼命呐喊,虽然有各路记者、学者为我们说话,虽然能获得大部分网民们的舆论关注,虽然平台多次公开认错承诺整改,但迄今为止,我们打拼的环境并没有一丁点实质的改善,甚至连盟主最后引爆的热点——饿了么骑手过年奖励丑闻,官方除了空头支票外至今仍没一个合理的说法。

纵然斗兽场上的热心观众为我们的安危叫破嗓子,也阻止不了铁笼子内的平台猛兽将我们吃掉。因为权益从来都是争取来的,而不是被怜悯和施舍来的,“舆论拯救骑手”只是一个美好的童话。 


“真公关,假改善”成了平台应付舆论的惯用伎俩

只有痛定思痛,自救自强,互助团结,化整为零,织网成群,才是我们数百万骑手的命运能够真正得到改变的基础。毕竟,一个行业的改善乃至整个社会的进步,正如盟主所经常念叨的:“不是一个人付出很多,而是所有人都能够付出一点点。”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高富帅
高危行业,富有理想,帅得掉渣。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