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过年的一顿饭,我和女友最终各奔东西

作者:博文  |   2017-11-08 16:22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生存环境  原创    
摘要:本文为“我的奇葩前任”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他在过年时应邀前往女友家做客,却在饭桌上被女友的父亲和亲戚冷嘲热讽,自尊心受挫的他,无法顶撞长辈,只能在内心将怒火指向女友……

年夜饭.jpg

插画师:补药脸

纵横江湖十余载,打工生涯的足迹踏遍了江南,走过的路千千万,遇过的人万万千,谈过的女朋友又有几个呢?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待,一共也就只有两个,一个是我现在的妻子,一个是我的“奇葩”前任。

为什么说我的前任女友是“奇葩”呢?不是因为我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而是因为一次奇葩的事件,让我给她戴上了“奇葩”的帽子。

也正是由于这次奇葩的事件,让我们缘分散尽,各奔东西。

我的前女友,管她叫A姑娘吧。

我们缘分的种子在珠三角的一家小企业生根发芽。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我们相遇在厂区的小公园里。目光含情脉脉地扫过对方,就不约而同地停在了半空中,火辣辣地交织在一起,像是两道电弧在半空中擦出了靓丽的火花。激动的内心怦怦地跳个不停,羞怯的脸上情不自禁地挂起了一片红霞。从那一刻起,两颗炽热的心就像磁铁的南北极,紧紧地吸附在一起,不愿分离。

青春的爱情恋火一触即燃,小公园就成了我们朝夕相伴的爱情小天堂。虽然我们的情侣关系早已成了不可争辩的事实,但远方的父母却还不知道这个小公园里的秘密,他们能否接受这个事实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当然,如果双方父母没有反对的声音,我们的爱情之树就应该会顺理成章地开花结果。

恋人.jpg

插画师:补药脸

有了爱情的陪伴,时间如白驹过隙,眨个眼儿,就到了那年的春节。

春节来临,炮竹声声,一派喜庆团圆的气氛。由于双方的父母还不知情,我们只能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那个小公园,独自回了自己的家,带着思念,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走过了春节。

分别后的日子里,我无精打采,一直熬到年初四的下午,急促的电话铃声才给我注进了一针兴奋剂——来电者不是亲戚也不是普通的朋友,而是那位令我朝思暮想的A姑娘。

拿起话筒,里面传来了她那熟悉而又严肃的声音:“今晚一定要来我家吃钣,我姑我姨她们全都来了,就等你啦。”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对方就已急匆匆地挂断了电话,命令式的语气不容我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放下话筒,我内心纠结,去还是不去?一直在我脑海里飘摇不定。

去吧,不知道A姑娘的父母是什么态度,能否欢迎我?不去吧,又感觉对不起A姑娘,她在电话里说话急匆匆的,更是让人捉摸不透,根本无法预测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说不定是奉她父母的旨意,特意邀请我去的呢!

虽然我们两家相距不是太远,都属于同一个县的,但骑摩托车也得两小时车程。眼见夕阳西下,夜幕即将来临,崎岖难行的山路哪能给我留下多少可以考虑的时间?再说,纸是包不住火的,迟早都得见她父母,迟见不如早见,早见不如马上行动。

想到这里,我也就没了那么多的绊脚索,驾驶摩托车“呼”地一声就朝着她家出发了。

绕过山路十八弯,终于找到了A姑娘那隐藏在深山中的小瓦房。此时,虽已暮色沉沉,但A姑娘父亲迎接我的情景依然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猛地闪立于我眼前,一动也不动,黑眼睛里反射出两道冰冷的月光,直勾勾地照在我身上,气氛简直让人感到窒息。

半晌,他那紧绷着的脸才被新年的鞭炮声震出了一道笑容,嘴角边也跟着挤出一句:“新年好。”这样就算把我迎进了家门。

我手上那两包精心准备的新年大礼,似乎一直都未能走进他的视线,像没人要的小乞丐一样,只能小心翼翼地跟在我屁股后面,诚惶诚恐地挨着我挤进了门,冷冷清清地蹲在墙角发呆。

