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车主被恶意撞飞,众人拍手称快斥其活该?!

李芝 · 2018-03-30 17:2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强调“遵守规则”之前,或许我们更应该问:规则究竟是为谁制定的?

前几天看微博,看到这样一个新闻:一辆小车车主不满电动车挡道,三次怒撞电动车,将电动车车主撞飞,随后肇事司机被刑拘。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和心态,开小车撞电动车很明显是非常恶意的伤人了。

但是点开新闻下面的评论,却发现被点赞最多的评论大意是:电动车车主活该。


更有网友夸赞小车车主做了很多人不敢做的事:

也有网友是“各打五十大板”的态度:

虽然我平时偶尔也会听到身边开车的朋友吐槽电动车/摩托车挡道,但是机动车对电动车的愤怒如此之大且如此之普遍,这是我没想到的,甚至都有专业名词——路怒症,来形容暴怒的车主们,这也不禁让我开始思考:“路怒症”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挡道的电动车车主真的是活该被撞吗?

“路怒症”的出现

五年前我在美国的时候,住在洛杉矶的一个当地家庭里,因为我去的学校和家里女主人上班的地点很接近,所以我早上就会坐她的车去学校。

有一天早上,她起晚了,我明显能感觉到她开车比平时要急一些,她也会向我抱怨洛杉矶的交通堵塞越来越严重。说20年前,她开车去上班大概20分钟能到,现在基本上都要40分钟。


尽管快要迟到了,但是每到一个路口,即使是没有红绿灯也没有行人的路口,她都会降速,停几秒钟,然后再开出,而如果有行人,就算行人还没走到路口,她也会慢慢停下车,挥手让路人先行通过。

在中国,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走在没有红绿灯的马路上,肯定是先看有没有车,有车的话就让车通过之后,再快速过马路,因为人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于是刚到洛杉矶的时候,我走到路口,如果看到车,我会习惯性地停下脚步,等在路口,打算让车开过后再过马路。但是每次我等在路口,开过来的车都会停下来,车主会朝我挥手,让我先走。

这让我感到很新奇。有一次,我便和那位阿姨说起我的这个感受。

她给了我这样的解释:

“我是这样来理解的,原始状态的人类行走在道路上,大家都是平等的,后来人类发明了汽车,有一部分人开上了汽车,那么他们是已经占据了优势工具的,因为行走的人走100米要好几分钟,开车的人可能几秒钟就能通过,所以理应开车的人礼让行人。这是美国交通法规的规定,也是所有开车的人应该有的共识。”

这位阿姨是一位很普通的上班族,而且,她的性格在我看来是比较急躁的,但是开车时,她却从没因为太多路口要停车、要等行人而恼怒。


但是其实,“路怒症”(roadrage)一词最早就是上个世纪80年代在美国出现的,可见美国的驾驶人员也不是天生就有这样的共识。

有分析认为“路怒症”背后的原因除了交通堵塞和不满他人违章之外,更多时候也和人们在生活中承受巨大生活压力有关。

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之下,人们的神经处于紧绷状态,而开车时的不顺利则很容易成为导火索,一时控制不住,就会做出伤害他人,也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现有很多分析都将“路怒症”归结为个人心理因素,因此在解决办法上也只是提醒症状比较严重的车主学会自我调节心态,提前出门,给自己预留更多时间等。

但是机动车车主如果情绪失控,动辄就事关人命,仅仅依靠车主调节心态,怕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惩罚能解决问题吗?

在前面提到的路怒症车主连续三次撞击电动车车主事件中,除了拍手称快的,也有不少为电动车主喊冤的网友,眼尖的网友从监控视频里看到,电动车车主也是迫于无奈行驶在机动车道,因为旁边的非机动车道被停满了车,电动车根本无法行走:

如果你平时有骑共享单车出门的习惯,怕也是有同样的烦恼。

本来好好的非机动车车道,全都停满了汽车,你只能冒着生命危险,战战兢兢沿着机动车道的边缘骑行,或许你应该要庆幸,自己没有遭遇“路怒症”车主被撞飞,但是你也有可能运气很差,被交警截下,然后因违反交通规则而被罚款。

