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煤矿打工三十年,只留下累累“罪行”

作者:麦田守望者.  |   2017-11-01 16:26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打工生活  原创    
摘要:我要“举报”父亲,一位有着三十年工龄的煤矿工人,揭露他身体的累累伤痕。

工人.jpg

图片来自网络

-你叫什么名字?

-刘文革

-做什么的?做多久了?

-煤矿工人,已经做了三十年。

-你知道错了吗?

-什么?在煤矿工作也有错?

-你还不承认?昨天有很多家伙来举报你。

-我从来都是勤勤恳恳干活呀,举报我的都有谁?

-你的手、脚、头、心、肝、肺……

-他们都举报我些什么?

-举报你总是逼迫它们超负荷工作,你承不承认?

-这、这个嘛,好像是。

-你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我要担起一个家,我需要钱。

-别人难道不需要吗?还有其他原因吗?

-因为我还有一个儿子要结婚。

-他结婚自己不会去挣钱吗?

-他,他好像也在挣。

-好像?你这儿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他其实也挺勤劳本分。

-那怎么还没成家?

-可能嘴太笨,不会哄女孩子吧!

-看看你的手,它们一直想把你送进牢里去。

-大概是我对它们太狠了吧。

-它们说,你总是让煤块、石块打它们,刚好了旧伤又添新伤。这事是否属实?

-属实。

-你看看其他这些罪行,你认不认?

-我认,我全认。

-奇怪,为什么都来举报你了,唯独少了眼睛?

-哦,大概因为是我不曾流泪吧!

创作心声

从深圳回到老家的第四天,父亲下班回家,和我坐在走廊外聊天。谈笑间,父亲的手不停抓挠另一只手上的旧伤疤,轻轻抚摸着新伤疤。我用我细皮嫩肉的手,感受了那些伤疤的凹凸不平,内心的激动之情再也无法抑制。

父亲为了帮我赚取彩礼钱,依然奋战在煤矿。我哽咽地对父亲说:“等我成家了,你就别去煤矿了。”说完匆匆离开去洗了把脸,我不希望他看到我流泪,因为这会让他担心我还未长大,不懂坚强。

当晚我就写下这封“举报信”,“举报”这位有着三十年工龄的煤矿工人,“举报”像父亲一样的煤矿工人群体,揭露他们身体的累累伤痕。也希望读者关注这样一个群体。感谢他们给我们带来的热量和希望!


延伸阅读:

她们两天两夜没睡觉,屁股上长满了老茧,只为……

她们用十六道工序制作出了风靡全世界的……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麦田守望者.
作者:麦田守望者.
一位在前进的路上寻找光,寻找希望的工人
1.143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