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丽大火24周年:亲爱的姐妹,你是否还在遭受疼痛?

作者:尖小椒  |   2017-11-18 12:28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女工  工伤  原创    
摘要:这些遭受日常工作伤害的女工,她们并不是在大火中死去,却在漫长的日日夜夜中遭受大火灼烧般的煎熬。

11月19日,对很多人,尤其是80,90年代出生的人来说,不过是一个“购物节”狂欢之后吃土的平常日子。

但是,像往年一样,我们要再次提及24年前的11月19日。

1993年11月19日,深圳葵涌致丽玩具厂发生特大火灾,84人被大火活活烧死,其中82人是女工。

timg.jpg

致丽工厂火灾前事发女工合影

1993年,我三岁,和这82位女工一样,我的母亲也在外打工。

1993年,我国还没有《劳动法》。

在一桩桩火灾和生产事故,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逝去之后,1995年,《劳动法》终于出台。

短短两个纪年的轮回,就足以让人们忘记大火中逝去的鲜活生命,她们变成了一串数字,被人遗忘,不被提及。

沉重的历史也告诉我们,保障劳动者权利的法律法规的出台,是劳动者们用血用泪、甚至用身陷囫囵的代价换来的。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们的牺牲被遗忘。但是,我们不忍忘记,只因被遮蔽的伤痛仍在继续,依然有很多姐妹在遭受着非人痛楚。

车间里的白血病魔咒

小洁曾经在鞋厂打过工,她说,鞋厂里女工很多,一眼望去,几乎整条流水线都是女工。

现在,她在做为职业病工友服务的工作。她印象最深刻的,便是来咨询的患白血病的女工友,她们中大部分都是因为在鞋厂工作后,被查出白血病。

timg2_meitu_1.jpg

鞋厂流水线女工,图片自网络

白血病的根源是苯中毒。苯中毒会造成血液的变化,对于女性来说,先是月经紊乱,而后白细胞减少,继而出现血小板减少和贫血,再重者便发生再生障碍性贫血或白血病。

阿梅是在外出打工20多年后,检查出职业性白血病。这20多年,她在鞋厂的工资从一个月200元慢慢涨到800元再到2000元。期间她结婚生子,正当她觉得日子慢慢安稳起来时,她病倒了。

长时间的住院化疗,丈夫烦了,逐渐疏离了她,承受巨大精神压力的她,在与病魔抗争的同时,还要走复杂且漫长的职业病赔偿程序……

小洁说,除了鞋厂,玩具厂,还有眼镜厂,这些工厂里都偏向招他们认为更“听话”、做工也更细致的女工,这些工厂里的工人也最容易因为慢性苯中毒而导致月经紊乱,血小板减少,甚至患职业性白血病。

近几年,关于女工患职业性白血病的报道也屡见不鲜:

image.png

飘在空中的粉尘幽灵

白血病之外,尘肺病也是潜伏时间长的职业病之一。说起尘肺病,一般人会想到矿业,建筑业等男工比较多的行业,却往往会忽略女工居多的纺织厂和玩具厂。

纺织车间的空中弥漫着看见看不见的粉尘,工厂不重视安全防护,不告知工友职业病风险,工友唯一的防护措施便是一个简易的口罩。

棉纺车间通常都会有空调,但空调的作用不是改善员工的工作环境,更不是排出粉尘,而是为了维持一定的温度湿度,防止棉花产品断裂。

防护措施很少的女工,长期吸入有机粉尘,就容易患棉尘肺。

在玩具厂和制衣厂,女工们则几乎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空中漂浮的看不见的粉尘肆无忌惮地侵蚀着她们年轻的身体。

被忽视的身体伤痛

职业病之外,高强度的劳动对女工身体的影响常常被忽视。

一位工友曾给我们投来文章《服装厂女工的屁股》,这样描述她们的日常:

连续干二十个小时的活,坐的屁股直疼,但是,这种活站着又不能干,还得坐着,最后屁股坐出水泡来。

(屁股上)茧子的数量代表了工作时间的长短,就像树的年轮一样。

作为一个服装厂女工,每月总有那么几天,是我们身体最不方便的日子,是大姨妈要来探望我们的日子。但是不管身体是否方便,都要像平时一样干活。经理说,大家都来月经,每个都请假,那还怎么生产?

1509330126130270.jpg

正如这位工友所说,生理期的女工不是被保护,而是被厌烦。而且,车间里的温度都是为了适应产品的要求,生产环境对生理期的女性很不友好。

早在1990年,就有学者研究表明,纺织工厂里的噪音不仅会影响女工的听力,还会导致女工月经紊乱,痛经加剧,甚至影响女工妊娠,影响新生胎儿。

不被看见的身体伤痛还有很多,很多在工厂饭堂、医院的做清洁工和做家务工的女工大姐,她们常年遭受皮炎和风湿病的困扰。

这些身体的伤痛,不在职业病的范围内,她们只能默默忍受。

比大火更残酷的是漠视

24年前,致丽厂用铜丝做保险丝,用3000港币买到了消防合格证,也买断了80多条人命。

那场大火引起人们的一时关注,也推动了政策的改进,但是,用人命来换取这一点点改进,代价是不是太大?

导致那场大火的根本原因,是工厂和有关部门对日常生产安全和对工人权益保护的漠视。

这些遭受日常生产伤害的女工,她们并不是在大火中死去,却在漫长的日日夜夜中承受大火灼烧般的煎熬。

我们不断地提起这个日子,只是为了提醒大家,不要等又一场“大火”出现,不要等下一次灾难的爆发,才开始亡羊补牢地反思。

注:文中提及学者研究结果来源于1990年《职业医学》第一期文章:《纺织噪声对女工月经功能、妊娠经过和胎儿发育不良影响的调查》。


延伸阅读:

魂断于此的她们就这样被忘记了?|致丽大火23周年

致丽大火22周年:陈玉英,不仅仅是活下来

她们两天两夜没睡觉,屁股上长满了老茧,只为……

当了十年月嫂得了一身职业病,但我真的病不起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1.937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