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元,她被迫卖掉了自己的健康

酸奶 · 2018-05-23 17:5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期望有更多的法律法规来保护劳动者,让大家劳有所得,劳有所获,不至于对这个社会失望。


插画师:补药脸

春节刚过,看着村里陆陆续续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丽芳有点着急。

她知道春节过后是找工作的旺季,去晚了工作可不好找。可这边,孩子刚满一岁,还没断奶,决绝离去她又于心不忍。

看着家里拮据的经济情况,在经过和丈夫的一夜长谈之后,丽芳狠下心来,在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中挣扎着断了奶,再一次踏上了北上的征程。

目的地是一个制造业发达的县城,需要大量劳动力,适合很多初中毕业没有一技之长,只能靠着付出时间和体力来赚钱的年轻人,丽芳之前在那已经呆了三年了,算比较熟悉吧。

一下火车,丽芳便很快找了个农民房落脚,房租还算便宜,一个月300块。不到十平方的房子,里边只放了一张床,坐上去嘎吱嘎吱作响,常年潮湿的空气让墙壁上长了一些绿绿的霉菌,窗户需要再用纸糊一遍,否则风会呼呼刮进来。

不过没关系,三年,她已经足够适应这种条件。毕竟出来是赚钱的么,不是来享受的。

简单地买了些碗盆被褥,丽芳便开始迫不及待地找起了工作。

之前的工作都是老乡介绍的,这次没那么幸运,需要自己亲自来找。她在附近转了转,发现了不少职业介绍所,每个中介所门口都贴着一长串的招聘信息,里边工资、工种、岗位信息一应俱全。丽芳心想:找工作也没那么难嘛!

丽芳挑了一家门面看起来比较整洁的职介所,在门口犹豫了一下,鼓足勇气踏了进去,里边已经有不少人在咨询工作。

接待她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男人问她想去哪家工厂,丽芳也拿不准,说:“您推荐一家吧,只要工资待遇好,我能吃苦。”

男人很快帮她推荐了一家,说底薪高,加班时间合适,也不算很辛苦,下午就可以安排车子去面试。

丽芳心想,这也太幸运了吧!她强压住心里的喜悦,问道:“需要交什么费用吗?”

500块介绍费。但是,如果工厂要了你,而你不做,这个钱是不退的!”

500块不是一个小数目,丽芳心里有点拿不定主意。男人游说她:这个工厂平均月薪比其他地方高四五百,一个月就挣回来了,何必在意现在这点中介费?

丽芳想想也在理,狠了狠心,交了费用。


下午,丽芳如约来到职介所,上了职介所安排去工厂面试的车。一上车,好家伙!已经有三十几个人了,从穿着打扮看,基本上都是来自农村,有的青涩,有的成熟。

半个小时后,到达工厂,大伙一个一个面试,丽芳面试时间较后,只能在工厂门口等待。门口没有座椅,丽芳就和大家一起坐在马路牙子上,虽说刚刚过完春节,可那天的太阳似乎也出奇的放肆,大家在门口待了一小会,便晒得脸通红通红。

陆陆续续有人面试出来,有高兴的,有一脸沮丧的,看来似乎有些人面试上,也有人被涮掉了。丽芳暗暗给自己鼓劲,等会一定要好好表现。

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轮到丽芳了。

丽芳进到面试室里,有三个人在里边,一个人面无表情地扔过来一份表格,让她填一下,填完,然后就问了一下她的工作履历和家庭情况,丽芳小心翼翼地回答着,生怕说错。

面试官对有过相关工作经验且没有家庭束缚的丽芳很满意,面试很顺利,她被录取了。

找到工作,丽芳的心才稍微放回肚子里一点点。接下来她又得马不停蹄地去工厂指定的医院进行体检。

体检又需要300多块的费用,虽然有点心疼,但想一想马上可以工作,这个钱是可以赚回来的,丽芳也没有过多犹豫,第二天便兴冲冲地去体检去了。

体检同样也是出乎意料的顺利。其实所谓体检,也不过走个过场,验验身高和体重。医院的体检护士一脸的疲惫,每天来体检的人不计其数,大多是为了入职体检,所以一般没啥大问题,体检单都不会太难看,哪怕有人顶替作弊体检,她们也根本看不出来。

