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经历了一段“致命”的爱情,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李钘滢 · 2018-06-07 16:06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恋爱一年零四个月,她更多感受到的不是甜蜜,而是恐惧。男友试图在精神上控制她,每当她提出分手,男友就在电话那头威胁说要自杀……

接受访谈的时候,梦梦说,每次唱起薛之谦的《演员》的时候,她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前任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前任的职业是一位演员,而是每次在梦梦忍无可忍提出分手的时候,前任就会突然“演技大发”,如入无人之境般自导自演黄金八点档的剧情,试图通过“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方式挽回自己。

但随着“演”的次数越来越多,慢慢地,在时间的消磨中,就连梦梦也不记得自己究竟到底“分了多少次”,而过去曾经的美好回忆宛如冬日寒风,凛冽刺骨,吹得梦梦瑟瑟发抖,终日惶惶不安。

胁迫下的恋情开端

答应跟他在一起,梦梦是犹豫的。

故事的开始源于学校的一次跳楼事件,跳楼的学生是男生的好友。在事情发生之后,男生受到的冲击很大,情绪一直不佳,整个人也越来越沉默,看上去无助又憔悴。

在此之前,梦梦和男生一直都是普通朋友的关系,见了面会打招呼,但也不到熟识的程度。但在了解了男生的情况之后,出于对朋友的关心,也害怕男生会做出不好的事情,梦梦开始每天发信息询问男生的状态,约他吃饭,希望能借此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不再沉于好友去世的悲伤中。

梦梦想,也许现在他是需要有人陪伴的。


本文图片来源:fireandjoy.com

一段时间后,男生的状态慢慢地好起来了,脸上的阴郁的表情也渐渐有所缓和,虽然这种变化并不能抹平过去的伤痛,但既然男生都愿意走出来,总归是好事。看着朋友的变化,梦梦是真心为他开心的。

直到有一天,猝不及防地,男生对梦梦告白了。

梦梦有点意外,但还是干脆地拒绝了。

她不是对他没有感觉,只是,这种好感仅仅局限于朋友之间他是一个非常难得,并且值得珍惜的好友,但他不是那个让梦梦倾心的人,他不是,他真的不是。

在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梦梦决定疏远对方,不过男生并没有因此放弃,还是和之前一样,每天晚上送梦梦回宿舍,跟梦梦分享自己的想法和有趣的事情,这种不停在讨好自己的举动又让梦梦之前坚定拒绝的心开始有了一点动摇。

但摇摆不定的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当梦梦再一次向男生说明彼此不可能的时候,男生彻底爆发了,他看着梦梦,一字一句地说

“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和C一样,从行政楼跳下去。”

那句话把梦梦吓了一跳,因为男生口中的C就是他在半年前跳楼的好友。

当时只是高中生的梦梦并没有意识到,在追求初期的言语威胁会一直渗透进整个恋爱过程,梦梦只是单纯地觉得自己真的把男生惹怒了,以至于他要用“跳楼”这种偏激的方式表达对自己的爱意,仅此而已。

后来,梦梦还是选择了跟男生在一起。两人相处一年四个月,期间发生的一切,时至今日,梦梦都记得。

被控制,让她身心俱疲

高考毕业之后,梦梦和男生没有在同一间大学就读,两个人相隔甚远。

刚进大学,身边的一切都是陌生和新鲜的,怀着对未知的好奇和憧憬,梦梦开始忙于参加学校里社团和组织的活动,一时之间分身乏术。

那时候男生还没有开学,时间充裕,总是希望梦梦最好能二十四小时看着手机,陪着他。所以在每次梦梦回复信息慢了,或者忘记回复信息的时候,男生总会不满地抱怨着梦梦的“冷漠”。

刚开始梦梦还会耐心地回复,但时间久了,吵架也就变成了家常便饭。吵得多了,梦梦开始感到身心俱疲:“谈恋爱好累啊!”每次安抚完男生后,梦梦都会情不自禁地长长叹一口气。

