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疑似患职业病后申请换岗,工厂却说干不了就走人

作者:侯国安  |   2017-11-21 17:32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原创  工人权益    
摘要:在工厂连续接触化学水和油漆,我开始感到身体不适,手部大面积脱皮。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我找到工会主席,对方却对我说……

2015年,我们有六个人一起从老家出来找工作,先是落脚在东莞凤岗,我们把行李放姑姑的出租房再去找工作。3月底很多工厂已经不招工,少部分工厂在招,但是很多都不招男工,尤其是不招广西的男工。

堂姐和大嫂随便进了一家小工厂,我们4个男人去了东城区,找不到工作我们又转移到深圳找几天,又回东莞厚街找几天,很快一个月过了工作还没找到,一位堂叔回家了,姑父去了重庆干工地,我和叔叔再次回到了东城。

这次运气并没有那么差,一到东城就碰上一家叫美立敦的玩具厂在招工,按照招聘牌上的要求,我们准备好笔,第二天早上按时到厂门口去应聘。

早上在保安室填写入职申请表,入职申请表上有应聘者要填写的个人信息、工作经历和自我评价等,还有一栏是“1.自愿放弃购买社保。2.买社保。注明:员工本人每月扣社保费XXX元。”这两项是让应聘者根据自己的意愿来打钩的,很多工友对社保不了解,不知道社保的重要性,加上东莞的工资实在是跟不上开支,很多工友看到要扣除几百的社保费,觉得到手的工资实在是少之又少,于是在招聘人员的引导下选择在第1项打钩。

填表结束后,我们每人拿到了厂里的一张临时出入证,等下午再统一面试。

下午两点,已经有四五十人在厂门口等待面试。招聘的人让保安把门打开,一手拿着本子,一手打着过来的手势,并大声叫道:“今天早上填了表的进来!”所有的人争先恐后,一拥而入。

进到厂区,先是一场体能训练。女工被叫去搬桌子了,男工在太阳底下排成三行,暴晒大约六七分钟,再在保安的带领下进行一场训练。先是向左向右转,再到原地踏步走,最后训练高抬腿。虽然站在这里才半小时左右,但是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每个人都汗流浃背,有两个大约不满20岁的男孩受不了就离开了。保安说:“现在天气是有点热,谁要是受不了也可以跟一起他们离开。”没一人出声。

进厂.jpg

训练完,我们被带到厂里的医务室,主要检查是否有纹身、疤痕、皮肤病。

“谁手臂有纹身的,想在这里干的把袖子放长点喽!”招聘的人提醒到。

一间小小的房间,坐着一位医生,我们一个一个进去检查。我一进去,医生让我伸出手,先看手心再看手背,伸伸手指再握拳头,看完手没什么问题,医生问我有没有纹身,我说,没有。整个面试就结束了。

第二天培训,先是通过视频介绍工厂的发展史,接着培训员讲厂纪厂规,介绍工资待遇以及工厂的文娱活动等。培训了一天,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我怎么进了这么好的一个厂呢?又有舞蹈学习班、电脑学习班、外语学习班、心灵驿站、免费图书室等,有很多学习机会,加上培训员一直强调:“我们厂除了按照法律办事外还绝对人性化管理。”进了这么好的厂,我怎么能不高兴呢?

培训最后,距离下班的时间不多了,培训员发了好几份材料下来,让我们签字,过两分钟又全部收走,包括劳动合同,没有时间看,想在这里做的要签字快点。

第三天正式上岗了,女工全部被分配到装配部,男工全部分配到上色部,上色部有喷油和移印。我是在喷油岗位,主管把我交给了拉长,拉长把我交给了一个老员工,虽然管得也不是很严,但是自己是新员工不敢捣蛋,每天老老实实地干活。

每天上班11个小时,早上5个小时,从7点上班到12点,中午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再连续上6个小时,从13点到19点。新员工都很不习惯,总是挨饿上班,但是让我高兴的是,晚上下班时间早,还可以有时间去参加厂里的各种学习班。

第一天下班,我和叔叔打算去借书,可是去到图书室,门锁灯灭,包括舞蹈室、电脑室乒乓球室都无一开门,后面几个晚上我们再去看,还是没有开门,周日也没有开门。一直到我离职,图书室、各培训室都没有开门过。

这个厂生产的是玩具,喷油也是最大的工程之一,我们每天不停地连续喷油11个小时,喷得全身上下都是油漆。厂里不发帽子,那段时间我喷的都是红漆,黑发都染成红发了,眉毛也是红色的。口罩很薄,是一次性的,下班后发现油漆粘在脸上,还以为是流鼻血了。手套也没有,每天要用各种化学水调油漆和清洗喷枪,都是自己取一个大桶的水龙头接过来,化学药水非常臭,还辣眼睛,滴到手上特别冰凉。

职业病.jpg

每天被油漆染红的头发

化学水.jpg

乱摆乱放、员工自行取用的化学水

连续接触化学水和油漆十多天,我开始感冒、咳嗽、皮肤瘙痒致手部大面积脱皮,我观察了一下那些化学水,有天那水、香蕉水、开油水几种,还些有没有标识或者写着英文,认不出是什么。我怀疑我的病是不是这些化学水造成的?

