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13岁险遭性侵,十年后,她开启了新的征途……

李霜氤 · 2018-02-21 13:46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那女人真酷”征文大赛作品。打小生在湖畔的叶,有着明媚而又快乐的童年,然而这一切在她五岁的那年开始了转变……

有一个酷女孩,她叫叶,不声不响地就踏上了一个人的征途。  

叶出生在美丽的湖畔,她的村子像一条细带子一样围绕着明珠一般的湖泊展开。小时候她最爱在湖边玩耍,捞鱼捉蟹,无拘无束。一身泥巴黑溜溜地在水里游来游去,整个人弄得像条小泥鳅一样,玩得不亦乐乎。  

然而无拘束的人生在她五岁那年发生了改变。


本文图片皆来源于网络

这一年,叶的爸爸和村里的张叔共同做起了养鸡生意,这给家里带来了不错的收入。爸爸开养鸡场,张叔在县城熟人多,负责联络客户。爸爸和张叔的关系也从相识变得日趋熟络,每次赚到钱,他们俩都要去彼此的家里喝酒聊天。

有一次,大家几杯酒下肚后,叶爸爸红着脸,看着在一旁玩耍的叶和张叔七岁的儿子明明,眯着眼睛说道:“让你儿子和我女儿结个娃娃亲吧。”叶妈妈扯了扯爸爸的衣袖,示意爸爸“别乱说话”,又歉意地望向张叔,说“他喝多了”。  

谁知道,张叔却接了这茬,继续说:“好啊,咱两家本来就是生意伙伴,以后更亲了,哈哈哈喝酒,喝酒!” 

当时的叶还不懂啥叫“结亲”,只知道和明明哥玩过家家,她演妈妈,明明哥演爸爸。明明不太喜欢玩,但是叶记得,明明妈笑着说过一句“陪你媳妇玩会儿”。  

叶的爸爸一直想要生个弟弟,但妈妈的身体不太好,一直不能如愿以偿。

爸爸有时候喝醉酒就会骂妈妈和叶,说妈妈不争气,骂叶是个赔钱货,妈妈每次都不还嘴。有一次爸爸一边骂妈妈一边揪住妈妈的头发拉扯,叶很生气,但是却不敢惹爸爸,那时候她只有几岁。

后来,爸爸经常以谈生意之名去县城。去县城打工回来的村民告诉妈妈,爸爸在县城找了一个情人,生了一个孩子,男的。妈妈也没什么大的表情,默默地点了点头。  

叶读初中了,平时在县城住校,暑假才回老家。这个暑假,她又见到明明哥了。一次叶的妈妈和明明哥的妈妈聊天时,聊到叶的英语成绩不太好,明明妈爽快地喊来上高中的明明给叶补习英语。这次明明没有含糊,积极地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开始的几天,明明认真地给叶补习英语。叶本是个好学的孩子,她很开心。  可是到了第二周的一个早晨,叶妈妈去养鸡场忙碌了,明明突然抓住了叶的手,说:“丫头,你好漂亮,我喜欢你。”叶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便被对方抱住了。当时的叶有种窒息的感觉,心里满是恐惧和厌恶,这份恐惧和厌恶导致她今后每次看见“总裁小说”的相关内容就感觉恶心。  

“明明哥,你放手!”叶拼命把明明推开。见叶激烈地反抗,明明半松开手,说:“丫头,你还记得你爹说过的话吗?你将来是我媳妇啊。”接下来,明明用自己的身体把叶压在床上,使她不能反抗。叶听见明明在她耳边说“你知道吗?这件事很好玩的,夫妻早晚要做的。”叶的内心十分绝望,慌乱中用膝盖顶到了明明的小肚子,后者方才从叶身上离开。叶满脸是泪水,明明吃了刚才那一击,过了几分才缓过来,见到叶的表情,也害怕了,慌乱中离开了叶的家。  

明明走后不久,叶妈妈回来了,因忙碌而劳累不堪的妈妈并没有注意到叶脸上的泪痕。叶不敢说,虽然她也不是很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她觉得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一定是个丢人的事,说出来会被人家笑话。  


第二天,明明照常来到了叶家里,这时候叶的妈妈在家里摘着菜。明明对叶妈妈打了个招呼就进了叶的房间。叶露出惊恐的表情,明明按住坐在凳子上的叶,压低声音说:“不要怕,我不会再动你了,你没告诉你妈吧?”叶摇摇头,明明接着说:“我错了,你打我骂我吧,可是千万别说出去,我昨天是一时冲动,对不起,对不起!”说着抓着叶的手往自己脸上打。  

十三岁的叶“原谅”了明明,与其说原谅,不如说怕他伤害自己和妈妈,她总觉得什么东西哽在喉咙里。半年后,在学校学习了《思想品德》课法律章节的叶知道了,自己遭遇到的事叫“性侵未遂”,明明的所作所为是犯罪行为。

她把全部的事告诉了初中同班要好的女同学,可她的一位同学却说:“你可别跟别人说了,给人知道了你会嫁不出去的。虽然是性侵未遂,但你又没证据,告不了的。谁让你当时不跟你家里人说呢!” 

此后,叶再也不想和别人说这件事了,就算学了些法律知识,自己当时毕竟没留下证据。她开始勤奋地学习,她英语不好,就拼命背单词、做阅读。后来叶考上了高中,一早就坚定决心要学文科。她说,将来学法律专业,帮助一些人,特别是和她一样的女孩。  

叶考上了一所高校,如愿以偿读了法律专业,业余时间又不得不勤工俭学。一次回家,她偶遇已经继承父业、年纪轻轻就长出啤酒肚的明明,对方似乎没有认出她来。叶想起来,自己自从那件事之后,就一直把头发剪得短短的,以前是穿着校服,大学之后就喜欢穿笔挺的西装或休闲的衬衫,也许因为这样,对方认不出她,但也可能是因为心虚。  

而叶的爸爸生意破产了,情人也带着儿子改嫁了。爸爸重新回到了妈妈身边,也不再打骂妈妈了。每次回家,爸爸和妈妈都一起迎接她,声称她是家里的“希望”。看着爸爸殷勤的目光,妈妈温顺而满足的眼神,叶坚定了另一种决心。  


仅仅考上大学读法律专业是不够的,她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有条件的话还要开事务所,但这都不是最终目的。最终她还是想要在家乡开办法律学习班,科普法律知识,帮助妈妈和自己这样遭遇来自家庭和外界暴力的女性和儿童维护合法的权益。  

她的征途,还未停止。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那女人真酷”征文大赛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霜氤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学习中的女权主义者,愿女人和男人都挣脱传统性别枷锁,自由呼吸!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