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用增加女人劳动负担的方式来搞“环保月经”

作者:吕龚仁  |   2017-11-09 15:32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月经  月经假 专题 原创    
摘要:如果人们没有意识到生态污染问题是一种结构性问题、不能下定决心改变大型跨国集团在追逐利益时污染全球的局面,那么要求女人增加自己的家务劳动负担来做环保的实践,是一件非常过分、非常性别压迫的事情。

有一次我参加一个聚会,大家天南地北地侃着,话题落到了月经用品上。有一位女性认真地说:“我们应该提倡大家用布艺卫生巾——你想想看,每年几百亿片一次性卫生巾,都是难以降解的东西,焚烧的话会产生二恶英,多不环保啊。”

卫生巾水晶球.jpg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

这个聚会的参与者和我一样,都是女权主义者(当然她们比较多用“女性主义者”这个名词)。很多这一类型的女权主义者非常关注生态问题,不少人只使用布艺卫生巾或者月经杯,用她们的话来说,是“为保护地球出一分力”。有一次我们讨论到,现在在一些少数民族山区,因为比较难买到一次性卫生巾,很多劳动妇女一直使用布艺卫生巾——“这很好呀,很环保!”她说。

好奇之下我也就花了80元在一个家庭主妇合作社那买了一个布艺卫生巾。作为一个时间贫困的人,我大大咧咧地问:“这个卫生巾我能不能就扔到洗衣机里洗啊?”

timg-2.jpeg

我想象中的场景当然不是把带血的卫生巾与其他衣服一起放洗衣机弄个大染红啦。我只是开始烦恼,来月经的时候每天都要手洗几张布艺卫生巾,对于一天到晚在工作睡觉时间都少于6小时的我来说,有点太辛苦了。

但是生产者阿姨告诉我,使用这种无添加化学漂白品的布艺卫生巾,一定要手洗啊!而且最好是用自己动手发酵的酵素洗衣液来洗,不要用那些现成的洗衣粉洗衣液,那些东西,添加了超级多添加剂的!

那平时怎样换卫生巾呢?用布艺卫生巾的朋友告诉我,她通常会随身携带一个防水袋和几张替换的布艺卫生巾,防水袋里放一些小苏打。换下来的布艺卫生巾叠好、弄湿、放在有小苏打的防水袋里,防水袋再放在一个密封包中,密封包里还可以放一些用来除味的咖啡豆……

猫.jpeg

于是,那一包布艺卫生巾一直被放在我的储物柜里,从来没有拿出来用过。原谅我这个“懒惰的女人”吧,我实在无法在紧张的工作时间或者少得可怜的睡眠时间里抽45分钟出来泡和洗我的经血!

查一查资料,我发现一次性卫生巾确实是一种“白色污染”。组成卫生巾的物质大多是化学纤维,分子链长、聚合度高,耐酸耐碱,非常难降解。不管是用掩埋还是焚烧的方式来处理,都有可能污染土壤、大气和水体。

于是我常常可以在一些女性杂志上看见这样的描述:

屏幕快照 2017-11-07 下午3.31.20.png

或者这样的描述:

屏幕快照 2017-11-07 下午3.30.46.png

看完这些触目惊心的资料,我居然产生了愧疚感:我的子宫对不起这个地球!我的子宫内膜脱落的同时,地球母亲就被迫吞下了一片难以消化的塑料膜!

也有人向我推荐过卫生棉条和月经杯——它们都比卫生巾透气,不用黏糊糊地像坐在潮湿地毯上,而且它们比卫生巾更加环保!卫生棉条比卫生巾背胶好降解,月经杯一个可以用10年,想想看我们可以帮地球减少多少污染哪!

不少很关注环境保护的朋友们经常很认真地对我们进行倡导,向我们讲解女性月事用品对环境可能造成的污染,这些污染和各种污染一起累积起来,将会对地球造成毁灭性的影响。她们很希望女人们可以联合起来,一起用自己的努力来保护地球。

timg-3.jpeg

配图:白色污染

但是,这样的环保来月经,适用于所有女人吗?

如果我是坐在干净明亮的办公室,工作没有那么忙碌,桌头时常放着一支抑菌洗手液,随时可以到公司厕所换卫生棉条/月经杯,回到家中有点小时间在吃饭洗碗后手洗卫生巾的白领;或者,如果我是一名工作时间相对弹性、工作环境相对舒适的家庭主妇,我会尝试尽一点“地球公民”的责任,在我的月经上下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来做环保的时间。

但很多姐妹,特别是各行业中的女工姐妹们,可能就没有办法“牺牲”自己的精力时间来为自己的月经“洗脱不环保的罪名”了。

每半天只能上一次厕所还要轮候“离岗证”的流水线女工,怎样带上一身小苏打防水袋浸泡布艺卫生巾?