随着机动车辆与非机动车辆和行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交通规则也越来越细致。

比如去年7月份我国也发布了新交规:

机动车行经人行横道时,应当减速行驶;遇行人正在通过人行横道,应当停车让行。机动车行经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时,遇行人横过道路,应当避让。否则便要罚款扣分。

近半年,我在过马路时,确实遇到不少礼让行人的车辆。但是你能看到他们脸上的不耐烦。

前不久网上有人说,他走在深圳某条街道上,突然被交警叫去,说他违规了,要罚款20元,感到很冤枉,有开车的朋友看到这条新闻后,拍手称快:“终于开始罚行人了!我们开车的简直就是弱势群体!”

还有一次,我遇到交警在管电动车出行,一个送外卖的小哥,电动车被收缴,他也坐在警车上被带走。当时正好在路口等红灯,我看着那位小哥,面无表情地望着车外,或许他的内心充满迷茫:为何人生如此艰难。

罚机动车主,罚非机动车主,罚行人,罚罚罚并不能缓解不同出行方式的人们之间的矛盾,反而会让大家内心都有怨气。


去年,我去台北旅游的时候,对于台北街上摩托车的数量感到非常惊讶。毕竟在大陆,已经接近200个城市明令禁摩了,尤其是北大广深这些大城市。然而虽然禁摩,却又屡禁不止,在路上的摩的不遵守交通规则(因为被禁止,当然也就没有规则)四处乱窜,而交警看到后,也只是把车收走或是罚款了事。

这大概只能给交警带来收益,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台北也算国际大都市了,街上不仅有摩托车,而且数量众多,每个红绿灯路口都会在最前面设置一片摩托车停车专区,红灯时,摩托车停前面,汽车停后面。


当然,摩托车也并不是可以为所欲为,比如开摩托车的人需要有机动车驾驶证,出行一律需要戴头盔,并且遵守交通规则。

这让我看到了在大城市也可以出现机动车和摩托车/电动车“和谐相处”的可能性。

或许,城市规划比交通惩罚更能解决问题。

以人为本的城市规划

一个城市交通的规划是否是以人为本是很重要的,但是要思考的问题是,这些规划是以哪一类出行方式的人为本呢?

我至今都对我第一次来深圳时遇到的一件事记忆犹新。

有一次我去到一个小区的游泳池游泳,结束后,从小区出来需要过马路,但是我沿着一直有铁栏杆的道路走了大概有十分钟都没有看到人行道,这时刚好碰到路边有一个保安亭,于是我就去问保安:“大叔,这附近的人行道还有多远呀?我找了好久,都没法过马路。”

这位大叔也是豪爽,跟我说:“过马路还不简单吗?从这个栏杆翻过去嘛!”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然,怕死如我肯定没有听他的建议,又默默地在烈日下继续走了大概四五分钟才看到过马路的人行道。

行人十几分钟的路程,对于开车的人来说不过一两分钟的路程,车主可能还会抱怨怎么人行道那么多,但是行人为了过马路却要每天走不少“冤枉路”。

还有在很多道路规划中,根本没有设置非机动车道,有的话,也早已被机动车当作停车位占据。

当然以汽车出行便利为主的城市规划,不会认为这是个问题。

如果你崇尚社会达尔文主义,认为人类就是优胜劣汰的,那么你会觉得,谁叫你买不起车,你活该,我买得起车,我就理应拥有更多的公共空间,获取更多的便利。

但我始终不愿相信人类文明的发展是达尔文主义的。


想想,在当今城市发展过程中,原本承担更多风险的也都是处于底层的人群。比如去年年底北京大兴的火灾,2015年12月,深圳市光明新区的山体滑坡,其中失去生命的基本为外来务工者,更别说数百万建设起了深圳高楼大厦却被查出尘肺病跪着呼吸的建筑工人。

而他们大多都是买不起汽车,只能骑电动车或步行出行的人。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认为步行者和骑电动车的人就可以无视交通规则,乱闯乱撞。

而是觉得,思考从弱势群体视角出发的城市道路规划,达成出行时互相礼让的共识,或许是文明出行的第一步。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芝
咱们女人有力量。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