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出轨,她毅然离婚,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谢文暄 · 2018-04-11 12:48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看,那女人真酷”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和她一起外出打工的老公成天魂不守舍,坚决回了老家,感觉不对劲的她连夜赶回家中,却看到令自己心碎的一幕……

认识老乡春梅是在一个电脑配件厂,我们是同一批进的厂,她是跟老公一起进来的。

我和她老公分在同一条生产线,她的岗位在另一条线,和我们相隔不过几十米远。

这是一条新开的生产线,机器正在没完没了的调试阶段,大家空闲时间多了,就扎成一堆瞎聊天。

一起混熟之后,春梅时常会像一只麻雀一样蹦蹦跳跳跑过来,众目睽睽之下和老公打情骂俏大秀恩爱,把我们这一帮“单身狗”们虐得体无完肤。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春梅和老公是在老家相亲认识的。春梅第一眼看到她老公的时候,觉得那人虽然长得不是很帅,但看上去还算忠厚老实。拍拖几次之后,俩人就领了结婚证。

结婚之后她老公也没让她失望,每天早出晚归,把庄稼侍侯得平平整整,自家的荒山上也种上了果树和桉树,到农闲时还会到镇上的公路旁摆摊卖水果。

婚后两年,女儿和儿子相继出生,小日子过得平淡且充实。

等到女儿和儿子学会走路之后,春梅在家呆不住了。

春梅老公家地处偏僻,至今没通公路,村里的“娱乐活动”除了三天一次的赶集,就只剩下打麻将了。

春梅是个静不下来的人,家里波澜不惊的日子让她心烦意乱,她想跟村里的姐妹们出去打工。

后来春梅和我说,她出来打工不全是出来挣钱,而是想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

和老公商量之后,她把女儿和儿子放在家里让公公婆婆带,自己收拾行李,跟着村里一帮女孩子开始了“快乐”的打工生活。

春梅从不怕吃苦,做过酒店、火锅店、奶茶店的服务员,也做过工厂流水线上的临时工、车工、操作工,忙忙碌碌的日子过得飞快。

白天忙碌着倒还好,到了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无边的思念一下把她吞没,她想家了,想儿子女儿了。

有时候正干着活呢,突然就想家想得不行,她毫不犹豫地辞了工作就往家里赶。

有几年时间,春梅就这样频繁地在广东和广西两地来回奔波。


几年后,当春梅再次出来的时候,她便叫老公跟她一起出来,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老公拗不过她,双双出来打工。我便也见证了夫妻俩在车间秀恩爱的时刻。

三个月后,春梅的老公受不了厂里单调的流水线生活,坚持要回家摆摊,他说,在家卖瓜子都比在这里干强。

老公回去后,第二天中午,春梅给我打电话,说了四个字“过来吃饭”就把手机挂了。

在春梅的出租屋里,几个老乡济济一堂,一个老乡带来了自酿的甜糯米酒,大伙推杯换盏,大快朵颐。春梅一杯接一杯地喝酒,她的笑声尤其响亮。

本来以为是平常的老乡聚餐,后来才明白,那是春梅的辞行酒。春梅辞工走了,没留下只言片语。

一个月后,一个要好的老乡跟我说:“春梅离婚了”。老乡的话让我大吃一惊,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春梅和老公在车间嘻笑打闹的情景。

我问老乡春梅为什么离婚,老乡说好像是她老公赌钱输了。

在微信里,我得到了春梅肯定的回答。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想问她到底为什么离婚,又怕碰到她的痛处。想安慰她,又不知从何说起。

从此心里一直放不下——她和她老公到底经历了什么?

不过她不说,我便也不好追问,平时都是偶尔在微信发一些无关痛痒的问候。

当然,我也一直在朋友圈关注她的生活动态,眼睁睁看着她的签名从“只想陪你一辈子”到“男人靠得住,猪都能上树”再到“女人要为自己活”。

两年过去了,看到她的签名变成了“风雨过后是彩虹,女人要靠自己”,看到这里,我知道,春梅挺过来了。

于是,我禁不住强烈的好奇心,小心翼翼地问了她一句早想问的话——当初为什么要离婚?

