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下班后在宿舍内喝酒打架,单位解除是否合法?

2018-01-11 19:30 · 黑豆劳动法智库


【案情简介】

王某2008年入职广通中心,在广通苑小区任维修工,双方签有20111129日至20161128日的劳动合同。王某住在单位提供的宿舍,该宿舍与办公室相连接,位于广通苑小区内的半地下室。2015415日晚,已经下班的王某与当日值班的同事闫振海在宿舍中喝酒,双方发生争执后打架,从宿舍一直纠缠至办公区域附近,110曾因此出警两次。

424日,广通中心做出《关于对闫振海、王某喝酒打架事件的处理决定》和《北京广通物业管理中心与职工王某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关于对闫振海、王某喝酒打架事件的处理决定》的内容:“北京广通物业管理中心值班员闫振海、维修工王某于2015415日晚八点左右在单位职工宿舍喝酒滋事打架,并于201541522:16201541600:53分之间报警当地110三次,110出警两次。此事件性质恶劣,给北京广通物业管理中心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北京广通物业管理中心就此事对当事人进行了调查核实。二人均承认喝酒、打架、报警的全部事情经过。为了严肃企业制度……根据企业《奖惩规定》中的‘处罚规定’第二项第七条、《总值班室岗位职责》第十一条及《职工宿舍管理规定》第六条的内容,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三章第十九条第三款中的内容做出如下决定:自2015426日北京广通物业管理中心正式与闫振海解除聘用合同关系,与王某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北京广通物业管理中心与职工王某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的内容:“王某……该职工于2015415日晚八点左右在单位职工宿舍喝酒滋事打架,并三次报警当地110110出警两次解决此事。此事件性质恶劣,给北京广通物业管理中心造成了极坏的影响。鉴于王某严重违反北京广通物业管理中心规章制度,按照本企业的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与王某解除劳动合同。”广通中心又在20158月通过邮寄和登报的方式向王某送达了解除劳动合同的公告,主要内容为因王某严重违反企业规章制度,一喝酒滋事,二2015426日旷工至今,公司决定与王某解除劳动合同。

王某认为广通中心前后两次做出的解除劳动关系决定的理由不一致,广通中心违法解除与其的劳动合同,其与同事发生纠纷属于民事纠纷,其也是受害者。公安机关并未定性为打架行为。王某未就此提交任何证据。广通中心对王某的主张不予认可,并提交照片、劳动合同、闫振海书写打架事件经过、王某书写打架事件经过、通话清单、规章制度为证。照片中能看到一幅悬挂在墙上的广通物业职工宿舍管理规定。劳动合同的双方为广通中心与王某,第21条,甲乙双方约定本合同增加以下内容处有手写的“1、乙方遵守甲方的各项规章制度。2、……3、遵守《北京广通物业管理中心住宿人员值班规定》……”。闫振海书写的事情经过主要内容为其与王某于2015415日晚在单位职工宿舍喝酒滋事打架的经过,双方多次报110,共出警2次。王某书写打架事件经过也陈述了当晚的情况。通话清单显示201541522点至次日凌晨期间,广通中心的值班电话共有5次主叫110的记录。规章制度第六节奖惩规定二(二)有下列违纪行为之一者,按情节严重,予以解除劳动合同。7、喝酒、打架、闹事者。第十一节职工宿舍管理规定,六、员工不得于宿舍或办公室内聚餐、喝酒、赌博、打麻将或其他不良不当行为。王某对照片、闫振海书写打架事件经过、规章制度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对王某书写打架事件经过、通话清单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劳动合同中其的签字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手写内容不予认可。王某主张规章制度没有经过民主程序制定,其与闫振海发生纠纷时不当班,规章制度里规定的是工作纪律,王某在休息时间不受约束。

