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笑容穿越时光,照亮了我的双眼

星尘 · 2018-05-30 15:3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那女人真酷”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她做着某些人不屑的工作,却满怀热情。虽然她的姓氏我已忘记,面容已模糊,回忆里她依然是笑容热情满满,语调活力充盈。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画家:猴哥MONKI

2018年,伴随着清新的二月春风,在两、三百年前的诗人袁枚,他的一支小诗《苔》,突然红遍了大江南北。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人们感动于苔花不囿于自己卑微的外表和恶劣的环境,虽无人喝彩,仍恣意生长,悄然盛开,展现出了一个生命倔强向上的全部美好。

我在心里轻轻地吟诵着这首小诗,眼前浮现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因为时间的久远,对我而言,她的样貌已渐渐模糊,谈不上靓丽,也可以说很平凡。并且她所从事的职业更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街头擦鞋女工。

与众不同,平凡也不平凡

十几年前,我在重庆的大学读书,每周六下午我的固定节目就是逛街,购买一些日用品。

后校门的斜坡下面,步行道比较宽敞,人流量也多,不知什么时候人行道靠边的地方,聚集了五、六个擦鞋女工的摊位。她们一字排开,每人带着一个小木箱子,里面装的各式鞋油、刷子、绒布、洗鞋用的矿泉水瓶和牙刷。小木箱上有一个鞋蹬,再放一、两个小板凳供客人休息,这就是她们工作的全部家当了。擦一双皮鞋一元钱。

每周我都会从她们身边经过,刚开始时,我对她们基本无感。

以前我也看到很多女工擦鞋,三下五除二糊弄两下就完事了,心想还不如自己动手。

时间久了,我渐渐觉出她们之间的不同,其中一位大姐的生意明显好很多。

每次我路过,都能看到她笑意盈盈的脸庞。很多时候她的摊位前总有两、三个客人在等候。她给人的感觉是敞亮的、温暖的,在其他擦鞋女工的微蹙的眉头、略带愁苦的面容中,是那样的与众不同。

腹背受敌,依旧阳光

一个周末,我照例拎着购买的日用品回校,走上那个步行道,碰巧那位大姐刚给一个客人擦完鞋,她一抬头看见我,便热情地招呼道:“妹儿,走累了哇?坐一下嘛,顺便把鞋擦了!”我本能地想拒绝,但她一脸满溢的笑容,让我实在不好意思回绝,于是便坐了下来。

我这才第一次近距离看清她的样貌:四十多岁,头发绾了一个发髻,没有一丝乱发,脸上细纹明显,但神情平和,眼睛里都是满满的笑意,嘴角微微上扬。衣服样式一般,且整洁。整个给人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她和其他人还真是不一样呢!我暗自想着。

就在我打量她的同时,她已熟练地开始了手上的工作:先把塑料片插在鞋里,防止弄脏袜子;用牙膏牙刷轻柔地刷一遍鞋面,洗去污垢,仔细刷掉鞋缝和鞋带间的尘土;而后,用毛刷将鞋油均匀地抹在鞋面上;一只手拿一支鞋刷,双手同时快速打刷,使鞋油养分透入皮革,最后用绒布用力擦亮鞋面。

短短几分钟,我脚下的一双鞋子变得铮亮如新了。“擦得好干净!”我不禁说道,心想:还挺专业。她呵呵一笑:“妹儿以后多来照顾一下生意哦!”

从那以后,我常常会在周末去她那里擦鞋,闲话一阵,一来二去,我们熟络了起来。

我知道了她的一些事情:前几年工厂效益不好,下岗了,又离婚了。一个人抚养儿子,儿子现在在上技工学校。她会在每周末儿子回来时,带着特意采买的食材,早些回家给儿子做饭。

命运虽然并不厚待她,让她腹背受敌,但是你看不到她有丝毫颓势:每天都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地来上工。做着某些人不屑的工作,却满怀热情。

一次我与她闲聊,她兴致勃勃地说:“我经常去广场跳舞,我们跳交谊舞哦!”

“我们?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

我打趣她,而她不置可否,笑而不语,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夏天大家都穿凉鞋,擦鞋的人少,你咋办?”一次我好奇地问。

“那个时候我就卖饮料嘛,生意还好的多!”她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真真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死亡面前,镇定自若

2003年春季,SARS疫情蔓延,当时重庆虽然没有疑似病例,但新闻里全国每日递增的感染人数时刻刺激着人们脆弱的神经,学校也要求我们每日两次上报体温情况。

周末下午我照旧外出买东西,走在街上,每个人都行色匆匆,表情里带着几分焦虑和凝重。我看见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在招揽生意。

“非典那么厉害,你害怕不?”我问。

“这里不是还没人感染得嘛,日子还是要过的,我才不怕。”她笑答,风轻云淡。

回到宿舍,我打开寝室房门,看到来自河南的室友神色有些张皇。

“你怎么啦,体温正常吧?”我有些担心。

“你知道下午我做什么了吗?”室友有点不自然,“刚才我写了遗书。”

“啊?”我大吃一惊。

“我跟郑州的同学打了电话,她们那里学校已经封闭了,太恐怖了!我越想越害怕,就写了。”她解释道。

我哭笑不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心里却浮现出那位擦鞋大姐的笑脸。

第二年夏天我毕业离开了重庆,自然与她没了联系。时光荏苒,偶尔回想起学生时代的种种情形,许多人和事都湮没于岁月中,但我仍会想起她,虽然她的姓氏我已忘记,面容已模糊,回忆里她依然是笑容热情满满,语调活力充盈。

因为出身、时局和命运,我们许多人注定不会是国色天香的牡丹, 但芍药妩媚、荷花婀娜、菊花淡然、梅花孤傲……因为百花竞相开放,才有了人间四季的美景。

即使什么花都不是,就只是一株小草,一小块苔藓,也要努力生长,也要像牡丹那样向着阳光盛开,为世界增添一抹亮丽的绿色。而那位大姐,我想,应该就是一朵酷酷的苔花吧!

小椒有话说

文中的大姐即使做着辛苦的工作,也一直朝气蓬勃地面对人生,确实令人敬佩。

不过,我们在生活中可能遇到各种困难,也难免会有被生活的重担压垮,感到悲伤和无助的时候,这当然不代表我们是软弱的。毕竟我们没有在任何处境下都笑对人生的义务(也没有笑给别人看的义务),活着本身就是对逆境的抵抗。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那女人真酷”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星尘
星尘,坐标成都,文学硕士,国际金融理财师,现供职于全国某股份制银行,相信文字能给生活带来更多的乐趣。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