微信一片沉寂。

晚上再打开微信,还是没有信息。

第二天早上微信提示有信息,打开一看,是春梅发过来的,一大段话外加一张自己的照片,看完泪盈眼眶,为她的不幸遭遇,也为她的涅槃重生。


原来春梅老公在跟她打工的这三个月里,常常魂不守舍,春梅怕老公寂寞,带他逛遍了这座城市的大小商场和公园,晚上变着花样做饭给他吃。

但她老公还是吱吱唔唔跟她说不习惯在工厂做,要回去。

在她老公回去那个晚上,春梅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就在前两天,她加班到九点才回家,无意中听到老公在接一个电话,隐隐听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看到她回来,老公有些慌乱,匆匆把电话挂掉了。

当时她精疲力竭就没在意。过后想想,总觉得哪里不对。

看着床头老公那两件没来得及拿走的衣服,想起和老公这些年两地分居的生活,想着流传在村子里的那些风言风语,春梅心里也在打鼓:“难道老公瞒着自己在搞什么鬼?”

女人的第六感往往准确得出奇,一种强烈的疑惑让她决定赌一把。

第二天春梅紧急辞了工,和我们几个老乡吃了一顿之后,下午就坐车回到了广西。

春梅老公为了做生意方便,在镇上租了一间小平房,她也去过几次。

那天春梅下汽车的时间是凌晨四点钟。她拿着一只旅行包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了老公的小平房,站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

夜凉如水,四周一片死寂。露水很快把她的头发打湿了。春梅像一尊泥雕,一动不动地站着。


她心里一直在祈祷,也许是自己多心了,也许是自己错怪老公了,也许……她开始后悔回来,万一应验了她的猜测,她是否能经受得起打击?

凌晨七点,平房的门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推着车子走了出来,在门口站着;紧接着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女人低头锁好门,和老公一起推着车子往前走远……

晴天霹雳,五雷轰顶,猜测变成了残酷的现实,泪水汹涌而出,春梅感到天旋地转,一下瘫软在地。

她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梦,一场恶梦。但是阳光火辣辣地照在她身上,提醒她这不是梦,这是可怕的现实。

她感到有一只无形的手,把她的心抽离出来,撕扯成碎片纷纷扬扬地洒在空中,晃得她眼花缭乱两耳轰鸣……

春梅流着泪呆坐在小平房里等着老公回来。

摊牌的时候到了,该来的迟早会来。

傍晚,老公一个人收摊回来了,看见春梅一脸惊讶。

“你怎么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春梅看着老公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现在变得无比陌生。

她真的想不到,就是这张看似憨厚的脸,这个最亲近最信任的人,竟然是把自己伤得最深最痛的那个人。

想到这,泪水再次决堤。

她不想听老公说话,任何话语全都变得苍白无力。她努力克制住自己,平静地问:“银行卡里还有多少钱?”。

“什么钱?没了,全输光了,没来得及告诉你。”老公一脸心虚。

“是不是给了那个女人了?”春梅抑制不住,尖声大叫起来。

春梅老公似乎明白了什么,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他的声音比春梅的还大,还理直气壮。

“你还有脸说,家里的钱全是我辛苦摆摊卖木头赚来的,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你这些年到处跑,玩都玩疯了。什么时候往家拿过一分钱?你那点打工的钱连自己都养不活,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你这个没用的货色……”

这时春梅早就已经听不下去丈夫在说什么了。

不知什么时候老公走了,留下她一个人,屋里狼藉一片。老公的话像一把盐洒在伤口上,让她痛彻心扉,也让她幡然醒悟。

春梅最后跟我说,她坚决离婚只是想证明,一个女人同样可以挣钱养家,养活自己,而且活得好好的。

春梅离婚两年后,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在县城开了一家奶茶店,自己当了老板。

那张照片上,新晋老板娘春梅站在高大的收银柜后面,一袭黑衣,面对镜头,笑靥如花……

小椒有话说

本次征文大赛中,我们将选出 20 位“最佳读者”。粉丝读者们只需在参与活动的投稿作品底下参与留言评论,就有机会得到一份专属粉丝读者们的惊喜礼包!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读完全文,认真给出自己的评价,我们接受每一个善意的批评和意见,但是不欢迎任何恶意的诽谤和谩骂哦。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看,那女人真酷”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谢文暄
一个飘在城市的打工者。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