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平遥,一个土生土长平遥人的家

旅行的信仰 · 2018-04-04 08:00 · 网易号
摘要:平遥这座古城,盛放了太多的传说!历史在这里浓缩。一副精美的画卷把晋商的精神传播久远。当目光碰触平遥,心瞬间变得开阔。
从小在平遥古城长大的我,在外漂泊的这些年,时时晚上梦到它,如镜中花,水中月,似海市蜃楼,有时让我感觉遥远模糊,它的轮廓,也只能从散发着墨香书味的纸质媒体或随手翻过的网页链接上去寻找。
世界的平遥我的家,回到这里不是寻找所谓的风花雪月,而是想一个人,静静的徜徉于千年古城的青砖绿瓦中,感受古城墙内的昔日繁华,品味明清古城的厚重与质朴。
平遥值得细品的地方远不止那些游人摩肩接踵的开放景点。走在平遥的寻常巷陌间,不经意步入一家寻常庭院,都有可能令你感慨,让你收获意外。
关于城墙,这是我最早接触到的文字。它被硝烟熏黄,在复原的残页碎片里,莫不带着拒绝与守卫,还有就是碎纸背后的灾难、血腥与屈辱。是的,就像矛永远代表进攻,盾永远代表防卫一样,城墙永远表示拒绝与守卫,它以文化的方式,写入一个民族的心灵。
当我站在城头的时候,这座古城尽收眼底。所谓历史,此刻不过就是一幅画,在我面前展开。这画与遥远无关,只与天气有关,它决定画的成色。在艳丽的秋阳下,那画红里泛黄,更接近历史的本色;阳光与厚重,是它隐含的主题。
都说你是一座老城,原汁原味,古香古色,方墙灰瓦,玲珑精巧,典雅别致……然而这又是怎样的一座老城?
威严的县衙大门内设有大堂、二堂、牢狱等,让我们看到了古时县衙的实景。过门进衙的时候,不要把脚踩在高高的门槛上,一定要跨过去,这是规矩。
行走在平遥县衙,最欣赏的倒是那一副副富含哲理韵味的楹联。徜徉在端正威严的平遥古县署,环顾这长长短短的楹联,我突然发现吏治文化是活的,是有灵魂的。我现在就在和这个幽灵在对话。这个幽灵就是被皇权披在专制身上的儒家精神。它在向我诉说着它的理想、它的作为。
瓦是青灰色的,砖是青灰色的,石板路也是青灰色的,甚至瓦棱里的草也是青灰色的,清淡的阳光洒下来,一切是那样的和谐,自然,古朴,是一幅清淡的水墨画。
整座县衙气势雄伟,肃穆庄严,各种审讯罪犯的刑具,令我们看着不寒而粟。平遥古县衙,为我们活生生地保存下了明清时代县衙的全貌,具有很高的观赏和研究价值。
在中国镖局博物馆感受晋商镖行天下义当先的江湖往事,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只要有走路的人,就有拦路抢劫的,因此也就有保镖的人,这是镖局这个行业最自然的存在理由。
镖局的生存法则绝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是忠于职业、保货第一。走镖最主要的禁忌还有:不能问囊中何物、不能接触雇主宝眷、不能中途讨赏。
如果社会大乱,不管武术多好都不安全;社会如果太平,根本用不上镖师。而恰好民国正是一个总是在大乱和大治中间转换的年代,镖局根本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探究银行的祖父日升昌,能够传承百年的秘密。凡到平遥古城旅游的人,必到日升昌旧址。甚至还有人认为,不到日升昌,等于没有到过平遥。
日升昌,有人称其为银行的祖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名字,到底这其中有什么玄机呢。它是如何兴起又怎么寿终正寝的呢。
史在这里浓缩。一副精美的画卷把晋商的精神传播久远。当目光碰触平遥,心瞬间变得开阔。
就是这个曾经煊赫一时、被称为当时中国的“华尔街”的地方,在大清王朝轰然倒塌之后,竟同繁荣的晋商一起,以惊人的速度淡出历史舞台,远远被甩在京沪津诸大城市之后。
平遥的每一条蜿蜒的街道,都渗透着沉稳;每一块斑驳的青砖,都浸渗着古朴。让置身其中的生灵,撕开灵魂隔着平遥与历史相望。不敢放纵自己的思绪,生怕一不留神,就堕入苍茫的历史长河,忘却了站在时间这头的故乡与亲人。
走出日升昌,再想想我在京沪所看到的当代银行那些高耸如云的办公楼和现代化的办公设施,时间仅仅过去了一百多年,如今简直判若两个世界。
在我人生的旅途中,宗教景观的壮丽风景线时常掠过,也总是情有独钟前去参览,感到有百益无一害:既丰富了自己的宗教历史文化知识又陶冶了思想情操,人生意境更为开阔。在眼前的城隍庙街上,我就像是站在一个梦里,梦里反射着十几年前一个风华少年的青春记忆!
