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适合女团”的王菊,凭啥俘获了众多“姐妹”的心?

肖美丽 · 2018-05-29 23:5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在我这里标准和包袱都已经被我吃掉了,而你们手里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利。”

5月29日早晨7点,女团选秀节目《创造101》选手王菊的粉丝群里循环放送着这样一条消息:

“今夜!陶渊明(王菊的粉丝自称)们再次创造历史!#王菊#超话上微博热搜榜第一!!地铁站投票超第二名40万票!!从昨晚的第五名2万票到第四名的4万票我们用了12个小时!到第三名的11万票,我们用了10个小时!到第一名的30万票我们只用了4个小时!到80万票我们只用了3个小时!!”

根据节目规则,王菊并不在最初的选手名单里,而是作为抢位练习生来参加的。而且最终是作为替补才有机会加入比赛。


王菊和其他的女团练习生风格很不一样,其她女孩子都是白白瘦瘦,就算不是特别美貌,也是非常可爱,偶尔有个眼睛细长或者比较中性打扮的就算很有识别度了。

然而王菊像来自另一个次元,她的外表黑壮,表演风格自信、婊气,毫不少女。节目给选手准备的粉色西服套装穿在她身上,简直像妈妈偷穿女儿的校服。


王菊因此遭受了很多网友的语言暴力,说来说去也就是她不适合做女团,风格不搭,骂她丑,黑,胖,老等等,各种黑王菊的段子层出不穷。

比如“地狱空荡荡,王菊在土创”(原来的后半句是“魔鬼在人间”)。


这样的王菊,在第一批大淘汰中没有悬念地被刷了。

节目组安排了一个环节,赢的组可以选回来一个人做旁听生。这一集被很多观众吐槽,因为女孩子们全程在哭,当然这大概也是节目组设置这样的环节想达到的效果。

有机会当旁听生的女孩面临两个选择:打感情牌的谦让好女孩or有野心就想赢的选手。

王菊不仅不哭,而且非常成熟地表达了自己想留下的愿望。


王菊的转机出现在了她作为旁听生参与公演舞台表演这一集。这集爆出了她曾经也很白瘦的样子,当主持人问:“还想变回去吗?”她很笃定地说:“不会。”

因为她对美有了自己的标准。从这里开始观众们就发现她不是一个想变主流而不能的人,而是一个有自己的想法并且很坚定的人。


这次演出的曲目《木兰说》歌词也非常女权了,独立女性的形象好感度蹭蹭地往上蹿。


最后拉票的时候,其她的旁听生女孩子们的表现都很“女团”,要么是“请给我继续穿着小裙子表演的机会”,要么是唱歌哭到乱七八糟。

王菊很短的几句话却非常有信息量:“有人说我这样子的,不适合做女团。可是女团的标准是什么?在我这里标准和包袱都已经被我吃掉了,而你们手里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利。”


和别的女孩恳求观众投票不同,王菊是在赋权观众。

她非常明白自己的处境和优势,也能够跳出来看整个选秀的游戏规则,把自己的比赛上升到“给大家一个机会来对抗主流审美”的层面。

她这么说了之后,有弹幕说:“对,我们有权利,有权决定你不适合女团。”

显然这个网友错了,他不知道王菊挠到了一个多大的敏感点。

首先是大众对单一审美和规则的怨气,观众们真的受够了屏幕里只能看到白白瘦瘦的弱弱的小可爱了,这次想看点不一样的。

女团里最不缺的就是美女了,同质化高,竞争激烈,除非各方面特别出色,不然观众都不记得谁是谁。糖吃多了,就想来点辣的。王菊刚好辣度适中,是很多人可以接受的。她的整体风格比较欧美,还是相对主流的,有被接受的基础。

女性观众中也不乏对自己的外表充满焦虑的。王菊对自己外形的自信,以及传达出来的那些对单一审美的反思和再定义的理念,很能吸引有独立意识的女粉。

如果你更深入地了解王菊的粉丝们,你会发现里面有大量的同性恋文化。

王菊承载着很多同志对僭越性别规范的偶像的需求,和对改变主流文化,争取平权的渴望。


王菊的粉丝团里非常活跃的一类人是男同性恋里的0,也就是所谓比较偏阴柔气质的男同性恋。王菊的名字首先成为了一个重要的重合点——自从菊花这种植物,和人类的某个身体部位扯上联系,就有了一种神奇的味道。

王菊的粉丝每个人都开创了自己的含有“菊”字的名字。例如:菊高零下、菊花带雨、海枯菊烂、菊部地带、盐菊鸡、闻菊起舞、广电总菊、深入菊部、抗菊从严……


一个关于1和0的笑话,懂的人自然懂

不符合性别规范的女性气质让0和“贱女孩”们很有代入感,他们对强大的女性气质充满渴求,通过观看这些内容为自己赋权。

在创造101开赛前,3unshine组合里的cindy有点类似这样的角色。

这个组合也非常反女团标准:不美貌,没有很好的表演能力,甚至没有表示要多么拼命去迎合别人对女团的期待。她们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很普通却坚信自己也可以站在舞台上当明星的那种倔强。


Cindy

Cindy被戏称为C皇,在开赛前也是被投票进了前十名,这里面有很多同志群体的贡献,可惜她第一轮选拔没有入围。这种对反叛的期待就落在了王菊的肩上。

王菊之所以能抓住广大基友的心,还因为她的霸气欧美diva(天后)路线。她很好地本土化了黑人“贱女孩”文化,再加上一些土味和自嘲,实在让众多姐妹们爱不释手了。

有一段时间王菊的粉丝群里传出菊说来自公关组的公告,让粉丝不能再提LGBT了。群员的反应很硬气,表示:

“这是原则问题,不能退让。”

“如果不让提LGBT就让群里的0和1都滚好了。”

“王菊给我我们改变女团,改变饭圈,改变流行文化的权利!”


这让人想到2005年,超级女声以李宇春为代表的中性偶像刚出现时人们的亢奋。

这些年来,我认识的很多女同性恋和性别气质比较中性的女生,因为李宇春、周笔畅的存在得到了很多支持。比如有的女生会因为气质中性,被说成像李宇春而被同学们喜欢。减少了因为性别气质不同而被霸凌的可能性。

如果王菊可以一直保持这样的局势,成为主流明星,那将帮多少女孩避免“要么白要么丑,要么瘦要么死”的困境,鼓励女性接纳自己的野心并大胆表达。也会有更多的同性恋有土壤在国内去发展丰富的亚文化,为自己的发声多建一座桥梁。

在当下这样一个微博敢放话封杀同性恋,不管多大的商业号说封就封,北京798艺术区的保安可以无来由地对女同性恋拳打脚踢的环境里,粉丝们愈发需要这样的狂欢。每个机会都好像是仅剩无几的,又像是意外开辟出来的。


记录北京798事件的漫画,来源:公众号“削美丽”

在这样的背景下,王菊的存在显得弥足珍贵。她可以走到哪里,让我们拭目以待。

(在线观看指路:《创造101》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肖美丽
女权行动者,开淘宝的全球百大思想家。淘宝店名称:独品商店。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