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患癌症后,我见证了她和外公的爱情

无花果 · 2018-06-21 15:0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我看着本子,仿佛看见外公就端坐在桌子前。他戴着老花镜,手中一笔一划认真地写下了满页的“王淑芳”。那字迹,让看到的人心都揪起来了,外婆就是他的世界啊。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羊

我记得有部电视剧叫做《父母爱情》,讲的是一对平凡夫妻——江德福和安杰,他们共同克服了出身和文化上的差异,克服了恶劣的生活条件,养大了五个孩子,走过了几十年风风雨雨的故事。

我的外公外婆,也是这样一对平凡的夫妻。

外公是村里远近闻名的“能人”,写得一手好书法。村里的人要写通知、布告啥的,一般都是来找外公写。在村里,外公还担任了好多年抄水表的工作,他写写算算的账本记得很清楚,从没出过差错。但是外婆却没上过学,大字识不了几个。

在大跃进那个年代,外公和外婆一共养育7个孩子,他们都活了下来并且长大成人。

外公外婆为了七个子女一辈子辛苦劳碌,好不容易到了可以安享晚年的时候,外婆的身体却被查出癌症。我真正感受到外公和外婆的爱情,是从外婆得了癌症后开始的。

日夜陪伴,担心再见不到她

外婆因子宫癌住院一个多月,做了手术后恢复得很好,但是五年后复发了,起初只是腿疼,住院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三个月内动了两次手术,后来又转院才确诊是癌症转移。接着她做了放疗,前前后后住院五个多月。

外公和外婆一样也是八十一岁,平时腿脚就不太好,这五个月的时间,外公几乎昼夜不离地陪伴外婆。

妈妈他们劝外公回家休息,外公说:“我不想回去,你妈在这里,我哪也不想去。我怕我回去了,就再也见不到你妈了。”说着说着就哭了,固执得像个孩子,姨姨和舅舅都劝不住,只能由着他。


外婆第一次动手术后,医生不让外婆下床活动,外公怕外婆总在病房里闷着。

外婆身材偏胖,外公觉得买来的担架太窄不舒服,还专门动手给外婆做了一个担架,不让任何人帮忙。他买来材料,根据外婆的身材对材料进行切割焊接制成担架,又用布条把担架的边边角角都细细地包起来。

刚好在冬天,外公为了让外婆躺得舒服一些,还做了一个垫子,细致地铺了一层又一层丝绵。他不会用缝纫机,就直接用歪歪扭扭的针脚固定丝绵。

不离不弃,为她改变

外婆经历了第二次手术,病情最严重的时候,已经分不清楚人,不吃不喝的,我们也叫不醒她。舅舅们想过要放弃治疗,但外公坚决不同意,他日夜不离地陪伴外婆。他说:“你们都走吧,我一个老头子还在这里,你们只要觉得安心,就都走吧,我不走,我离不开你妈。”

随后外婆转院,因为外公腿脚不方便,医生要求外公回家等候,一向执拗的外公居然毫不犹豫就同意了。他说:“我知道你们在救她,我理解,拜托你们了。”治疗期间,外公每天都去医院看外婆一会儿,尽管有时候外婆睡着了,根本不知道外公在身边。

后来,外婆病情得到了控制,可以出院了。临出院的前一天,外公兴奋得像个孩子,特意买了外婆爱吃的豌豆糕。外婆回家后,他每晚给外婆洗脚、按摩。外婆笑着说:“这辈子他都没这么伺候过我,都是我给他端洗脚水。”

那时候,妈妈他们兄妹几个轮流给外婆做饭,但有时候送去的不及时。外婆那时候胃口也不好,到了饭点不想吃饭,过了饭点又会感觉饿。为了让外婆吃好,外公开始学做饭。

最开始连简单的面汤都能糊锅,炒菜都不分生熟。就那样的饭菜,外婆也会强撑着吃一口,外婆说:“他一辈子都是拿笔杆子,从来都是吃现成的,现在能拿铲子炒菜,我多少要吃点,就当给他个面子。”说着笑了起来。

外婆自生病后很少笑,但每次面对外公都能笑得特开心。

她就是他的全世界

有一次,我去外婆家,刚好外公外婆都不在家。我看到桌子上有个本子,便随手翻翻,上面记得都是外婆历次住院的花销明细。翻到中间,有一页的内容让我当时就惊呆了:上面三行是“你、我”,下面全部写的是外婆的名字,“王淑芳”,字迹颤颤巍巍。

我看着本子,仿佛看见外公就端坐在桌子前。他戴着老花镜,手中一笔一划认真地写下了满页的“王淑芳”。那字迹,让看到的人心都揪起来了,外婆就是他的世界啊。


再后来,外婆病情继续恶化,腿经常疼得夜不能寐。听人说针灸可以缓解疼痛,外公让舅舅驱车两个小时到另一个城市,就为了找好一点的针灸大夫。

连去了两天舅舅烦了,外公对着他生气地说:“我知道你们都觉得你妈这病没救了,不想治。你们现在都有自己的小家,你们是可以离开你妈了,可是我不行啊!”说着说着就抹起眼泪,“我是老了,不会开车,你们有时间的话,你们可以开车带我俩去看。你们没时间的话,可以把车留下,我找别的司机。车也不闲,你也直说,我用出租车也要带你妈去!”

住院也要和她一个病房

外公毕竟八十多了,身体吃不消。有一次他实在坚持不住,以至于需要住院。住院就住院吧,就是住院他也要和外婆住在一起。

但外公的病和外婆的不一样,不归一个科室负责,自然不能在一个病房住。外公去找医生,要求必须和外婆住一个病房。

医院自然是不同意的,我们也都劝他医院有医院的规定,这要求本来就不合理。

外公长叹一口气:“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个要求不讲理?我讲理讲了一辈子了,这一辈子都没给谁添过麻烦。可现在你妈这情况,我不放心啊!要讲理就要跟你妈分开,这理我不想讲啊!”外公这般和医院交涉,医院最后居然破例同意了!

医生们还说:“从来没见过感情这么好的老两口,住院都不愿意分开。我们老了,也有这样的老伴就好了。”


后来,外婆一直断断续续地住院、回家。有天我去外婆家,她不舒服,而外公临时有事,我就给外婆铺床,外婆不好意思地说:“我腰疼,弯不下腰,没有办法铺床,也不能自己脱衣服,平时都是你外公铺床,帮我穿衣服脱衣服的。”

我诧异,外公每天这样照顾我外婆居然有一年了。人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儿女都很难天天做到的事情,外公居然做到了,还一做就是一年多。

村里人都说:很多人查出癌症,没多久就不在了,外婆能活到现在,都是因为外公照顾得好。

很多时候,我们向往山盟海誓轰轰烈烈的爱情。其实,倒不如这种平平淡淡相濡以沫来的真实。

希望外公外婆能健健康康的,希望时光慢一点再慢一点,别带走他们,能让我们多陪伴他们一些日子……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无花果
女,30岁。普通工人,喜欢幻想,正义感满满。爱聊天,也爱逛街,相信世界上充满善良。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