拿到体检单后,丽芳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说明天就开始上班了。电话里,她的声音满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第二天,丽芳早早来到工厂,工厂门口已经聚集了一些等待着上班的人,从她们脸上那兴奋又略带紧张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应该也是第一天报到。

工厂还没到正式上班时间,大家一边嚼着手上干巴巴的包子,一边耐心等待。

8点半,工厂负责接待新人的主管来了。主管是一个中年女人,矮胖矮胖的,一进来就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把身份证和体检单准备好,没有带的,回去拿了再过来。”

丽芳摸了摸背包,嗯,身份证和体检单都在,早上可是检查了好几遍呢。

跟着队伍进了工厂,开始分工,有些人被安排在安装部门,有些人被安排在检测部门。

丽芳被安排在流水线上,进车间前,主管收取了每个人200块服装费用,说辞职后可以领回。

又是一笔钱,丽芳虽说心里极其不愿意,但她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穿好衣服,戴好口罩,进入车间,一股刺鼻的味道铺面而来。丽芳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然而看到主管带头进去了,她也不好意思不进去,于是默默地跟在后面,熟悉每一道流程。

车间很大,一圈下来,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此时的丽芳头有点晕,她快速地走到窗口,大口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才稍微有所缓解。

中午进餐时间到了,丽芳悄悄挨着一名老员工坐下,想打探打探这个工厂的消息。老员工问她:“你生过孩子了吧?”

“生过了。”丽芳说。

“哦,那还行,不然不建议你干。”

“为啥?”

“伤身体啊。你们进去没闻到那股味吗?现在在车间的都是不准备要小孩的了,你们小姑娘跑过来干啥?”

丽芳彻底傻眼了,虽说她已经生过小孩,可她和丈夫商量过,出来打工攒点钱,以后还是要准备生二胎的。她赶紧问老员工,有啥办法没。老员工说:“你看看能不能调部门吧!”

吃完饭,丽芳急急忙忙找到主管,想商量一下调换岗位的事情。然而,还没等丽芳开口,主管便说话了:

“想调部门?门都没有,大家都想去轻松卫生的部门,重活累活谁来干?一句话,爱干不干。看见没?门口大把的人等着干!”

主管这么一吼,把丽芳眼泪都快吼出来了,但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一个劲地求主管行行好。主管懒得理她,一把把她推出了门外。

丽芳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继续在厂里做吧,身体肯定会受到伤害;不做吧,中介体检服装等费用已经花费一千多,也不能贸然放弃,毕竟一千多是她两个月的生活费了。

她越想越伤心,越想越难过,未来的路在哪里,她不知道……

后记

每年有很多人在求职路上遭遇到各种无理收费的情况,而这些费用多半如同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一边是吃糠咽菜的打工者,一边是赚得盆满钵满的中介和其他商业机构,社会的不平等可见一斑。

同时,很多打工者由于文化水平有限,信息获得不对等,导致在求职路上屡屡遭受用工者的霸权,却难以通过法律手段来保护自己。

尤其是许多女性打工者,一边要扛着家庭的压力,一边遭受工厂的不合理对待。她们把自身需求压缩到最小,仿佛身体只为了生育和挣钱而存在,只要完成了“使命”,自己的健康也可以舍弃。

一端是个人的健康和尊严,一端是并不高昂的工资,她们必须二选一。是什么将她们置于这样的境地?

期望保护劳动者的法律法规能更好地落实,让大家劳有所得,劳有所获,不至于对这个社会失望。愿每个人都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酸奶
文学院本科专业,毕业多年,从事文案工作三四年有余,也写过一些产品类公众号。妹妹为多年工厂女工,所以也曾亲眼见证过其经历,也感受了她们所历经的各种工作心酸,希望通过自己的文字能让社会更多人关注到这个群体,从而改善她们的境地。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