儿时的时光,我曾坐在月台上温书;也曾抚摸着那对威武可爱的石狮,给伙伴们讲故事;也曾望着大殿的单檐歇山顶傻傻发呆;还曾依偎着柏树的躯干吟诗作赋……不管我们的青春多么喧嚣躁动,大殿和柏树却永远是宠辱不惊、安详从容的。
城隍庙的历史文化内涵十分丰厚,传统儒教、道教、民俗文化相融为一体。这些文化内涵不仅体现在泥塑、壁画之中,就连殿宇建筑形式、月台乐楼、木刻砖雕等各个方面,也颇有情趣。
在协同庆商馆看看平遥古城最大的地下金库,有人说“金钱是有史以来最普遍也最有效的互信系统”,是人类最能普遍接受的东西,几乎能够跨越所有的文化鸿沟,而不受任何宗教、性别、种族、年龄或性取向影响。
钱庄产生于我国明代,因为当时国内流通两种货币,分别是白银和制钱。又因为两种货币用途不同,出现了必须互相兑换的社会需求。正是这种需求,承担货币兑换职能的组织——钱庄应运而生。协同庆钱庄是当时全国最大的钱庄。
金库入口偏僻,不为人知,通过几处转变狭窄的地下台阶,方可进入地下金库。金库走道给灯光照射的金光灿烂,一遍辉煌。
若大的钱庄,柜上伙计安全保卫自不待言。到了社会动荡,信用危机严重之时,钱庄不得不雇用武术家看庄护院。这段时间一直持续了几十年。六院成为护卫们晨暮练习腿脚的重要场地。这里要说及的是,协同庆从掌柜到伙友,不少人也有一两手好功夫,除护身防卫自己外,更多出于锻练身体。
去双林寺了解中国人应该了解的东方彩塑艺术的瑰宝。双林寺的名称来自于“双林入灭”。据佛经记载,佛祖释迦牟尼涅槃之时,双树顿开白花,称为“双林入灭”。
至双林寺。寺竟然是一座城堡,有城墙环绕,只辟一门,为寺院入口。不知寺院保存完好,是否因有此坚壁之缘故?寺立应不晚于北宋,至今有千余年;但寺中殿宇、造像,多为明代之后所重塑,精品居多。
这里的彩塑很重视跟你心灵的沟通,所以他们很多都是用黑色琉璃珠嵌入作为眼睛。这样即使千年过去,他们心灵的窗口依然传神。
你的历史漫而长,纷而繁,杂而乱,古而旧,奇而崛,却不需要娓娓道来。如果你是一支歌,该用洪钟大吕伴奏。如果你是一首诗,该用慷慨的语调朗诵。是的,时间的河流流过这个平原时,曾变得无限宽阔,浩浩荡荡,奔涌如马,让老中国的眼神为之一亮,一宽,让世界不由得刮目相看,为之一叹。
拦截游荡的情思,目光沉醉在一行民居里。独具风韵的气质似一位款款而来的美女,让我的思念不断延伸。古城黛色的肃穆,濡湿了矜持,我的心穿过青砖的厚重在久远的民风里游弋。
夜渐深,雨渐止,红灯笼挑起来,平遥古街热闹了。古城的神秘是让人捉摸不透的,似乎忍不住了埋藏了那么久的事。
一样是很浓的商业味道,与中国各处的古街大同小异,她努力地想融入到现代商业社会,但怎么看,还是刚刚起步的样子,与丽江的闲适与奢靡想比较,她依然是简陋和粗糙的,这样的简陋和粗糙反而让我更多的欣喜,但我可以想像,几年以后,她就会被物欲的世界改变了她本来的模样,于平遥,是幸亦或不幸呢?
一路奔波化清静,平遥古城享安宁。千载传奇今犹在,踏古寻访逍遥心。
当我们在一座座老房子间追寻平遥古城票号、镖局、庙宇等等远逝的风采,禁不住唏嘘感慨世间沧桑:人去矣,物还在!往事如烟,弹指已过数百年。光阴似流水,人生何其短暂。

延伸阅读
涨知识
涨知识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