分手的念头就是在吵架的过程中日积月累产生的。


第一次讲分手,对梦梦来说,也是这煎熬又漫长的分手中最激烈的一次。

那天梦梦跟部门的小伙伴正在彩排迎新节目,男生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强制要求梦梦必须马上停止所有的动作回去宿舍,并且退出这个社团。

“这个烂社团,我要你立刻退出!”在声音的背后,是一如既往不容反驳的语气。

在男生讲出这句话之前,梦梦还保持着讲道理的态度,耐心地解释着,但这句话之后,梦梦突然如大梦初醒般意识到,若自己在那个瞬间答应了,自己就彻底成为了这段感情的附属品,变得越来越没有自我

于是梦梦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分手吧。

但电话另一头的男生却并没有因此泄气,反而如破罐子破摔般,语气冷淡地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从天台跳下来?

这就是开始了,每次梦梦忍无可忍提出分手之后,男生便会以言语威胁自己,每一次的表达也非常粗暴

“我现在没心情,我在上七楼。”

“什么都别说了,你等着吧。”

“我会让你知道,你会后悔的。”

男生说完后,便干脆直接挂了电话,只留下梦梦一个人在默默哭泣。

“我们经常评价电视剧狗血,但你知道吗?那种感觉就像是被狗血泼到了我的脸上,几乎毁容。”

“信不信我也可以跳给你看?”

被人威胁的感觉就好像是在踩高跷,如果一不小心就会马上掉下来,摔得鼻青脸肿。

但梦梦还是没有真正地抽身离开,因为还记得对方以前对自己的好,男生道歉后她总是选择了忍让,而每次和好后的甜蜜总会冲淡之前的愤怒和不安。

到底是太年轻了,还幻想对方可以陪自己“走完这一生”。

后来,为了应付男生的威胁,梦梦也开始了自虐。身体上的伤痕会消退,但心里的伤害却是永远无法抹平的。

在一次争执中,面对对方的威胁以及自己的无力争辩,梦梦当着男生的面,生气地狠狠撞了墙壁三下,而撞出来头上的肿块,直到一周后才消退。

自虐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在后来的另一次争执中,当男生讲完“你知道现在我想干嘛?我想自杀”并匆匆挂完电话后,害怕对方做傻事的梦梦赶紧打电话过去,一边道歉说自己错了,一边狠狠地打自己耳光。

安抚完对方之后,梦梦放下了手机,看着镜子里自己脸上红红的印子,第一次有种迫切感“我想捏死这个软弱的自己。”


后来,梦梦和男生走向了一个极端——只要提出分手就直接上演“跳楼戏”的场景。

在男生再一次咄咄逼人威胁自己的时候,梦梦一边哭着一边向男生撕心裂肺地喊着:“那你信不信我也可以跳给你看?”

讲完之后,梦梦便挂掉了电话,迅速跑出宿舍冲向了顶楼。

理智和情感在不断拉扯着梦梦,可能就差一点点,梦梦就会不顾一切往下跳。但梦梦又是清醒的,在顶楼俯视下面的一切,梦梦一点都不想死,还有未来,还有家人,但现在的自己就好像被男生控制的木偶,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身不由己。

想起之前每次和好的时候,自己对男生的反抗是那么无力。

每一次梦梦说:“请你不要再威胁我,因为我是一个不喜欢被言语威胁的人。”男生都答应梦梦,但总会在最后轻描淡写把责任推给她,说:“只要你不跟我谈分手就行啦!”

