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的出现到底是否代表女权运动迈出一大步?

郑大姐 · 2018-03-06 15:1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面对社会事件和文化现象,不应该只有“捧”和“踩”、“好”和“坏”这样的判断,还有太多东西值得思考和讨论。

前两天写了一篇小文《钱与制作人放过白起李泽言吧,我想要性别友好游戏!》之后,有微博网友提出,国内有乙女向的手游已经是女权运动的一大步了。

当时我没怎么想,顺手就怼了过去:“你对女权运动有什么大误解”。现在仔细想想,怼得有点冲动,这个观点其实值得好好讨论。


《恋与制作人》这款乙女向手游的出现,到底是否女权运动迈出的一大步呢?

是一大步,但那是……19世纪就已经被商家迈出的一大步?


因为,以女性为消费主体的产品,早就开始推广了呀。

给女性消费的游戏,和给女性消费的日用品、化妆品、成衣,本质上来是一样的:女性的经济地位、政治地位提升,使得女性消费地位上升——商家不得不正视女性消费力,于是开始设计针对女性的产品,并用符合当时社会思潮的方式进行推广。

比如,美国在1960年代以来,经济结构改革,第三产业崛起,加上前百年女权运动的艰苦斗争,到60年代女权运动的大规模爆发,直接让美国妇女就业率连连攀升。女性经济地位的提高,立刻导致了美国服装、珠宝为主的消费需求急速上升。


所以我们很需要指出一点,乙女手游在中国出现,并非体现了女权运动迈出了一大步,相反,它是女权运动蓬勃发展后的一个结果。

这个因果关系,千万不能搞错。因为,近期我观察到很多人对这个因果关系有点混淆。比如,艾玛·沃特森担任联合国妇女署的亲善大使、非常多的美国女明星参与妇女大游行、metoo游行,很多人赞叹道:感谢这些明星们的行动把女权主义运动推向了高峰!


我有一位朋友,在国内做了非常多女权主义相关的倡导活动,也取得很大成效。但是,当她拿着这些厚厚的简历去申请学校的时候,一个留学中介却对她说:“我觉得你应该去看一下艾玛·沃特森的演讲,加入你的简历里面。

我们真的吐出一口老血。


我不是说娱乐圈女权主义者们的努力没有意义。但是,要知道,如果不是美国的女权主义者从废奴运动时代开始就不停地用行动改变性别歧视的世界,如果不是她们的努力,甚至坐牢、被抹黑、被暴力对待,现代美国女性真的没有那么宽松和自由的环境上街喊metoo。

女明星们能够做出这些行动,不是因为她们对女权主义运动贡献了极大的、绝无仅有的功劳,而是她们在享受女权主义运动前进的成果。

没有踏实的组织工作,没有具体的琐事处理,女权主义运动真没法前进。

只写文章,不行;只唱歌跳舞演出,不行;只在舞台上打出大大的“feminsit”亮灯,不行;想全力做女权运动但是又名利双收,真不行。

所以DIOR打出了 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我们都应该成为女权主义者)的口号,对我来说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如果有一天共产主义者成为主流,他们照样可以卖出we should all be Communists(我们都应该成为共产主义者),赚钱而已。


所以,《恋与制作人》的创作团队(我听闻大部分是女性的一个团队)其实也是在享受着女权主义运动的成果:

晚清至今的女权主义运动在中国带来女性的个体意识启蒙,妇女运动者们用个人的牺牲换来女性经济、政治、社会地位的巨大提升。到今天,敢于自称女权主义者的人越来越多,能够凭自己能力赚钱玩游戏的女人也已经不少见。

已经打开的女性市场、无法忽视的女性消费力让这些商家不得不正视女性需求,开发女性向的产品。

但是,这些产品够“女权”吗?

《恋与》贴着与90年代日本台湾言情漫画极其相似的风格,努力地把“女孩傻,男孩强”的性别刻板印象发挥到极点。

女主角傻白甜兼温婉善良,又带有一种不会高到让男人望而却步的坚强,该失败时就失败,该傻的时候就傻。而男主角们则是把言情漫画里一个男人拥有多种世界无敌的(比如我们白飞飞,会飞的)技能分散到四个男人中。

当然这是恋爱游戏,意淫是必要的。但是当开发商对女性欲望的理解单一苍白,玩个游戏还要不停给我们灌输性别刻板印象的时候,作为女性玩家的我们当然也会感到不舒服。


当然还有主角们的颜值都是被设定为帅哥美女的。你试想如果许墨天天穿红黑蓝冲锋衣、白起是美国电视剧里面的肥胖男干警、李泽言和马云长得雷同、周其洛被爆料少年秃头……还会有那么多人自称许太太白太太李太太周太太吗?

