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呼吸新鲜的空气,难道这也算是矫情?

枫禹 · 2018-05-23 12:25 · 尖椒部落原创
摘要:所有的劳动女性都要懂得保护自己的利益,她们作为劳动者的权益应该得到基本保障,她们的劳动价值也应当受到尊重。而当她们讲述自己的故事的时候,希望你不会觉得那是矫情。
插画师:虫虫 她是一位从工厂中逃离的工友

就上周五,我受公司委派去供应商那边考察。

去之前我在想:深圳作为一线城市,应该什么都抓的严吧——消防安全,人身安全,机械操作安全等等,稍微被查出来有什么弊端,分分钟都有关门大吉的可能,这还用考察吗?

当我到了供应商那边的时候,我的想法瞬间被颠覆了……

我考察的这个供应商是个制衣厂,我们公司出售的服装就是从这里订过来的。看着正在认真工作的工友,我在心里默默地敬佩着他们,想想我们身上穿的衣服都是他们流着汗水用双手一针一线织缝的,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真是啥滋味都有。

在这个私人制衣厂里,我看到80%以上都是女性员工,而80%女性员工中有65%都是40岁以上。我现在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很多工厂在招聘时,都是限女性这个要求了。

时常在一些公共场所看到过很多涂鸦:远看工厂像天堂,近看工厂像银行,到了工厂像牢房!这是一首非常精辟的诗词,深深显现出了打工者的无奈。


工厂内部环境(以下图片均为作者拍摄)

回归正题,我考察的这个工厂工作环境非常糟糕,整个生产车间布满厚厚的一层灰,肉眼都能见着灰尘密密麻麻的在空中飞舞着,京城的雾霾都不及这里……不是我说的夸张,站在这里呼吸,总感觉吸进的空气里都是夹着布屑和粉尘。

让我觉得更可怕的是,我看到这里的很多工人都不戴口罩工作,地上摆着乱七八糟的半成品,很多人的岗位上到处都是断针,剪刀等等。最受不了的是很多员工都是把自己的水杯放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渴了就随手喝几口,没有人告诉她们这些都是有安全隐患的吗?这里没有饮水间吗?这里没有安全指导员吗?

大姐,打扰一下。您不戴口罩不觉得呼吸难受吗?我寻机问一位45岁左右的女性员工。

哎呀,我们没有那么矫情啦,都习惯了。大姐停下手来转过头对着我笑。我看到她的眉毛和头发上面都有一层很细密的布屑布灰

那您在这里做了多久?我又问。

五年了,她拿起放在缝纫机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都习惯了,也就没觉得有啥。

我看着她喝水,我也吞了一口唾沫,感觉喉咙很难受,也许是我第一次进到制衣厂的原因,也许是我潜意识里的反应。

哟,您的手怎么了?她放下水杯的时候,我看到她的右手有三个手指都包着创可贴。

咳,没事,在制衣厂上班,被针扎到手都是常事了。她回我的时候表情显很自然。

那你们不戴手套吗?

我们没有那么矫情啦,再说戴着手套也不方便。大姐再一次提到矫情两个字,我听了心脏颤抖了一下。

哦,那您在这里每个月能拿多少钱工资啊?我试着再问。

不高,也就四千多点吧。大姐开始滔滔不绝说起来,似乎对工资这方面的问题很不满,甚至把我当作了某个领导,一个劲儿喧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我们这里是计件的,工价也就几分几毛钱一件,上班时间又长,26天制,一天要上1213个小时,加上3.5元一个钟的加班费,扣掉吃的住的,还有保险,一个月有四千都算不错了。而且公司里只帮我们买了四险,没有买养老保险和公积金。她说完,拿起水杯又喝了几口水,弄得我喉咙更加痒了,如果现场有个显微镜的话,我一定要看看她到底喝进了多少粉尘。


车间随处飘满毛屑粉尘

那您们不去找公司谈谈吗?她的话勾起了我的兴趣,我继续追问。

谈什么啊,不够团结啊,我一个人的力量不够,大姐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人老咯,不好找工作,为了家,为了孩子,只能在这里做着熬着。

大姐,那这些断针放在这里没事吗?不会弄到手或者掉到地上扎到脚吗?我一直都在好奇着公司是怎么处理这些断针的,因为我发现几乎每一台缝纫机右边的一个凹槽中都放着一些断针。

像我们这些熟手,一般不会有啥问题的,也不会去碰它。公司也不会来管,几天一根,久而久之就积累那么多了。大姐似乎很口喝,又连喝了几大口水。

不好意思打扰大姐的工作太久,我草草结束了交谈。

我扫了一遍车间,想去寻找饮水间,却发现在洗手间门口只是摆放着两台饮水机,并没有什么饮水间。而看着正在辛勤工作着的员工们,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心酸?心痛?

她们付出了血与汗,得到的却是永远无法成正比的薪资,又有谁来保护她们的身心健康和个人利益呢?

我默默地走出了酷似牢房的车间,当我跟随随公司领导上去到上一层的办公写字楼时,我惊呆了。这里的工作环境优美,空气清新,还有空调,跟楼下的生产车间那闷热的环境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我不禁去想,有文凭与没文凭的区别真的那么大么?

跟这一层“男才女貌”的工作人员比起来,楼下“歪瓜裂枣”的工作人员不更需要“矫情”么?看着工作得非常舒适的“男才女貌”,谁又来保护用生命战斗的“歪瓜裂枣”?

我当天就查了资料,制衣厂可能引发的职业病有尘肺病、眼科病、呼吸道感染等等,而在这种私人工厂里,老板为了省钱,就更加不会去跟员工谈什么防护措施了。


工作台

我希望,所有的劳动女性都要懂得保护自己的利益,她们作为劳动者的权益应该得到基本保障,她们的劳动价值也应当受到尊重。而当她们讲述自己的故事的时候,希望你不会觉得那是矫情。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枫禹
在深圳谋职,喜欢化孤独与无助为文字来鼓励自己:不管生活、工作如何艰难,只要还有梦,明天就一定会更美好!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