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到“厂妹”:一段无悔的美好旅程

椰子 · 2018-07-05 13: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大学刚毕业的我,来到深圳成为一名“厂妹”。从初来乍到的孤独与误会,到渐渐收获温暖与真情,我发现无论身处什么环境,人性中的美好都会闪光。工厂的工作虽然枯燥,但也令人难忘。我很庆幸我有这段回忆,它是我人生中一段无悔的美好旅程。


图片来自dribbble.com,画师:Daniel Gill

2015年的夏天,我第一次进厂打工。当时进的是一个行业内知名压迫企业集团,以常有普工跳楼闻名。

这之前我没想过进厂,我是一名二本大学生,那年暑假,妈妈计划去深圳探亲,然后跟我说:你这个暑假也没什么事做,要不跟我一起去深圳一趟吧,当玩一下也好,或者可以进厂,你应该体会一下吃苦的滋味,还可以挣零花钱。

我第一反应就是抗拒,但是禁不起妈妈的软磨硬泡,踏上了去深圳的路。


图片来自UI中国网,画师:沧月

我有个表哥在那个工厂里做主管,所以由他推荐我进去。送我去面试前,表哥嘱咐我说:“没什么的,放松就行。大学生还搞不定小小面试吗?不过要注意不要让面试员知道你是做暑假工,不然他可能会拒收。”

到了面试,被问了一些基本问题之后,一个负责人模样的人大声问我们:有谁是学生做暑期工的吗?站到这边来,我们给你们集中安排岗位,到时候方便离职。

我第一感觉这个工厂很人性化,心里暗暗感叹,刚想站出去,突然想起表哥的话。于是我静观其变。

有十来个学生站了出去,那个负责人随即说:“你们可以回家了,我们暂时不需要暑期工。”

这件小事,是社会给我上的第一课。有些时候规则不只是规则,规则之内还有套路,如果你没有经验,有高学历也没用。

刚刚进厂的时候很孤独,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安排宿舍那一天,发现同宿舍有几个和我一样刚进来的,也有几个正好离职的。都这样。工厂就是这样,流动性很大,所以可能你在这里做了几个月,也没什么交心的朋友。”一个和我一样是做暑期工,但此前有经验的女生告诉我。

慢慢地我发现她说得对。我们的岗位不相同,班次也不一样。所以在这个宿舍里,我和唯一可以聊天的室友最大的交集,就是偶尔在我睡前、她醒来准备去上班时的小声闲聊。

因为宿舍里随时都有在休息的人,大声说话是要被骂的。


GIF图片来自dribbble.com,作者:JONES&CO

第一天上班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刚刚进厂的女孩子很受欢迎。这个“受欢迎”,也不是欣赏的意思,但就是很多男孩子围着你转,想跟你聊天。

因为他们觉得你们这种刚进厂的女孩子好骗而已,厂里太枯燥了,新来的女孩就是最好的调味剂。一个老员工一边手里不停干活一边不屑地跟我们说。这样的情景,她早已司空见惯。对她来说,厂里男孩子小小的关怀和逗乐,都很无聊,只有挣钱能让她感兴趣。

我的拉长是一个湖北女孩,27岁左右,性格直率,说话直接,而且很能开玩笑,和男孩子们说荤段子、打闹也毫不介意。有时看她带上口罩,盘起头发,真觉得她活脱脱就是一个男人。

一次我和她吃饭的时候,她突然跟我说:就算你不说,你刚来我就知道你是学生了,就是来打工体验一下生活的吧?

我很疑惑,她怎么看出来我是学生?

很简单啊,你们这些学生,尤其是女生,放不开。个个都那么文静,也不和我们开玩笑。我以前刚出来工作的时候也这样,但是现在如果还是这样,那就不行了,别人只会觉得你一个女人好欺负。还怎么管别人?

