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长故意刁难,我没想过妥协

东平怡娇 · 2017-12-14 16:1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作为流水线工人,被线长刁难是怎样的感受?退让并不能解决问题,维护自己的权益才是最有效手段。

六月十三号我像以往一样去上班,正在工作收到了组长发过来的一条短信,说我六月九号上班没刷卡,我心想富士康有规定每人每个月都有两次补卡机会。所以也没在意。

于是我打通了部门负责考勤的助理的电话询问情况,谁知他一口咬定地说:“你补不了。”

于是,我又分别打电话给了线长和组长,他们的回答也一样:补不了。

我没办法,只好打通了员工投诉渠道也就是关爱中心的电话,把事情说了一遍,关爱中心记下了组长助理的电话后,回复我说他会马上处理,并告诉我能补。

很快,组长打电话过来责骂我:“我平时代你不薄,你怎么这样对我,你就是个小人。既然这样,那以后在工作上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正准备向他解释,他就把电话挂了,还在群里告诉我去助理那拿单,拿完单后去找他。


图片来自网络

见面后,他依然在气头上,句句话都说我做的不对。

我心想反正卡已经补了,就给他个台阶,我就一直道歉,为的是他以后不要针对我。

第二天,我照常在流水线做产品,线长气冲冲地冲到我面前,大声地说:“你怎么做那么少,别人都可以做两千多,现在都两点了,你才做到八百,你今天下早班,别加班了。"

我们流水线工人一个月的底薪很低,每个月就靠加班多赚点钱养家糊口,他这没理由地就不让我加班,我非常生气。况且我做的这个料相对其他料加工起来费的时间就是要长一些,我从早上上班一直忙到现在,一刻都不敢休息,他这明显是故意找我岔子。

我本来想辩解,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张口就骂我说:“别给脸不要脸。”

看到线长拒绝和我沟通,我只能把事情反映给组长。谁知不一会儿组长带着线长来到我面前,一个站在左边,一个站在右边,两个人同时对我大叫,线长还用手指着我破口大骂。

我也据理力争,却被他们俩的声音给压得听不见了。

他们骂完后,组长临走时叫我第二天去a10上班,定的产能完不成就下早班。其实我们车间的产能就是线长自己定的,产能涨来涨去,都是他们说的算,他故意针对我,定的产量我肯定完不成了。

其实我在工厂待了九年,一直都是这样做事的,从没有人说过我偷懒或什么的。突然遭遇线长如此刁难,我觉得很委屈,眼泪刷刷地流,下班后骑着单车哭着朝关爱中心走去。

路上还给科长打电话,哭着反映了事情的经过,并告诉他我正在去关爱中心的路上。


科长说:“你告诉我你在哪儿,我马上过去。”不一会儿,科长带着组长过来了,我又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浑身发抖,泣不成声。在科长面前,组长道歉了,并表示以后不会针对我。

可谁料到,没过两天,线长在五点时又说我做的少,让我下早班。想想,我这一天一直在认真的做事,不断地赶产量,他却还在针对我。

我非常生气,继续投诉给组长和科长,他们同时回复让我先加班,等他们上班了再找我谈话。

谈话的时候,科长说:“专理出差了,等他回来会向上反映,这两天不会安排我下早班。”

于是我又回到了坐位继续的工作。

第二天,我继续上班,组长又过来刁难我,让我换一种料子做,还把产量定到完全没法完成的程度。

组长和线长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刁难我,科长又找借口敷衍我,我知道我不能再忍下去了,我哭着走出车间,冲进关爱中心,要求一定要给我解决这个问题。

关爱中心里接待我的是一男一女,他们安抚了我之后,听我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并问我希望他们怎么解决。

我提出三点要求:

第一让组长和线长当着全体员工向我道歉;

第二他定的产量指标有问题,要重新定;

第三他以后不能这样针对一个员工,要做到公平公正。

关爱的中心又问:“如果那一方不答应你的条件,你怎么办?”

我回:“那就看你们的工作做的怎么样了,关爱中心不就是要解决工人需求的吗?“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东平怡娇
河南南阳人,于2000年出来打工。经历过太多的伤痛了,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把我的个人经历写出来。性格开朗,爱运动,爱写作。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