王某每周工作6天,其主张广通中心未支付其相应的休息日加班费。广通中心主张王某每天仅工作6.5个小时,午休自12:0013:30,每周不超过40个小时。广通中心提交劳动合同为证。劳动合同第21条,甲乙双方约定本合同增加以下内容处有手写的“1、乙方遵守甲方的各项规章制度。……5、工作时间9:00-12:00,13:30-17:00,每周休1天。”。王某对劳动合同中其的签字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手写内容不予认可。王某认可员工的午休自12:0013:30,没有急事的情况下一般都可以休完,但其认为单位不应强制性规定中午一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

王某以与本案相同的请求为由向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该委作出京海劳人仲字(2016)第809号裁决书,驳回王某的请求。王某不服仲裁裁决,提起诉讼。

【案情评析】

一审法院认为:劳动合同中的第21条补充内容虽然为手写,但王某一不能证明系事后添加,二该内容约定了王某需遵守企业的规章制度和工作时间,工作时间一项已经与王某的自认一致,企业在劳动合同中规定员工应遵守规章制度也系正常情况,故法院对劳动合同的真实性予以采信,进而对广通中心提交的规章制度的真实性予以采信。根据该规定,喝酒、打架、闹事者,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并未区分工作时间和下班时间。由于广通中心为王某提供宿舍居住,该宿舍与办公室相连,又在所服务的小区之内,休息区域与工作区域的区分并不明显,故不能单纯的以王某不当班来判断企业的规章制度中喝酒、打架、闹事者,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一项是否应适用。2015415日晚,王某已经下班,但其明知同事闫振海正在值班,仍与其一起喝酒,违反了上述规定。从常理上看,双方饮酒的行为与之后发生争执甚至打架,有一定的因果关系。而且,规章制度也规定了员工不得于宿舍内喝酒或其他不良不当行为。根据值班电话记录显示,零时前后共有5次报110的记录,110曾因此出警两次,此举势必干扰小区居民的休息,破坏小区的正常秩序,进而导致小区居民对广通中心的评价降低,为广通中心带来一系列的负面影响。综合上述情况,法院认为王某的行为不但违反了广通中心的规章制度,也有违基本的劳动纪律,故对其的主张不予采信。广通中心以此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合同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对王某要求经济赔偿金的请求予以驳回。

王某每周工作6天,但其中午可以休息一个半小时,故其周工作不超过40小时,广通中心对王某的工作安排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36条和38条的规定,法院对王某要求加班费的请求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条之规定,判决:驳回王某的诉讼请求。

王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广通中心与王某解除劳动合同是否合法一节,王某虽主张,广通中心的规章制度未生效,广通中心与王某解除劳动合同没有制度依据,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中已明确约定,王某须遵守广通中心的各项规章制度,认真执行岗位责任制,遵守《北京广通物业管理中心住宿人员值班规定》等内容,故本院对广通中心提供的职工宿舍管理规定、奖惩规定等规章制度予以采信对王某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上述规章制度,“员工不得于宿舍或办公室内聚餐、喝酒、赌博、打麻将或其他不良不当行为。”“喝酒、打架、闹事者,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本案中,从广通中心提供的情况了解,李欣、闫振海、王某书写打架事件经过等证据并结合双方当事人陈述,可以认定2015415日晚,王某与闫振海在宿舍喝酒,之后发生争执、打架,并多次报警等事实,王某的行为不但违反了广通中心的规章制度,也有违基本的劳动纪律。王某虽主张,其与同事发生争吵、撕扯的事件,发生在下班后的休息时间,下班时间不受单位约束,但从本案实际情况看,由于广通中心为王某提供宿舍居住,该宿舍与办公室相连,而且闫振海正在值班,王某与闫振海的上述行为必然会对广通中心的经营造成不良影响,对王某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广通中心与王某解除劳动合同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对王某要求广通中心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0000元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加班工资一节,根据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劳动合同,并结合王某的陈述,可以认定王某每周工作6天,其中午可以休息一个半小时,故其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0小时,王某要求广通中心支付其2008111日至2015426日休息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70000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