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身网吧、一天一顿饭……是什么使她们难以生存?

作者:VIRLEON  |   2017-10-31 15:49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性别平等  原创    
摘要:“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性别分工可以保护中上层女性,可以在各大城市建起“女性专用车厢”,却无法捞回家庭崩溃后坠入贫困的女性与儿童。避开性别分工与男性扮演的角色来谈“女性崛起”,就是在耍流氓。

前段时间,我的朋友圈被一本叫《女性贫困》的调查纪要刷屏了,这本册子是由日本NHK特别节目录制组制作编辑的,今年9月被引进中国,在国内反响不错。

也有一部纪录片,点击可观看→【女性贫困】

女性贫困.jpg

纪录片中,那些衣着光鲜的日本年轻女性居然寄身网吧无家可归,如果是不了解其中社会背景的人,大概会用猎奇的眼光来看待吧。

女性贫困.png

19岁的彩香和母亲、14岁的妹妹一起在网吧里住了两年,过着一天只能吃一顿饭的生活。

母亲10年前离婚,独自一人抚养两个女儿长大,因为靠自己的工资无力支付房租,最后家中被断水断电,只能一家三口一起住进网吧里。

彩香自己也早早开始打工,希望可以在20岁的时候搬出去,并让妹妹继续上学。

她们的遭遇并不是孤例:在彩香居住的网吧里,最多可以住64人,其中有七成是长期居住的女性。近几年来,女性寄住者还在不断增加。

是什么使这些女性变得生活无着?

这则调查报告试图对日本的“女性贫困”现象做出解答,并着重强调了女性合同工普遍化与男女工资存在差距等现象。

这里的合同工,准确来说是“非正式雇用”,包含了兼职、打工、合同工、临时工、派遣员工等“非正式”的雇用形式。

女性贫困.png

说到合同工、派遣工,中国的工友应该很熟悉。如果我们作为派遣工进一家工厂工作,就是和劳务派遣公司而不是工厂签定合同,和正式工得到的待遇往往是不一样的。

那么在日本,非正式雇用和正式雇用又有什么区别呢?

正式雇用:雇一人,养全家

二战后,日本构筑了正式雇用体制,从那时候开始,企业为(男性)正式工制定薪资的标准就是“不光要养你还要养你全家”

家都给你养起来了,你当然会被要求给公司一辈子当牛做马,以企业为家。

在这样一种体系里,升职涨工资靠的是资历和年龄,而不是业绩和能力。

从公司角度出发,招一个正式员工需要背负的责任与成本是非常沉重的,所以他们必须通过一套非常严谨的招聘标准,去招一个可以在公司干一辈子的人,跟找终生伴侣差不多了。

现在的日本公司虽然受全球化和绩效主义影响,没过去那么夸张,转职跳槽也越来越普遍,但高中、大学毕业生就业依旧困难。

女性贫困.jpg

24岁的村上悠大学毕业两年,却一直无法找到一份正式雇用的工作,还要偿还大学时借的516万日元奖学金(约等于30万人民币)。

她说:“以前想着毕业后能作为正式员工卖力地工作,还能拿到奖金,职位也能不断晋升,奖学金用奖金津贴就能还上,但是……”现实却比想象中残酷得多。

那么正式员工和非正式员工差在哪儿呢?

首先是薪资待遇,钱。

如下图所示,2014年正式员工的平均年收入是477万日元(约等于27.7万人民币),非正式员工的平均年收入连一半都没有

女性贫困.png

而女性正式员工年收入都没达到平均值,非正式更是呵呵。

并且不要忘了,正式员工的收入是会涨的啊!还有年终奖啊!