2015年5月12日早上,我向部门主管交了《换岗申请书》 ,主管说:“做不了就辞工走人啦!”再没有理睬我。我又去找了人事部主管,人事部主管问我是什么学历,我告诉他我小学毕业,他怀疑有人帮我写的《换岗申请书》 ,所以一直像审人犯一样审我,最后说:“这些事情不要找人事部,找部门主管就好了,不关人事部什么事。”我再三请求,人事部经理很不耐烦地说:“你想去哪就去哪呀!想来人事部就来人事部做吗?哪个会要你?”

无奈之下,我求助于工会,工会办公室的人说工会主席不在,叫我下午再来。

我又去到了装配部,向装配部主管说明了我的情况,装配部主管答应要我在装配部做,但是找到我原岗位的上色部主管,他们却拒绝签字,人事部也拒绝签字,他们想让我自己辞工走人。

下午,我再次求助于工会,工会主席也还是不在,我在工会办公室找到了一个愿意和我说话的人。我从她的工作证上得知,这个女孩是一名社工。她让我把手给她看,结果吓了一跳。

职业病.jpg

接触化学品后大量脱皮的手

从谈话中我了解到,她是东莞市总工会专项资金购买的驻厂社工。了解到这,我心里一片光亮:她既是社工又是总工会的人,她一定会帮我。

于是我忍不住吐出自己心中的苦水。结果她听完后这样回答:

你说的那个主管叫你自己走人,是他个人说的,不是公司说。他们之前都是体检完才知道你应该在哪个部门,第一个月都是随便抽取到各个部门,就没有遇到过像你这样的情况,所以他们没有办法给你解决。主要是今年企业的效益也不太好了,以前这个厂有一万人,现在只有三千人了,现在呀,是很难做到你要求多好就可以做多好的。你的身体问题不一定是因为工作导致的,有些人身体里也是有遗传病这些的呀,像我自己,不能吃海鲜,一吃海鲜就过敏,这个我不能去怪饭店吧!以前我在康复中心做社工,知道好多工厂都很黑,这个厂还好了,不然总工会那边不会派我到这个厂来的呀。辞工不用体检呀!因为是你自己辞工的嘛!

我听了她的这些话,我心灰意冷,感觉是苦水中又加了黄莲。后来我才知道,部分企业社工容易站在企业的位置说话,扮演替企业解决“麻烦”的角色,而忘了社工关注弱势群体的初衷。

我也曾经多次打电话求助ITCI(国际玩具业协会),我说厂里没有给我一份合同,ITCI的工作人员告诉我,ITCI要求的是工厂在三个月以内给工人签订劳动合同,并在多次通话里表示没有办法帮到我换岗的请求。

2015年5月13日,我再次去找工会主席,那位社工先找了我,她问我要怎么跟工厂工会主席谈,并提示我说话要温柔些,不要惹工会主席生气,并陪同我去见厂工会主席。

这次也是我打工近10年来第一次找工会帮忙,主要原因是我之前待过的其他单位都没有工会。

第一次见到工会主席,我面带微笑向工会主席问好,却得到工会主席冷眼相待。他盛气凌人的说:“我是行政部主管。”接着念出一大堆厂纪厂规,并拿出一份有我签名的《有毒有害告知书》 ,安排我去做体检,说如果我的病不是中毒导致,就不能换岗,同时还振振有词地说:“我们的产品是给外国的小孩玩的,如果油漆有毒,那我们厂还能开这么多年吗?并告诉我,如果我不服就去申请仲裁。说完就离开了。

5月14号,我跟着厂里的人去体检。去体检前,总工会社工又找了我,她说她都是为我好,让我不要再咨询外面的“野鸡律师”,说那些野鸡律师都是骗人的。她还让我不要找媒体,不然造成的后果我要来承担。

她说市总工会的律师是兼职的,只有星期五在,星期五可以带我去市总工会咨询律师,但是厂工会主席不同意,她唯一想为我做的一点事也没有做成。

电子厂.jpg

入职20天后,厂里才给我安排了入职体检

我去体检回来没有得到换岗,而是被同事取笑,还受到拉长、主管打压,无奈就辞职了。

工厂.jpg

工厂针对我贴出的通告

后来我也在一些活动上跟总工会的社工见过几次面,不久听说她也离开了那所社工机构,离开了东莞市总工会,美立敦塑胶电子厂又来了一位新的社工。


延伸阅读:

我选择依法维权,为何拿不到属于我的赔偿?

我终于维权成功,觉得自己经历了世界上最长的赔偿程序……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侯国安
作者:侯国安
城市里的一线打工者,奶爸。
1.047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