“(我以为)如果我不说分手,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但从第一次被威胁就开始注定,我之后只会说越来越多次分手,因为从心底里、从原则上,我根本就不愿意被某一份感情裹挟。我也是后来才明白,这是我的独立人格和尊严在抗争。

“但在那段时间,我变得越来越看不起他,我也越来越看不起软弱无能的自己。”

不可缝合的伤疤

被逼到忍无可忍的一刻,人是会爆发的。梦梦又提出了分手,她决定这是最后一次了。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电死我自己?”梦梦讲完的下一秒,电话那头传来了仿佛220W的电流来来回回地攻击身体的声音,以及从人嘴里发出的痛苦的呻吟声。声音不大,但频繁而无规律地发出,持续了大概十秒后,电话被迅速挂掉。

电话对面传来的言语威胁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每一次,都刺激着梦梦脆弱的神经。

电话挂掉的一瞬间,梦梦张了张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刚刚接听电话的右手一直在不停地颤抖,眼泪慢慢地流过脸颊,滴到衣服上,宛如世界末日,所有人都消失了,只有自己无助地苟活着。

“‘他好恐怖,这是我没有经过任何思考,当时最直接最真实的感受。”

但梦梦还是迅速打了电话回去,跟电话那头的对方讲道理,一边劝着,一边慌乱地拿着纸巾擦去快要流到嘴巴的泪水和鼻涕。

但对方并没有回应自己,讲到最后,梦梦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耳边猝不及防又传来那句:“你信不信我真的会电死我自己?”

恐怖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比上一次声音要大一些,时间也长得多。梦梦拼命捂住想大声痛哭的嘴,颤抖着挪开手机,点亮手机屏幕,在泪水朦胧中按下了“结束”的红色按键,然后放下手机。

挂掉的那一瞬间,梦梦还有点恍惚,难道真的要弃他不顾吗?但在下一秒,梦梦的愤怒却如倾山倒海般席卷而来。

以前只是言语威胁,刻薄的话语从手机传入耳朵,再传到梦梦可怜的听觉神经。但梦梦怎么也想不到,现在的他居然会行动起来,电话那头的他现在又在做什么呢?是把手指插进排插,还是去触摸漏电的电灯?

恐怖的电流声和呻吟声,如利剑直插梦梦的背脊。梦梦无法想象,也不愿想象对面发生了什么。

受够了,这是梦梦在大哭完冷静下来之后,心里唯一的想法。

一定得跟这个人分手了,无论接下来会面对任何辱骂,又或者是要承担任何代价,一定要跟这个人分开,不再跟这个人扯上任何关系。

18岁开始,到那晚为止,一年四个月,梦梦和前任终于分手了。


而那晚泪水和鼻涕混杂的味道,和最后男生那句不屑的话:“你等着帮我收尸,记住,你别出现在我的丧礼上。”梦梦一直记在心里。那是不可缝合的伤疤。

后记

在各种各样的社交媒体平台上,我们总是会看到很多人在亲密关系暴力事件下面发表一些尖锐的观点。

比如“既然这么痛苦,那你为什么不早点离开TA呢?”

比如“暴力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这么浅显的道理还需要教吗?”

又比如“在谈之前就应该带眼识人啊!这样在一起才不会受到暴力啊!”

这些对亲密关系受害者的质疑并不陌生,也许曾经就出现在你我的脑海中。所以这一篇文章,我们不再引经据典,也不再用长篇大论的数据和分析,而是和大家分享真实的生命故事。

在采访的过程中,梦梦偶尔会停下来回忆过去的事情,看着她紧皱的眉头和稍稍发红的眼眶,我有点想拥抱这个曾经处于阴影中的女孩。

但我有一个问题始终没有问出口,就是关于她愿意接受这场采访的原因,毕竟选择站出来,告诉大家亲密关系暴力背后的故事,是非常需要勇气的行为。

意外的是,采访结束后,梦梦主动发信息告诉了我:

“其实描述细节对我来说是痛苦的,但问题在于,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亲密关系暴力是存在的,我们需要去反思亲密关系暴力的严重性和危害性,这也是我选择发声的原因

太阳虽远,但必有太阳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201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钘滢
Bisexual/Feminist/Editor,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