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出门约会,她一个人在宿舍里……

郭福来 · 2018-01-29 11:21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愿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温暖。

刚刚还感到闷热难耐的李方媛,在舍友陆续告别后,隔着窗玻璃看着她们袅袅婷婷的远去的背影,突然间就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她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尽管落日余晖带着温暖的绯红挤满了空荡荡的宿舍,可李方媛还是觉得心里不知被谁塞了一块寒冰,身上的T恤耐不住寒凉,在与皮肤的摩擦中,好像变成了冰冷的铁片。李方媛站起身,在衣橱里翻出深秋或初冬时候才穿的毛衣,赶紧套上身,才略觉好受些。

年近三十的李方媛是这个女工宿舍里的大姐,常有小姐妹买件衣服后,在她面前穿起,请她评头论足,她都会以欣赏的口吻说:“行!我看挺好的。”也有小姐妹处成了对象,询问她的意见,她也会笑着说:“行!我看挺好的。”时间一久,同宿舍的姐妹都称呼她“挺好的媛姐”或者“媛姐挺好的”。

有时她买来一瓶化妆品涂抹后,问小姐妹怎么样,小姐妹便说挺好的,她感觉好像小姐妹在揶揄她,便以赌气的口吻说;“我要你们说真心话。”小姐妹便同声说:“真的挺好的,媛姐。”看着她们的认真样,她不由得嫣然一笑:挺好的就好!


今天是中秋节,公司里放假,小姐妹们都换上最满意的衣服,赶赴各自的约会。这时的李方媛最忙碌,张楠喊:“媛姐,帮我把后面的扣子扣上。”韩金梅叫嚷着:“媛姐过来帮我梳梳头发。”那边,曹艳霞又叫:“媛姐过来帮我参谋一下,配哪双鞋子更搭”还是大嗓门的林晓云厉害,托着项链一把塞进李方媛的手里:媛姐,帮我把项链戴上。

李方媛捏着细细的项链,轻轻绕过林晓云细腻白润的脖颈,一边问:“你的脖子怎么保养的这么好啊?”林晓云就说:“首先得防晒,我是夏天用丝巾,春秋用围巾,冬天选套头衫,再加上嫩白保湿霜。”“那你戴项链不就露出脖子了?”“不经常的,只在重要的时候露一下,晒不黑的。”

“只可惜项链不是金的,委屈了这么好的脖子!”张楠插嘴道。

“哼!杜宇说了,等我们结婚时,一定给我买条金的,还要24k的。”林晓云放开了大嗓门:“我说阿楠,你就别再麻烦媛姐帮你系扣了,到时候还得让你的小穆再解一遍,多耽误时间啊!”

张南举着小拳头就打林晓云,林晓云往旁一躲,张楠的拳头正砸在李方媛肩上。李方媛倒也没觉得疼,就势推了一把已带完项链的林晓云,没想到,林晓云一屁股撞到了正在选鞋的曹艳霞,曹艳霞又拉过韩金梅,加入了打闹。顿时,欢声笑语充满了小小的宿舍。

李方媛处在热闹的中心,像氤氲在蒸汽中的桑拿者,一会儿便感觉周身燥热,细汗暗涌,只好大声喊:“姐妹们,都几点了!还不快出发!”于是,欢闹声戛然而止,大家各自轻快地收拾好自己,随后便陆续地向李方媛告辞。

李方媛微笑着祝福每一个姐妹,直到独自一人面对空荡荡的宿舍,她忽然感到了冷。


穿上毛衣的李方媛摸出手机,想给远方的亲戚朋友发些中秋节的祝福。她打开通讯录,找到妈妈的电话,她下意识地按下了拨号键,里面传出一个女声善意的提醒:“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上个月,她刚给妈妈的号码充值。但这个号码已经再也不会拨通了。

那是三个月前,正在吃午饭的李芳媛接到哥哥打来的电话,说妈妈想她,想摸摸她。电话传到妈妈的手上,李方媛说:“我们公司正忙着哪,我计划到十一国庆节放长假时再回去。”

过了好长时间,电话那头才有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媛儿啊!妈知道……你忙,可是,妈没出息……就是想……想再看看你,你能……能快点回来吧……道上小心……小心点儿……”随后哥哥的声音传来:“你赶紧请假,快点回来吧!”