其次是福利待遇。

正式员工退休后,会有一套相对完整的退休金制度支持他们度过晚年。而非正式员工不仅没有这一待遇,被解雇后也无法得到任何补偿金。

对于女性来说,生育时的带薪休假、育儿补贴、公司托儿所……这些都是只有作为正式员工才能享受的福利。虽然还只有大企业做得好些,但也聊胜于无。

在同样的岗位做同样的工作,只是因为正式雇佣工和非正式雇用的区别,待遇就有天壤之别。

非正式雇用:做一份工,拿一份钱

从1930年代开始,临时工的待遇问题就不断引发社会讨论。

从1934年日本内务省的调查数据来看,当时有86%的临时工都是男性。当然,正式工里的男性也占64.5%之多

到了1950年代往后,“同工同酬”这一概念终于被提及。

或许是社会运动的成果,又或许是日本经济高速成长带来的人手不足,导致1960年代后临时工数量骤减。此时登场的,是以家庭主妇为主的兼职。

与成年男性为主的全职临时工不同,主妇兼职可能每周只工作两三天,毕竟她们的主要工作还是家务劳动。

有趣的是,当时有一篇报道评论这一类兼职:“劳动力与以往的临时工相比没差,但在社会问题上翻不起波浪”(大意)。意指从事兼职的家庭主妇不像从前的临时工那样可以争取权益。

1970年往后,更多“灵活的”非正式雇用的形式出现了,比如学生工、短期合同工、派遣员工等等。

女性贫困.jpg

1999年,为了促进男女平等,日本出台《男女共同参与社会基本法》。然而同年又修改了《劳动者派遣法》,使得几乎所有行业都能实行派遣制。

也就是说,企业从此可以用更少的钱雇用到同样的劳动力。在这样的背景下,男女派遣工的数量都大量增加。

《女性贫困》书中写道:“贫困问题并不只限于女性,然而长期以来所形成的男性优先的企业文化,导致大多数女性无论是在就业机会还是在待遇方面都处于不利地位。”

因此,虽然在法律上女性和男性拥有同等的就业机会,却有更多的女性陷入了贫困。

从女性贫困反思传统性别分工

在经济高速增长期过后,日本企业奉行的“抚养家人”、“终身雇佣”等薪资制度走向末路,主妇兼职来补贴家用就变成了一种灵活有效地维持家庭的方式。

然而,一旦既有的家庭形式崩溃,女性能够成功走向“外面”吗?

这就不得不提起二战后日本的“理想家庭”形式,一句话概括便是:“男主外女主内”。

通常中产阶级以上的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是无可撼动的,然而中下层家庭则很难维持“男主外女主内”的平衡——男性一个人的薪资难以维持家庭开支,这时候女性的肩膀上便落下了“内外”双重重担。

雪上加霜的是,离婚或丧偶导致家庭中“主外角色”的缺失,会使得中下层家庭的女性及儿童走向贫困。

这也是《女性贫困》花费大量篇幅展示的现状。

女性贫困.png

单身妈妈需要钱来抚养孩子,但又难以找到稳定的工作,只能靠同时做好几份兼职来挣钱。从前用来赚零用钱、补贴家用的工作,如今要维持整个家庭的生计。

并且因为无法给孩子提供足够的资源,贫困也在下一代身上延续。

日本的性别分工可以保护中上层女性,可以在各大城市建起“女性专用车厢”,却无法捞回家庭崩溃后坠入贫困的女性与儿童。避开性别分工与男性扮演的角色来谈“女性崛起”,就是在耍流氓。

女性贫困.png

我们必须清醒面对的,还有近代家庭形式的崩塌。

不妨悲观地设想一下,靠“男主内女主内”平衡构筑起的性别分工体系,可能迟早要完。让女性在现代社会中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而不是只能依靠丈夫和家庭,才是解决女性贫困问题的关键。

如今在中国,“让女性回归家庭”的声音越来越大,女性就业也面临越来越多的障碍。相信这部纪录片对于我们同样具有现实意义。

参考文献

1.『都市と女性の社会学』(1993年)矢澤澄子

サイエンス社

2.「非正規雇用の歴史と賃金思想」濱口桂一郎

大原社会問題研究所雑誌 = The journal of Ohara Institute for Social Research (699), 4-20, 2017-01

法政大学大原社会問題研究所

3.「日本の所得格差と所得変動 : 国際比較・時系列比較による動学的視点

Income Inequality and Income Change in Japan : Dynamic Approach through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and Time-series Comparison」

樋口美雄 等

三田商学研究 59(3), 67-91, 2016-08

慶應義塾大学出版会

4.年収ガイド:https://www.nenshuu.net/sonota/contents/seiki.php

2017年10月24日


延伸阅读:

工厂残酷地利用她,家庭温柔地蚕食她

成为生产线上的螺丝钉,是她们的选择还是“宿命”?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VIRLEON
作者:VIRLEON
旅日,学社会学。
1.800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