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抵制风波:代工厂工人和门店员工不是帮凶

凌又又 · 2021-03-30 10:05 · 尖椒部落
摘要:无论你如何看待这些跨国品牌,他们在中国地区所涉及到的基层劳动者的问题也同样值得关注。

这两天在网上看到这样一种说法:“你去抵制H&M衣服、抵制耐克鞋,但隔壁老王会去买啊。要想釜底抽薪地抵制,最好的办法就是员工集体罢工…… 如果H&M中国的中国员工集体罢工,H&M中国就只剩下一个空壳子。在中国的门店一夜之间不是关门了,而是早上太阳出来,没人开门迎客,还想买H&M衣服的人,根本没法买。”


说出这种话的人肯定不是员工吧?不过这个说法倒是提出了一个被忽略的重点:中国不但是这些跨国品牌的市场,也是它们的产品生产地。

H&M在国内就有超过350间代工厂,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地区。2021年最新发布的珠三角地区跨国品牌代工厂和零售店的疫情后复工调研报告发现,供应链的劳动者早在疫情开始前,就已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服装企业倒闭和大幅缩减规模的趋势。

而2019年底的这一波史无前例的疫情,让劳动者们的处境更为艰难。无论你如何看待这些跨国品牌,它们在中国所涉及到的基层劳动者的问题也同样值得关注。

*以下内容节选自上文提到的服装产业和零售业疫情后复工调研报告。

计件工资明显减少,但比削减单价来得强

据调查显示,疫情过后,承接服装外贸订单的供应商均陷入了订单不足、发不出工资等一系列严峻的经营困境。

虽然为数不少的厂方仍试图以各种方式来维持生产,包括把分厂的订单调回总厂生产、开拓新的业务等,但他们同时也以削减人手及管理开支来节流。这也直接反映在复工初期员工的工作质量和收入上。

在外贸工厂工作的绝大多数工友都反映收入明显减少(平时大约在3000至5000元之间)。由于订单减少,生产线员工被要求生产的货量减少,在单价和个人产量要求没有调整的情况下,计件工资直接受影响。


几家主要受调查的工厂员工都提到,春节后因为延迟复工而没上班的日子固然没有工资,复工后几个月基本上领到的保底工资却只有以前工资水平的一半或以下。

正因为货量不够,不可能达到计件工资所需产量及领到计件带来的绩效奖金,新入职的员工很快发现自己很难达到招聘广告上所说的工资水平,所以要不很快就离职,要不就消极以对:反正也只能领保底工资,宁愿故意放慢手脚熬时间。但这仍然比有些厂直接暂停工资或单价有所削减来得强。

女工进退两难,年纪大更吃亏

女工撑起外贸服装加工厂的半边天。她们普遍年龄较大,对于转换行业或工作持保留态度,更担心因年龄限制找工作吃亏。

本身已有技术的人如能接受比以往打折扣的劳动条件和收入水平,尚且能在服装行业内继续谋生;但对无经验或技术的人而言,服装企业不仅培训机会少,靠提升生产速度来逐步增加计件收入也越来越困难,几乎没有发展空间。

在我国,女性法定退休年龄较男性早。这就意味着45岁或以上的大龄女工更可能首当其冲地成为厂方受疫情影响缩减开支被裁减的对象。她们大多是技术熟手,虽然其技术水平还是会受到其他企业的欢迎,有选择回家不打工的余裕,但为了应付就业中断的情况,不得不另觅工作,包括以零散工、外包工等方式继续就业,被迫接受非正规劳动关系和较差的劳动保障。

而年纪较轻的女工则更担心因收入减少带来的经济压力,她们相对大龄女工而言家庭责任较重,一旦就业受限,就必须要在留老家照顾家庭还是回厂复工之间作出艰难的选择。

门店临时工成主流,节奏快强度大

H&M销售额在2018年约合共1562亿人民币,主要得益于线上渠道收22%的强劲增长,占集团总销售额的14.5%。

在2019年快时尚品牌排行榜里,优衣库和H&M分别排行首位和第四位,显示出它们在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从网上资料和官方网站来看,这些跨国品牌的门市大多位于深圳和广州,每个品牌在各城市起码有两至三家门店。


虽然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首五个月国内纺织服装类零售总额明显受疫情影响,比去年同期下降23.5%。但H&M和优衣库集中利用电商,发展“线上+线下”的新零售模式,在网上销售方面令线上商店销售额自3月份以来已回复业绩,销售额增长约20%。


门店的自助运作模式和品牌的网上销售也对用工模式有所影响。消费者可随时登入公众号而选购不同店铺的衣服,也有部门负责线上销售的发货,这节约了仓库和销售员的成本开支,不需要更多全职员工在门店,可弹性上班、工作可灵活分配的临时工因此成为了主流。

招临工旨在为公司节省资源,不需要长期员工的津贴和社保,也不会有法定节假日工作应得的三倍工资。疫情期间因H&M门市的营业额没有达标,长期员工没有了奖金或超产奖。一直以来,H&M和优衣库两家的长期工的基本工资约4000左右,公司也会为他们买一档的五险一金,有年底双薪和带薪年假。复工后,H&M这样的跨国服装品牌门店的约有一半是临时工。


在疫情初期人流较少,门市工作强度尚可应付。但随着2020年下半年销售量的好转至全部恢复,有受访的门店临时工透露工作节奏加快、工作强度越来越大。TA们工作时要一直站着,手脚停不下来。例如H&M深圳某门市下午人流最多,忙的时候甚至没时间上厕所。工作内容与全职一样,主要看领导安排。而门市临时工流失率高,也间接导致长期员工工作量变大。

虽然不知道这一波对跨国服装品牌的关注会维持多久,但基层劳动者的困境在此之前已经存在,TA们的出路也随着过去几年已经开始的外贸订单生产线的逐步外迁而逐渐收窄。无论服装行业怎样应对风波、未来发展策略会是如何,都必须优先处理基层劳动者的需求和面对的问题。因为TA们才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根基。


参考资料:
(1)《复工半年后:珠三角服装产业劳动状况变化调查》&《新冠肺炎对服装销售业状况影响》
(2)《H&M的数字转型元年,2018财年线上市场收入大涨22%》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凌又又
兼职码字,专业候补。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