李方媛有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着急地问哥∶“妈怎么啦?这上气不接下气地。”哥说:“没怎么,就是盼着你快些回来。”

李方媛急急地请了假,急急地奔回几千里外的老家,急急地见到了妈妈。瘦弱的妈妈躺在土炕上,再也坐不起来了,甚至连抬手为她的媛儿擦一下眼泪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僵硬地笑着,直勾勾地看着李方媛。

李方媛一叠连声地喊着妈妈。李妈妈过了好久才艰难地吐出:“媛儿啊……回来了。”李方媛再也忍不住了,不由得嚎啕大哭起来。

送妈妈去墓地时,李方媛把妈妈的手机充满了电,开着机,放进棺材中妈妈枯槁的手里。每当回想妈妈时,便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只是再也听不到妈妈充满慈爱的声音了。“妈妈呀!你忘了您乖巧的女儿了吗……”


穿着毛衣的李芳媛感到有点凄凉。是啊!在这万家团圆的中秋之夜,离家千里的她独自坐在空空的宿舍里,看晚霞渐渐褪去,看圆月的微光渐渐明亮。

她突然做了一个决定,要去大街上走走,感受一下节日的气氛。

街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着诱人的光,嘈杂的人群南来北往,路边的各家店铺放起高音喇叭,以引起路人的注意,饭店里更是座无虚席。尽管李方媛还没有吃晚饭,却也感觉不到饿,她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

“嗨!李方媛,往哪去呀?”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飘过来,李方媛抬头一看,认出是同一公司的吴金辉。

“噢!金辉哥放假了你怎么没回老家啊?”李方媛下意识地问。“我家离这远,路上就要两天,咱公司就放三天假,我若回家,还不全搭在路上了,还不如在这休息几天呢。”“那你这是干嘛去呀?”“我没事,在宿舍呆的无聊,出来散散心,你呢?”“我也是闲逛人家都有约会,就剩我自己在宿舍里待着,感觉特冷清,这不,刚走到这就遇到你了。”“那你吃过饭了吗?”“还没呢,倒也不觉得饿。”“走吧!咱俩一起吃顿饭,我请客!”“不不不,金辉哥,还是我请你吧。”……

他俩走了好几家饭店,也没找到座位。“方媛,要不我买些菜,咱去我宿舍吃。”“不了,那里净是熟人,让他们说三道四的多不好啊,拐过弯去那条小街上看看。”

在小街一家饭店的角落里,还真空着一张餐桌,服务员热情地把他俩引领到座位上,适时地拿出菜单递给李方媛,李方媛又递给吴金辉,两人推让了一会,服务员笑着说∶“女士优先吧!”李方媛不得已点了两个菜后,把菜单递给吴金辉,吴金辉又点了一份红烧鳕鱼、一份鱼香肉丝和两碗米饭问李方媛喝不喝酒。李方媛说不喝,就来瓶饮料吧。

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饭菜就摆上了桌子,吴金辉为李方媛倒了杯饮料。“今天是中秋节,咱们一起在这个美好的节日里共进晚餐,一起庆祝中秋快乐,干杯!”


这间小饭馆屋子不大,排满了桌椅,今天又是中秋,本就狭小的屋子挤得满满当当,推杯换盏之间,空气中溢满了欢声笑语。嗅着饭菜氤氲的香气,李方媛忘掉了刚刚的不愉快。

“来,吃块鱼肉!”吴金辉夹了一大块鳕鱼放进李方媛碗里,李方媛本想推让,但盛情难却,只好作罢。“金辉哥你别老顾着我呀,你也吃。”“好好好,咱是同事,既然回不了家,就把这当家,咱就是亲人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事你就放开了说,不用顾忌,来来来,吃菜。”

一句朴实的话,一个普通的人,虽然没有华丽丽的辞藻,但却如同一股暖流充盈着李方媛的胸腔,两行热泪模糊了吴金辉沧桑却又慈爱的笑脸......

窗外烟花绚烂,万家灯盏通明。

作者:郭福来
自1968年来到人世间行走,一路坎坷。幸好有文学的小花给我抚慰。梦想是醉卧文学的花园。徜徉其中,名利皆忘。人生之大美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