我深深感受到,每个人都有他的生活哲学,就算是被称为厂妹的我们也不例外。


图片来自dribbble.com,画师:Diego Mendes

我们拉有一个外省的男孩子,和我一样是做暑期工的大学生。可能是觉得经历相近,他在见面第一天就对我表现出很大的关怀:会替我做部分的活,每天在我宿舍楼下等我吃早餐,跟主管请求尽量和我在一个休息时段一起吃午饭,偶尔我出错了,他还会包揽我的错误。”女孩子脸皮薄一点,男人被骂一下算什么。”他总是这样跟我说。

但是我对他没什么感觉,干脆跟他说我约了别人吃早餐,午饭时间趁他在忙我就偷偷溜了,我不想接受他的任何好意,因为我觉得他跟厂里其他向我示好的男孩一样,只是把我看作调味剂而已。

后来我辞工了,在汽车上颠簸了半天才回到回家。

晕车的我迷迷糊糊中摸出手机,看到他问我“回家了没有,安全吗?有没有晕车?”我感到很意外,因为他是我离开工厂后唯一还对我关怀备至的人,我原以为当我离开那里,他就会在我的生活中销声匿迹。

我忍不住问他,“你是真的喜欢我吗?以后都见不到了干嘛还要联系?”他反而不好意思了,说:“是啊,其实我也不是想跟你在一起才一直对你好,就是很纯粹的喜欢而已,以后也希望你过得好。”

那一刻我很惭愧,我以为工厂里不会有真爱,不会有真心的喜欢,只有在一个枯燥无味的环境下人与人之间互相的消遣而已。我觉得自己很狭隘,原来情感,其实从来都和身处什么环境无关啊。


图片来自dribbble.com,画师:Julia

那时候我很喜欢摇滚乐,还有一些小众民谣。但是在学校里,身边也很少志同道合的人。在工厂里,我反而听到有人在哼台湾民谣,休息时间里,车间播的是许巍的《蓝莲花》。

我看到有的女工很努力,忙碌的工作时间之外还刻苦学习,一位女工告诉我说她想自考,想走出去。

车间主任是一个很吝啬的人,凶巴巴的,我对他印象非常不好,但是听工友说他每个月都把大部分的钱寄回家。他年迈的父母都病了,家里三个儿子,只有他愿意赡养他们。所以他要挣钱,要强迫我们也努力工作。

我以前总认为什么环境养育什么样的人,所以当初听到妈妈叫我进厂工作,我第一反应就是抗拒。但是我渐渐明白,人性里美好的地方,其实到处都存在,只看你愿不愿意去发现,这可能是我进厂打工最大的收获。

刚开始被称为厂妹,我很生气,但慢慢地我接受这个称号。很多人企图用各种称号去定义自己,定义别人,但是忘记了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而已,可以定义一个人的是他的为人、他的本性,而不是各种称号。

工厂里的工作的确很枯燥,日复一日,但是也有很多难忘的回忆,构成了我人生的一段美好旅程。我至今很庆幸我有这段回忆,没有后悔过。

图片来自站酷网,插画家:老老老鱼

做了一个多月我就辞工了,走出工厂大门的时候,门口保安问我,“检查清楚东西带齐了没有吗?出了这个门就回不去了。”

我记得那天的天空真的很蓝,一直上夜班,久不见天日的我抬头看天,居然有些眩晕。

如果有什么惋惜的事,就是我走得太匆忙了,来不及和我宿舍里唯一的朋友”告别。我出门的时候她还没有下班,我最后写了一张纸条放在她床上,告诉她“我走了,请珍重”。

出了大门我才想起,也许我应该留下我的联系方式,但又想一想,也许不留下联系方式也没什么不好,就算有联系方式以后也不会联系了吧。这段回忆很美丽,但也只是在这里很美丽而已。

我的QQ里有个列表,是那时候零星添加的几个工友,有一两个还维持过一段时间的联系。大约半年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那次之后,我也再没有去过深圳了。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66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椰子
一枚云淡风轻的椰子。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