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手擀面,每一口都是爱的味道

李若 · 2018-06-19 13:23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父亲把对一家人的爱都无声地和进面里,所以做出来的面条才好吃。
本图来自网络

一个人喜欢吃什么,应该是和爱的人有关。比如我喜欢吃手擀面就和父亲有关。

弟弟三四岁的时候,暑假我带着弟弟去外婆家住。

中午吃饭时,外婆包饺子,弟弟吵着要吃面条。外婆奇怪:“都说‘好吃不过饺子’,这孩子怎么不爱吃饺子呢?”但是外婆还是用包饺子的面做了一碗面条,弟弟吃了两口就不吃了。外婆纳闷:“不是要吃面条吗?怎么又不吃了?”

只有我知道:外婆做的面条和弟弟在家吃的不是一样的味道,因为父亲做的面条筋道、有嚼劲、弹牙。就算什么也不放,只是一碗白面条,都好吃。外婆不知道,还以为面条都是一样的。但我们打小就吃惯父亲做的面条,还是尝得出来区别。

父亲不太会做饭,这是从外公外婆的评价里得出来的。比如有一次,外婆做馅饼,我说我爸也会做馅饼。结果外公来一句:“你爸会吃!”我急赤白脸地辩解:“我爸真会!”外婆说:“你爸会擀面条我信。”吃饭时我气鼓鼓地不吃,非得让他们承认我爸会做馅饼。

其实父亲的厨艺一般般。比如红烧肉,父亲做的就不如叔叔做的好吃;姨父炒菜也比父亲炒菜有味道。


本图来自网络,作者:Holly Exley

但是父亲的面条是独一无二的,面和得硬,擀出来的面条才好吃。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父亲的面条给了我们许多慰籍。

父亲是温和而敦厚的人。每次父亲和面,我总会趁父亲不注意偷偷地揪一块面玩。父亲看到了也不气恼,只是笑咪咪地看着我做面人或者糊木门上的蚂蚁洞。

夏天的中午,天气炎热,一丝风也没有,树上的知了一个劲儿地叫。像这种天气吃米饭会难以下咽,每当这时父亲就会和面擀面条。

父亲在部队养成一丝不苟的习惯,就连和面都是极其认真的:面粉里放一点盐,再把清水徐徐倒进面粉里,一边倒一边用手搅动,和成均匀的面穗子,这时就要视情况决定要不要继续放点水。父亲抓起一把面穗子看看,如干湿度刚刚好,就开始和面。

父亲有力的大手把面穗子都揉到一起,反复多次推揉,直到和匀成面团。再揉十来分钟,使面团各部位受力均匀,直到面团有了筋道。

父亲说和面有三光:面光、手光、盆光。就是说面和好了之后,面团表面像一块玉一样,手上和盆上都没有沾面。父亲一边说一边揉面团,面团在父亲的手里就像一个乖乖听话的孩子。

面团和好后就用擀面杖擀,父亲将擀面杖放在面团正中央,一个劲地往前推往后压。先擀成厚面片,再不断地擀来擀去,就擀成一张厚薄一致的大面片。

父亲抓一把面粉撒在面片上,抹匀,用擀面杖从面片的边缘卷起,一直到整个面片都层层叠叠地包着擀面杖。

这时父亲会抽出擀面杖,用菜刀切成宽窄一致的面条。再在面板上不断地摔打,直到这时,擀面条的工序才算完成。


本图来自网络,版权属于MIXA

在父亲擀面条的时候,母亲会提前把水烧开。面条下进去,有时候搭配的是自家种的韭菜和土鸡蛋做的卤;有时候就是一把青菜,那也很美味。

母亲最爱吃父亲做的擀面条,总是不知不觉地多吃一碗,经常吃撑。我们也吃习惯了父亲的擀面条,总觉得别人做的都不如父亲做的好吃。

父亲去世后,我们家很少吃面条。就算吃面条也只是买那种一筒筒的干面条,拿回来下着吃。因为我们做出来的擀面条不如父亲的筋道有韧性,无论怎么也做不出父亲面条的味道来。

可能是我们都没有父亲的耐心,父亲把对一家人的爱都无声地和进面里,所以做出来的面条才好吃。

虽然父亲做手擀面时,我在一旁看过无数次。但是轮到我做时,还是没有父亲做的好。也因为父亲的离去,久而久之我们也不再做擀面条。

父亲的面条永久地留在我们的记忆里,往事历历在目,虽已物是人非,但那温馨的一幕幕时时出现在我心中……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若
打工十多年,从南到北。热爱文学,偶尔舞文弄墨。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