新年.jpg

图自网络

屋子里全是A姑娘的七大姨八大姑,我站在中间,向我瞟来的全是陌生的目光。一时之间,我成了她们眼光捕捉的目标,感到一点也不自在。

幸好去得比较晚,不一会儿,晚餐就在喧闹声中开始了,有了围桌而坐的固定位置,澎湃的内心才平静了许多。满桌的佳肴,酒浓肉香,A姑娘的父亲借着过年的愉悦喝了一杯又一杯,话儿也就噼里啪啦地多了起来,一会儿问我家住何方,一会儿又问我从事什么工作。如果抹掉他脸上那仅有的一丝笑容,俨然就是一副警官审讯犯人的姿态。

我彬彬有礼地如实回答后,他不是立刻否定我,就是带着几分批评的态度。说到我的家庭住址就一句话:“那里很山哟,解放前穷得叮当响,都没有女孩敢往那儿嫁。”提到我的工作,嘴巴一撇,满不在乎地说道:“在外打工的人,如果不赶紧学一门手艺的话,不要说想飞黄腾达,恐怕就连找个女朋友都成问题哟。”

末了,他还嫌说得不过瘾,或者是担心我还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又硬生生地把A姑娘扯进了话题,脸色严肃地插了一句:“别看我家姑娘个子长得高,年龄却还小得很,根本就未到谈婚论嫁的时候。”

我看见他的态度,早已心中有底,哪能不明白这是话中有话?却假装糊涂,不反驳,也不和他争执,时不时还要微笑附和,表示长辈教训得是,内心就像一个打翻的五味瓶,说不清什么滋味。

餐前饭后,话中有话,任谁也能看出这是一道赤裸裸的送客令。天黑路滑,无法回家,我只能像个出气筒似的呆在这深山瓦屋里,各种难听、刺耳的语言一齐朝我扑来,就像一把尖刀插在我的心坎里,没有表面的伤痕,却有割心的痛。

夜色深沉,月儿高挂,憋屈的我辗转难眠。不知何时,我发现口袋里塞有一张A姑娘书写的小纸条。借着窗外的月光,小纸条里跳出了几行清晰的字迹:

“对不起,今日我家宾客如云,亲友满座,我特意邀请你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表明我的决心,让我倔强的父亲明白,我们是一对不可拆散的鸳鸯,也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无法否定我们的恋情。没想到弄巧成拙,却给你装满了一肚子委屈……”

我紧紧地攥着这张小纸条,轻轻地塞进心窝里,似乎有一股暖流涌遍全身,被言语刺得伤痕累累的心,顿时感到无比温暖。

然而瓦屋里的夜格外黑暗,眼睛瞟向窗外,虽能看到屋外的一线“光亮”,却无法躲避这间屋子里的“黑”,我的心情一下子又变得格外沉重。

我只能盼望着黎明快快来临,可以带我逃离心灵的苦海。

失眠.jpg

插画师:补药脸

第二天早晨,东方刚露出一线鱼肚白,我就迫不及待地跨上了摩托车,载着两包被退货的新年礼物,带着内心的伤与痛,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出了这个陌生的小山村。

我蹲在一棵大树下,眼泪无法控制地往下淌,心里激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我明明知道,那瓦屋里无法躲避的黑暗才是我心灵伤痛的元凶,然而我有苦难言,无处发泄的怒火却直接指向了A姑娘。我在心里抱怨:要不是她慌慌张张就让我去她家里,一个理由也不给,哪里会遇到这种事情?

我明知这是在逃避问题,却放任自己一个劲地责怪A姑娘,给她套上了一个叫“奇葩”的罪名,点着她的名字,一路马不停蹄地骂到了家门口:“奇葩,奇葩,你就是一个奇葩……”

这件事终究让我与A姑娘成了两个陌生人,彼此再也没了音信。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从那个难眠的夜晚算起,我已经整整走过了十个年头。昔日小公园里的欢声笑语早已消散在岁月中,那一夜的伤痕似乎早已也愈合,剩下的只是一个难以抹去的伤疤。

一切都已过去,我只希望A姑娘不再经历奇葩的事件,顺利避开瓦屋里的“黑”,一生都能与开心交友,与幸福同行。


延伸阅读:

我和她相恋六年,最终分道扬镳,只因……

我经历了偶像剧般的爱情,却发现“霸道总裁”只想要我生儿子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我的奇葩前任”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201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博文
作者:博文
博文,外企基层管理员,用我稚嫩的笔尖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
1.136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