屎尿斑斑、气味难忍、垃圾比人高的工厂厕所里,你真的有勇气拆开一个卫生棉条塞进你的阴道吗?

扫大街、搬转头、运钢筋的姐妹们,厕所总是远在天边,她们月经杯里的血要倒到哪里呢?

月经禁忌严重、厌女症强烈的工业区里,无惧污名、特立独行的卫生巾晾晒者,在家人或者邻居向你出口谩骂的时候,有人和她一起怼回去吗?

难道环保,一定要以增加劳动妇女负担的方式来实践吗?

1.jpg

其实我查阅文献,看见不少有意思的东西:十多年前就有人提出了卫生巾白色污染的问题,那时候的解决方式,是研究可降解卫生巾。“环保高透气抗压渗防水纸材料”、“非织造布”的等中外创新发明很早就已经出现了,但是十多年后的今天,可降解卫生巾还没有在中国普及。网上有卖可降解卫生巾的,基本上是昂贵的进口货。

我们老听到别人说科技革新改变世界,但是为什么我等啊等啊,却一直等不到科技革新来帮助我们这些又想救地球,却又在肮脏工作环境和极长工时里挣扎的先进女工呢?

同时我看到更多更恐怖的污染源头一直没有被大部分人重视起来:

Levi’s、Calvin Klein等数十家国际服装品牌在浙江的供应商的污水处理厂排放的污水中检测出多种具有生殖毒性和致癌性的有毒有害物质;博柏利(Burberry)、阿迪达斯 (Adidas) 和迪斯尼 (Disney)等12个国际知名品牌的童装全部被检测出包括NPE在内的有毒有害物质,其中超三分之一产自中国;致1375人罹患癌症,其中216人已过世的台湾RCA污染事件,受害者家属用了15年时间才打赢了官司……

rca.jpg

配图:台湾RCA污染事件,家属维权现场

这些庞大的利益集团造成的、极其恐怖的、出人命的环境污染,似乎不是“每个女人都付出一点爱与责任感”,停止使用一次性卫生巾,就可以为挽救地球出到力的。

我并非在说个体就没有责任和必要身体力行地做一些环保的实践,并不是说这个世界正在被邪恶力量污染,我们就只能跟着骄奢淫逸地浪费地球资源。我要强调的是,如果人们没有意识到生态污染问题是一种结构性问题、不能下定决心改变大型跨国集团在追逐利益时污染全球的局面,那么要求女人增加自己的家务劳动负担来做环保的实践,是一件非常过分、非常性别压迫的事情。

我们女人,在这个男权暴力充斥在军事、经济、政治、文化等等的世界上,坚强地活着,本来就已经很造福人类了好吗!

真正时间极度贫困的那一群劳动妇女们,只要有资源触及到一次性卫生巾,谁会真心高兴地用回布艺卫生巾啊?

“你知道吗,你使用的卫生巾正在毁灭这个地球!”当我们下次再看到这些带有点恐吓式的环保教育话语时,我们必须留一个心眼:一个号称以人为本的地球,到底以谁为本?以增加劳动妇女劳动负担为手段的环境保护,保护了哪些利益既得者的特权?

配图.jpg

插画师:苏丹

我们应该使用什么样的卫生巾,这没有什么标准答案可言。使用布艺卫生巾来保护环境并不是不好——那也是一个环境保护的方法——但是我们当要向所有人倡导一种理念或者一种生活方式的时候,我们要非常注意这些生活方式是否存在着阶级限制。比如文首说到的少数民族地区妇女,她们使用布艺卫生巾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匮乏。在我看来,只有人在免于匮乏的情况下,才有空间和机会在做更多贡献整个地球的事情。


在中国,如果你住在城中村、城乡结合部或者是农村,你有很大几率会买到假冒伪劣的、甚至被污染的卫生巾,很多地方还因为月经污名而设计了各种风俗和习惯让劳动妇女加重经期的心理负担和得妇科疾病的可能性,很多体力劳动妇女还在为痛经时无法得到合理的休息而头痛。我们真心希望大家在倡导环保、提倡女人悦纳自我的时候也要考虑不同女人所处的不同处境,开发更多以人为本的方式来达到文明进步的目标,而不是只想象在女人身上找问题、找解决方法。

这也是,月经的政治。


延伸阅读:

专题:月经即政治

漫说月经 | 我与“她”的罗曼史,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一张图让你看懂女工“带薪痛经假”需求调查报告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吕龚仁
作者:吕龚仁
拳打直男癌,脚踢资本狗
1.070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