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保住家人的工作,我放弃做职业病诊断

友维 · 2018-01-17 17:00 · 友维工友公益服务中心
摘要:因企业和管理人员缺乏职安健意识、缺乏企业责任心而致使工人权益受损,最后的结果却需要个人去承担,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也是一种悲哀。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受访者:阿英,制造业工人,48岁患职业性苯致白血病)

我是2011年10月从老家过来工作的。之前我什么都没做过,因为妹夫在这边做,所以我们就过来做了。

这厂里是做电动车,妹夫承包了几条线,但材料啥的都是厂里面的,成品也是厂里统一销售的。妹夫就负责招人和管人,亲戚朋友都是妹夫统一招过来,统一发工资,大概有二十多个人。

那里的工作环境很差的,平时衣服上都带着玻璃渣,也带着很多油。我的岗位是塑工部,从11年起一直在那里做,每个月有六千多,一般一天做十个小时,每天都干得很累,因为喷漆之后要发酵,所以厂里的温度很高。那些男工经常是光着身子,汗都把衣服湿透了。

我家里面有三个小孩,大的三十了,小的也有二十六了,我结婚比较早,我小儿子读了七年大学,一直没赚钱,读的是武汉大学,后来又在北京读了研究生,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学的什么。现在他是做的计算机网络,就是做移动、联通通信。他在老家找了个当护士的女朋友,之后就去杭州工作去了。

而老公现在还在车间里面,也是在我妹夫下面的线里。


2016年,我患上白血病,我儿媳妇去厂里看,回来就跟我说:“妈,你在这厂里怎么受得了。”

我在那个厂五年了,才抽了一次血做检查。在厂里做,合同都没签。我们厂里三百多个人,做电焊的、喷漆的都有。其实不仅我一个生病的,厂里还有一个跟我情况类似的工人,但是听说病治好了就回去了。

我是2016年10月12号发现的,刚开始的时候就是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我还以为是撞在模具上了。后来过了几个月,牙龈就开始出血。妹夫送我去医院做血常规,护士都被吓到了,要我去广州做检查。在医院消费很高的,才四天就用了三千多。

之前我们一直没有合同,2015年的时候,签了另一个公司的合同,简称它为B公司,但是我们生产的产品是这个A厂的,什么都是A的,厂牌也是A的。结果我去做职业病检测,公司就说我在B公司做事,签的合同才一年半,不能去做检测。

当时一个车间,就只有五六个人签的是外面的合同。而且发工资的时候,前几个月都是打两千块钱到账上,后来打四千块钱,剩余的钱用现金补齐,六千多元的薪金也不容易证明。

其实我也是有证据的,做了五年的时候有工龄奖的,上面也有A公司的公章,奖金发放通知上也写了我的名字,此外社保记录也是有的。公司现在就是不承认我之前的工作时间,想让我的记录只有一年半,因为工龄短就诊断不上职业病。


后来妹夫和公司一起给了我10万元,叫我别去申请职业病诊断。

因考虑到其他亲戚朋友还在厂里工作,我最后撤销了申请。职防院的姑娘叫我考虑清楚。其实我是找人帮我交了材料,但后面自己却去撤销了。这也没办法,那里有那么多我的家人朋友。女儿也劝我算了,不要让两代人过不去。

有个社工问我:“现在有和你做同一个工种的家人朋友吗?如果你的家人朋友也生病了怎么办?”其实,我也真回答不出来。我就想等我做完全部化疗后,再看看病情怎么样,然后一家人坐在一起商量一下。这段路还是很漫長。

小编有话说

阿英为了家人的生计问题放弃做职业病诊断,她总会对我们说:“有什么办法?一家人呢。”

作为一位对家有着千丝万缕爱意的传统女性,阿英在面临这种两难抉择时,选择“牺牲小我,成全家庭”,种种无奈自不待言。但同时,她作为女工在产线上勤勤恳恳工作多年,最后却患上职业病,维权无门,在压力下选择放弃,背后的种种不公,不是用“无奈”二字可以简单概括的。

因企业和管理人员缺乏职安健意识、缺乏企业责任心而致使工人权益受损,最后的结果却需要个人去承担,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也是一种悲哀。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