而这种对容貌的严苛追求,正是女权主义者那么多年来希望竭力打破的、对“美”的追求。

女权主义者希望拥有各种容貌、各种身材、各种打扮的女人男人都能过得开心幸福,不会因为颜值而低人一等。

而那些单薄的、涉嫌抄袭偶像剧的对白和情节,也只能显示出主创团队……对社会怀有美好的想象?


谈恋爱就只能逛街远足浪漫晚餐、从别处“借鉴”过来的吃醋强吻壁咚情节也单调无趣。其实如果相恋的两个人拥有女权主义的价值观,她们的世界,其实连谈恋爱都非常有趣有内涵。不信可以看:《救命!我找了个中华田园女权主义女票!》

让人觉得比较“女权”的设定,可能就是一女四男,非专偶制的恋情。(当然也有人吐槽说主线不清,后宫平分春色让人觉得小心脏受不了。)

和其他男性向的女友养成游戏相反的是,它把消费女色变成了消费男色。如同下面这位网友所说:


那么,允许女人消费男色,是不是女权的进步呢?

波德里亚在《消费社会》一书中,曾经深刻地告诉我们,在消费事件中,女性解放被等同于身体的解放,但是,女性和其他曾经被主流世界忽略的群体一样,在对身体的关注中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解放,而是陷入了更深的被控制的圈套之中。

如同我们说,女权并不是要把男权反过来,让女人压制男人一样,女权主义在性别友好游戏方面的愿景,当然也不是要让女人消费男色。

尽管我们说女权主义运动为资本家铺平了赚女人钱的道路,同样的,资本市场也利用了女权运动的成果来赚钱。而这种赚钱,则是以带起消费男色的节奏为基础的。


对男色有欲望是正常的。对男体的凝视、消费和幻想都是正常的。但是,我们可不可以把眼光放远一点,远到想象一下一个不以剥削人的劳动力和尊严来为后面的资本家赚取暴利的世界是怎样的?

当我们看到在游戏界面上的女性形象是巨乳童颜、衣着暴露而感到不舒服时候,会不会有人因为白起李泽言等男人被夸大的技能、超群的颜值、夸张的财富而感到不舒服呢?

我认为真正的性解放,真正的色欲迸发带来的愉悦,是应该建立在没有一个性别被物化的基础上的。

如果有一天这个社会变得大家都不用以性为资本出售或者被利用出售,就可以自由地享受和别人欲望的交锋,各种身体的交融是因为双方都想要而非一方因为暴力或者穷而被迫出售自己的身体,并非因为有人在背后想要赚大钱而推出男/女体来贩卖,这样的“消费”,才可以算是女权吧。

因为女权主义真的不是男人、女人和权利那么直白,背后还有对社会正义的渴求,和对消除压迫的绝不妥协。

所以我们会对很多电视节目、文化影视作品进行评论。这些评论很多时候会被网友们看成是“捧”或者“踩”(diss),认为是上纲上线。比如:


但是这样的看法是很简单粗暴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对每个时间、每个人物的看法并不是只有“好”与“坏”。任何事情都值得用不同的逻辑框架来分析,并且可以和现实结合起来,探讨更加深入的问题如民生、性别、权利、哲学、大众心理、亲密关系……

如果没有人对特定的社会现象进行分析、每个人都只能用“你在赞我”或“你在骂我”的态度面对评论,那么:

讨论就只会变成站队或者情感宣泄;

任何以小见大的理论都会被看成“上纲上线”;

网络暴力语言只会更加泛滥;

最终,渐渐地,写作只停留在浅层娱乐化层面,无用的信息吞噬所有反思和批判。

那,可能对一些人来说,是太平盛世吧。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郑大姐
和任何一位大姐一样,眉宇之间凝聚着一股毒舌的生活智慧。她是女权主义者,她是为糊口出卖劳动的女工人,她是巫婆的化身,她是渣男的噩梦。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