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称作“他”的女人

王蜜芳 · 2018-03-28 15:56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那女人真酷”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我的同事倩倩,有一副大嗓门,还爱打抱不平,人送外号“倩男”……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我在苏州进的第一家工厂,有一个女同事叫倩倩,她刚满三十岁,在这家塑胶厂干了四个年头,从检验员做到品检主管。

倩倩有一副大嗓门,性子很急,又是个直肠子,说话从不拐弯抹角,有时还爱打抱不平。因此,车间的人送了她一个外号,叫“倩男”。

有一次上夜班,做吸尘器底坐,我工作的机台计划产量500。我要在短短的几秒内取出产品,用模具定型后,再经过大小二三十道工序,装进产品袋子,才算完成一个产品的加工。

一整晚站在那里,腿都僵硬了,后半夜,我为了削一个胶口,险些划掉半个指头。还好天亮前临下班总算赶完了计划产量,还超了20个。

没想到,领班前来验工时却翻脸说:“你不知道现在是AB班竞争月?就不能把手脚再放快点!A班白天做510,我们就要做到600,最少也得550,这样才能拿高分,稳得奖,知道吗?

班长,我已经尽力了,你要求的数字我做不到!”面对班长的不满,我极力反驳。

这时,倩男闻声赶来,大声道:“凭什么让人家做600550A班白天领导在也在做,产量才超10个,她熬了一个晚上就超出20个,你还不满足?大姐是人不是机器!再说,超产那么多,质量又没保障,产品出问题你负责?

倩男一句话说得领班无言以对,灰溜溜地离去。


之后,又是一个夜班,我在2号线机台作活,干到零点左右,机器出了故障停下了。我们这条线的机修兼线长当时不知跑去哪里睡觉了,根本找不着人,无奈之下,我只好找1号线的维修师傅帮忙。

二十分钟过去了,师傅还是没修好,只能先走了。我又去找值班主任,主任正忙着装卸模具,等他忙完赶过来,机器已经停了两个多小时,主任非常生气,一边发火,一边打电话找线长。

刚刚还不见人影的线长,突然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站在我面前叱骂道:“你是脑袋坏了!机器出问题不知道叫别的师傅修,能让机器停这么长时间?

你脑袋没坏,不知道这台机器是你负责?还偷懒睡觉!”听了线长的谩骂,我顿时一肚子火

哟,线长大人,在上面吃了苍蝇,挨了枪子,拿员工撒气来了。是不是看大姐是新来的,又是女工,好欺负?一旁的倩男看不下去了,前天是谁说5号机老员工戴师傅没看好机器,把机器搞坏了,被戴师傅一顿臭骂,才安宁些?今个又看这大姐不顺眼了。工作出了差错不怪自己,却往别人身上泼屎。

我就泼屎了,咋样!看不惯可以走,离开这里。

走!那也得我自己说了算,不是你说我就得走。

线长低头不语,只顾修他的机器,后来我才知道这家工厂管理混乱,领班、线长经常随意辱骂员工,而上级领导却视而不见。


三个月后,我辞职离开了那家工厂。当我上交了所有工具,走出大门的时候,却遇上了倩男。

她冲我笑笑,说她也要走了,到别的厂去。

我第一反应是:倩男是不是因为替我打抱不平,得罪了什么人?不然好不容易熬到品检主管的位置,怎么又要辞职呢?

倩男却说,她早有打算要离开这里,还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在我来之前,车间出过一起工伤事件。一个女工上夜班的时候,不小心把脚撞上了机器,流了好多血。当时那女工想请假,领班却不允许,因为夜班这个岗位只有她一个人,她走了就没人替机。于是那位女工只能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继续工作直到天亮。

后来倩男向领导反映,提议夜班增加一个人,随时可以应急替机。可领导只是当面答应,一直没有做任何按排,还在员工大会上大大表扬那位受伤的女工,说她“忘我坚持工作”,精神可佳,只有这样的员工才能给工厂带来好的效益。

“要我和这些人共事,还不如到别的厂去做操作工!”倩男说。

最后,她头一扬,向我挥挥手:再见!愿我们各自找到好工作,有一个好的将来!

倩男是我见过的最酷的女人。或者,应该叫她的本名“倩倩”,毕竟她的正直、勇敢并不代表她像男人,只能说明女人一样可以面对强权毫不退让。我真的很高兴可以遇见她。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 20 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需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底下参与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读完全文,认真给出自己的评价,我们接受每一个善意的批评和意见,但是不欢迎任何恶意的诽谤和谩骂哦。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那女人真酷”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王蜜芳
尊重女权,愿每个人都能获得自由、平等。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